Part Ⅱ 为民除害还是为“名”除害?

成名要付出的第二个代价是,成名之后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名伤害了谁,而这种伤害会在不经意间像一个躲在角落里的魔鬼蹦出来咬你一口。

历史上比较有名的例子是《水浒传》里鲁提辖怒打镇关西。这个案子挺有意思的。鲁达,鲁提辖鲁大人,有一天正在闲坐,突然看到一个卖唱的歌女翠莲,翠莲跟他讲了一段特别悲苦的身世,大概的意思是这样:奴家长得几分姿色,被镇关西郑大官人看中了,给了三千贯钱,要了奴家的身体。但是是虚钱实契,卖身契约写了钱还没给就嫁过去了。不想他家大娘子特别厉害,不久就把奴家打将出来。打将出来又落到店家身上,向奴家要三千贯的卖身钱,可是我没拿他的钱啊,故来卖唱。

@我已经看见:《水浒传》这段你给曲解了。毫不客气地说,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个女的很可能是穷民诈骗,镇关西还可能是企业家被陷害,你这个价值观让我无语。

这个故事仔细推敲起来不是没有疑点,你说买一个漂亮姑娘回家寻欢作乐,这个我们相信,古人是干得出来的。大老婆嫉妒了把人家打出来,这个我们也相信。可是,翠莲的供词当中有一个疑点,就是虚钱实契,说钱我没拿。真是这样吗?我觉得这个地方存疑,当然这已经是一千多年前的一场民事诉讼了,我们也不知道真相。但是我认为,富人可能在人性上去作恶、作践他人,但是跟钱这么较劲除非他是跟人有仇,憋着一口气,否则干吗为三千贯钱跟一个明显拿不出,赔不起这笔钱的小女子较劲呢?

可是鲁提辖是不管这套的,上去三拳两脚就把镇关西打死了,这个在中学语文课本中我们都读到过。可问题是,鲁提辖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有人说是政治黑暗、豺狼当道、虎豹专权,《水浒传》里出现的几十件官司,哪一件是秉公执断的?鲁提辖就跟我们诺贝尔奖的一位得主一样,他心中肯定也默念,在鸡蛋和石头发生碰撞的时候我将勇敢地站在鸡蛋一边,站在弱者一边。

@四个大馒头:曲解鲁达了吧?!鲁达是说老种经略相公做过关西五路廉访使,老种经略相公都没敢叫镇关西,鲁达只是个小小的提辖,没做过那么大的官啊!

但是,水浒传的原文当中还暴露了一件事。鲁提辖当时怒发冲冠,不是说镇关西有多欺负人,而是说,我还当谁是镇关西,原来是郑屠,杀猪的。无非是投托到小种经略相公,而我投托在老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了关西五路联防使,我都不敢叫镇关西,这个郑屠狗一般的人,他也敢叫镇关西?那个地方是涠洲,郑屠就像涠洲肉类加工厂兼销售公司总经理,也算是一名民营企业家,但当时的社会风气是看不起民营企业家的。你看鲁达的这一番话,暴露出来什么?一个是他瞧不起民营企业家,这个我们可以理解。另一个是最让他怒发冲冠的是什么,是你也敢叫镇关西,我都没敢叫!这深深伤害了他的自尊。

@面具__:其实也正常,身为一个名人,名利双收。那么代价就是,也许放在普通人身上的小缺点可能会在名人身上无限放大,毕竟你得到的比普通人多,付出的自然也要多了。

我们再倒回去看这件事,镇关西刚刚出名的时候,肯定心中沾沾自喜,你看我多威风,大家都怕我,都叫我镇关西。可是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传到了另外一个不服不忿的人的耳朵里,甚至在他未必有何罪过的情况下,却因为一个名声最后被人三拳两脚打死了。

这类事情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并不罕见,我就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有一个记者特别恨一个老板,凡是看到这家企业干了什么坏事,他就一定要写一篇字字血,声声泪的负面报道出来。仔细问他为什么恨这个企业,他说:“这个企业跟我原来的老板关系特别好,我特别恨我原来那个编辑部主任,所以我恨他。”

一个人有一个名,就算他到处结善缘,处处只栽花不栽刺儿,也难保在互联网时代不会埋下祸患。所以说,一个开放的时代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机会和利益,但是隐藏在这个开放的时代生活背后的成本到底有多大,我们也不知道。

@多巴安_王:如罗胖所说,中国人的实利主义,成败皆由此来。这实利主义在求神拜佛上是谁灵信谁,不灵转身就拆了庙门当柴烧,对于名人,尤其网络名人更是如此。这其实是个名人如尿壶的时代。没有相信,只有利用。

罗胖推荐文章:《鲁达拳下的郑屠和法庭上的王三》

作者:十年砍柴

阅读 ‧ 电子书库

互联网时代,粉丝们的集体“脑补”塑造出一个又一个道德完人。而捧得越红,摔得越惨。面对成名的代价,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