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Ⅱ 婚姻需要用些策略

两性关系的阴阳博弈

如果说婚姻是男性为女性打造的一个牢笼,那是否意味着女性不需要婚姻呢?非也,进化论上有这样一个解释:女性也需要婚姻,这和人类的生理结构有关。为什么小鹿小马一出生就会奔跑,而我们人类的幼仔,出生后一年之内完全没有行动能力,六岁之前完全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答案是,因为人类有着超级发达的大脑,这样一个硕大无朋的头部,必须在它还没有发育成熟的时候生出来,否则女性的骨盆和产道都无法容纳这么大的体积。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生物学家认为,人类的婴儿其实只是一个胚胎。这就给女性提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因为只要她们不断生育,这一生就要么处于漫长的怀孕期,要么处于漫长的哺乳期,要么处于照顾幼仔的阶段。要知道在哺乳期当中,一个女性每天的能量消耗相当于一个运动员每天强度训练的水平。而且无论她是在怀孕、哺乳还是照顾幼仔,躲避危险的能力几乎是没有的。所以人类的女性就有了一个需求,她必须要绑定一个男性,使之为她提供相应的保护和资源,比如食物、水,这就是女性对于婚姻的需求。

@诡迹_梵:从女性的角度来谈,罗胖有讲到女性需要绑定一个男性来保护她,当然需要一个有能力的男性来保护她,不能说这个男性是商业或是政治这方面的强者,而是说这个男性是否有能力来保护女性。所以强者挑不挑中你,不是女性所需要的,不论花心还是不花心,只是需要男性来保护她,也就是说是女性看不看得上男性的能力,而不是强者问题。当然也确实没有绝对的强者,但是他必须得有保护女性这一方面的能力。

女性在婚姻当中相对来说一直是处于比较主动的地位,至少在原始人那里是这样。

社会人类学家对巴拉圭北部的一个叫艾克印第安人的部落做过一个调查,发现这个部落特别有意思。部落里的男人通常就从事两份工作:第一份是农民的工作,拿棒子敲一种棕榈树,会敲出一些淀粉,这种工作非常稳定,每天大概有50大卡能量的食物收益。另一份工作就是狩猎,可是狩猎这种方式很不稳定,而且平均下来每天都只能获得40大卡能量的食物。这个时候,印第安女人们就面临一个选择,从养活自己的幼仔这个角度来说,每天多出来的那10大卡能量太重要了,相当于电影《1942》里的一个窝窝头,能救活一家人。所以,一定得嫁给这些农夫。可问题是这些人天天就是敲树,干这个活的人脑子一定不大灵光。相反,那些在丛林中箭步如飞的猎人,又聪明又敏捷,而且勇猛,体型也好看,他们就成为部落女性心目中的男明星。

@ie家人:由所谓自然选择,引申到两性婚姻的博弈,女性不要放弃多样性的选择。而选择实质上是双向的。人确实有动物的基本特性,但是罗忘记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就是复杂的感情和情感的需求。好的婚姻更多的是需要双方的培养,而不是只由选择决定的!罗所说的“不要放弃多样性的选择”,想表达的意思或许是我阴暗地理解有误吧。他忘记了良好稳定的婚姻所带来的双方收益的最大化,以及不同年龄的需求(精神和物质),毕竟罗也只是40多岁的人。能多些新角度看待事物,也是好事。

社会人类学家做了进一步调查,他们一共采访了66个当地部落里的女性,让她们说出自己孩子最可能的父亲是谁。平均每个女性提到的男性是2.1个,换句话说她们都不确定自己的孩子一定是自己丈夫的。而这66个人里面,有55个女性提到了同一个男性,这个人就是他们村里最优秀的那个猎人。

由此可见,女性在婚姻当中不完全是被动地陷入牢笼,在合适的情况下,她们也显示出了一种对主动权的把控。其实在人类的婚姻史当中,尤其是原始社会的婚姻史,我们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一种迹象,就是女性用她们那种阴性的价值观和能量,一直在不断争取回对于婚姻和两性关系的一些控制权。

女性的阴性策略:以柔克刚要理解女性这种阴性的力量,得回到美国一个动物学家的研究当中。1971年,美国一个叫萨拉赫迪的动物学家到印度北部的一个城邦观察一种叶猴。这种猴群的文化是“胜者为王”,所有的母猴子都归猴王所有。但是猴王有老的时候,所以大概每隔20多个月,周围的那些公猴们就来篡权夺位,把老猴王打一顿,然后选出一个新猴王。新猴王上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把原来老猴王的那些幼仔全部杀掉。原因很简单,这些幼仔不是它生的,而且母猴们都在哺乳期,又不能怀上它的孩子。所以干脆斩草除根,不仅把老猴王赶走,还把它的孩子全部杀死,让母猴们迅速进入到能怀孕的状态。

@xcm6906:废除婚姻制,人只能靠所谓爱情活着吗?社会也能正常运转吗?到底爱情该是长久的还是朝暮间的呢?如果是长久的,那么婚姻和爱情就是不矛盾的,如果是朝暮间的,那么这样的爱情也只是欲望,也就不能称其为爱情了。其实婚姻制是人类社会进化的产物,更多应该从进化论的角度来探讨其今身后世的发展方向,而不是谈废除。

那这些母猴子会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呢?它们的方法非常简单,趁新猴王不注意,偷偷跑去跟那些虎视眈眈的公猴子乱交,一通胡来。从母猴子的角度想:现在是这个猴王当家,可是20多个月之后,那些公猴就会把现在的猴王干掉,胜利者成为新一任君主。我现在跑出去跟它们胡来一通,到时候就可以告诉新的猴王,这个可能是你的娃,你不见得非要把它杀掉。这个策略的本质是什么?实际上是一种两头下注的策略,既维护住现任猴王对自己的宠爱,又偷偷跑出去胡搞,相当于给未来的新猴王先喝一碗迷魂汤,以确保自己和幼仔的安全。

@iiiuyyy:生理、繁殖、物质等等这些东西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对于人际之间关系的影响会越来越弱,用这些东西分析动物和过去还行,但我不认为用它们能分析未来。

人类会不会也有相应的策略呢?给大家推荐一本书——《被劫持的私生活》,作者是肉唐僧。书里解释了一种现象,就是为什么人类的女性呈现出很多和其他哺乳动物不一样的性状。比如偌大的乳房,这是其他任何哺乳动物都没有的,只要不在哺乳期,哺乳动物的乳房就会收缩回去,而人类女性的乳房会一直存在。比如她们会把所有的体毛褪尽,比如她们没有明显的排卵期和发情期,比如她们会有其他任何哺乳动物都没有的性高潮。所有这些现象,按照这本书里的解释,其实都是女性欺骗男性时表现出来的一些假象而已。她们为了保护自己和幼仔,就会告诉男性,这个幼仔有可能就是他的孩子。

在哺乳动物的世界里,雌性一直占有主导权。一到春天,公鹿就顶着巨大的鹿角,相互之间拼命厮杀,而母鹿坐在一边的裁判席上淡定地看着,反正是谁赢了就和谁传宗接代。这就是雌性动物的阴性力量。而在人类漫长的进化史当中,女性也以自己的阴性力量掌控着主导权。正如一个小说家说的,鸡是什么?鸡是生蛋的工具。按照这个逻辑来讲,男性是什么?男性就是女性生娃的工具。她们永远占据着裁判者的位置,虽然她们的力量、暴力能力可能跟男性没法抗衡,但是她们可以用一种阴性的策略,用一种女性在进化长河中练就出的本领跟男性博弈。当婚姻的基础不复存在之后,未来无论是剩女,还是已经进入婚姻的女性,都会拿到两性博弈当中的主动权。

@misozu:这期所有理论的基础建立在必须生育下一代,但现代人有很多人没有选择生育。如果不必生育,女性根本不需要婚姻来绑定一个男性,从而为自己提供保护,很多优秀的女性完全有独自生活的能力并且生活得很好。还有开始的两个婚姻由来的观点完全是把女性当成一种可分配的财产,这种观点在现今已经不能再适用了。我认为婚姻是在男性主导世界中女性寻求保护的一种现实选择(当然也不能排除爱情因素)、保持社会稳定的一种制度,一种仪式。

罗胖荐书:《被劫持的私生活》

作者:肉唐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