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Ⅱ 真相和笑话

蠢透了的《逆臣录》

这样的例子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曾经出现过。大家知道朱元璋在明朝初年曾经大杀功臣,掀起过所谓的“四大案[5]”,其中有一个著名的“蓝玉[6]案”。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蓝玉是朱元璋的起家将领、功臣,封凉国公。蓝玉事发以后,朱元璋就大搞株连,株连上万人最后被杀掉。后来朱元璋觉得这事儿也不大对啊,杀了这么多人总得给舆论和千秋万世一个交代啊,于是就把当时所有司法审判的供词编了一本书,叫《逆臣录》。北京大学在改革开放之后还把这个《逆臣录》出版了。我上大学的时候看过,看的真是觉得可笑之极。

@babyjojo80:几千年的官员制度,造就了中国现在的现象;几千年人文思想造就了中国现在人的价值观。现在中国高层基本都是50岁左右的,更高层是60岁左右的,他们也是中国现在教育制度的产物。价值观,是被大众的思想所同化的,我们从小灌输的思想都是升官发财,这些不是学校教的,而是父母教的。在人心面前,任何制度都是可以忽略不计,制度只要不停在改革,就可以说是合格的制度。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改变中国的人文文化。当不正直的人只有一小部分,任何制度都能发光!你们这些人去当官,谁敢说自己就是好官?谁敢说自己亲戚不会把你拖下水?权利是自己给自己的,不是别人给你的,别人给的远远比不上自己给自己的危害大!

比如当时我记了一个笔记。有一个人叫王阿定,他老爹是个乡村的穷秀才,叫王行。这个王阿定就招供,说我老爹随着蓝玉造反了。

供词上写的:有一天我老爹到蓝玉家去,遇到凉国公,凉国公说我要行大事,我要造反,你愿不愿意参与啊?我父亲就说,你现在掌握这么多兵马,什么大事行不得?你肯定行得,而且我老秀才也饱读兵书,我也可以帮你!然后蓝玉说:好!如果我成功了,我当皇帝,封你们父子官做,等等。

当时的供词都是用半文半白的话写出来的,非常有意思。你会觉得这是个典型没什么文化的人对自己父亲参与的一场政变,或者凭空想出来的一个供词。

可能吗?一个大将要造反,随便家里来一个人说我要造反,你肯不肯参与?成功之后我跟你分什么。怎么可能?

但是就像这样的证词,在整本《逆臣录》里面,在上千人的证词汇集在一起之后,在当时看这似乎都是真相。但千秋万代之下,我们一看,这不是笑话吗?确实,很多事情当你孤立地看的时候都是铁证如山,摆在面前,桩桩件件是那么的实在,你看有证据、证人、口供,有严谨的司法证据,但这就真的是真相吗?

斯大林被揭穿的谎言

又要说到莫斯科大审判。要知道当时斯大林有个政敌叫托洛茨基[7],在南美跟斯大林隔空进行论战。斯大林一边在国内巩固自己的统治,另一边对托洛茨基上万公里之外的所有言论都非常重视。托洛茨基一说什么,他这边就要赶紧看。

斯大林搞肃反罪枪毙人的时候,基本上都说他是受托洛茨基的蛊惑,反人民,成为人民公敌,搞各种暗算。托洛茨基就说过非常经典的一段话,他说:“好奇怪啊,我这么一个人,逃亡在外,但我一个眼神就可以让《真理报》资深的老记者叛变他的党,然后替我当传声筒;我只要一个暗示,所有的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都替我服务;我只要一个命令下去,所有的铁路工人都开始替我在远东破坏铁路、工厂;我只要一个眼神暗示,克里姆林宫的医生就开始毒害他们的国家领导人。如果我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我有这么多的魔力,为什么坐在克里姆林宫里的人是斯大林而不是我呢?”

据说斯大林看到这一段文章之后,气得暴跳如雷,骂莫斯科大审判的主管者叶若夫,说他是个白痴等等,爆骂了一通。

确实,所有的真相,当你在一个权力的影响下,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看的时候,似乎都有道理。但是一旦拼起来,一旦成为一个整体,一旦经过时间的考验,最后都是一个笑话。

罗胖荐书:《逆臣录》

作者:明太祖

阅读 ‧ 电子书库

权力之下无真相。千百年来,权力之下,真相无从查起,甚至成为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