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Ⅲ 剩女的“光荣与梦想”

别被恐惧本身打败

如果你是一个剩女,如果你实在看不上周围的男人,那些在竞争中失败的雄性,如果你也看不到走进婚姻的希望,建议你读一个人的传记——罗斯福夫人[1]的小传,在《光荣与梦想》这本书里有。

罗斯福夫人是一个长得不算好看的女人,如果你看过她和宋美龄的合影,就会知道差距有多大了。当时美国报刊非常恶劣地评价罗斯福夫人,说她的门牙实在是太长了,以至于可以隔着篱笆咬到外边的苹果。她跟罗斯福是远亲,两人在1905年结婚,13年之后的1918年,她发现罗斯福跟他的秘书露西有了婚外情。

@绍兴易创传媒:人是有社会性和动物性的合体,动物性虽然是人类很多行为的出发点,但人类的社会性却决定着人类行为的结果。所以单单从人的动物性出发考虑问题有失偏颇。婚姻并不一定是谁归属谁,而是人类生活中必然的彼此需要。

罗斯福夫人提出离婚,罗斯福当然不同意了,因为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离婚在政治上基本等于自杀。于是两个人就转变了关系,变成政治上的一种合作婚姻。从此,罗斯福夫人就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为穷人,为人类的正义奋斗的事业当中。一直到1944年,罗斯福去世的那一天,罗斯福夫人都不在他身边。罗斯福后来死在他的情人露西的怀抱里,罗斯福夫人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哭了两嗓子就恢复了冷静,转而又投入到无穷无尽的为人类、人权奋斗的事业中去。

罗斯福夫人的一生非常伟大,她几乎奠定了美国第一夫人的所有行为模式。宋美龄很多的行为模式都是跟她学的,比如看望伤兵、搞人权运动、参加社会活动等等。以至于后来美国总统竞选的时候都要打出口号,“选我,买一送一!”当年克林顿竞选时,希拉里就说:“选了他就等于又搭售了一个我哦!”其实这些都是罗斯福夫人的功劳。

@fuckmyself:非常同意关于婚姻和剩女的看法。寻找到合适的伴侣,然后相互吸引,再一起走入婚姻,经历为人父母,共享一生。所有这些都需两个人不断地相互信任,相互交流,可以这么说,高质量的美好的婚姻就像一件艺术品,是两个人共享人生的结晶。

但我并不是说大家应该学她,当丈夫背叛了你之后,就应该把精力投入到无穷无尽的公益事业当中。我想说的恰恰是罗斯福夫人在1963年去世的时候,给自己和罗斯福挑选的墓碑上写的一句话,也是罗斯福本人在面对美国经济危机时说的:“打败我们的是恐惧本身。”

有时候打败剩女们的,是对于婚姻,或者对于不能进入婚姻的恐惧本身。

别轻易拒绝选择的多样性

在进化论当中有一个永远的谜题,就是为什么从猴子能突然变成这么聪慧的人?有一派说法是这样的,说人把握住了自然界最珍贵的礼物——多样性。人类有两个表亲,一个是大猩猩,一个是黑猩猩。大猩猩采取的性制度是后宫制,也就是只要打赢了,所有的母猩猩都归这只公的大猩猩所有。可想而知,只有那些体魄最强健、暴力能力最强的大猩猩才能延续自己的基因。经过一代又一代的自然选择和淘汰,到最后,公猩猩的体型就变得非常庞大,是母猩猩的3到4倍,就像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金刚。但是它们的智力是没法发展的,它们能延续并进化的只有暴力能力。

@非法剧情:剩女的问题其实就是定价问题。放在以前,男人们都差不多,干差不多的活,拿差不多的钱,哪有剩女问题。现在不同了,男人们之间的价值差异太大了。所以那些剩女们往往是那些条件还行的,歪瓜劣枣都破罐子破摔了,哪有剩女一说?婚姻结点就两极分化了,要不早,要不晚,那些处在中央尴尬位置的,就开始急了。大呼:单身求解救。

而人类的另外一个近亲是黑猩猩,它们和人类的血缘关系就要近得多。黑猩猩的性制度不一样,它们是群婚制,互相之间胡来。胡来也培养一种能力,那就是智力。因为在群婚制当中,一只黑猩猩要想获得交配的机会,把自己的基因传下去,就得具备嫉妒、欺骗、猜测等等这些需要动点脑子的能力,只有那些聪明的黑猩猩才能通过交配顺利地把自己的基因传下去。这样一来二去就有了人类,所以人类是多样性的产物。对剩女来说,她们可以选择抛弃婚姻,可以选择不要家庭,但是不可以选择不要多样性,不可以选择不要男人。因此,宅女和剩女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我们的《罗辑思维》也想获得多样性,只不过人类文明发展到这个阶段,获取多样性的方式就不是仅仅靠两性繁殖、代际传承了。我们可以把思想放在一起,让它们进行杂交,然后产生出全新的思想。这是人类文明近五百年来获得如此巨大进步的一个根本原因,它核心就是一条——多样性。

罗胖荐书:《迎男而上》

作者:燕公子 薛好大

可关注罗胖微信公众帐号(罗辑思维:luojisw)继续探讨本章话题。在所要探讨的问题前加“图书”二字,罗胖将看缘分回复。

阅读 ‧ 电子书库

有时候打败剩女们的,是对于婚姻,或者对于不能进入婚姻的恐惧本身。


[1] 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的妻子,曾为美国第一夫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她出任美国首任驻联合国大使,并主导起草了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她是女性主义者,亦大力提倡保护人权。她做了12年的第一夫人,创了美国历史之最。在此期间,埃莉诺从本质上改变了白宫女主人的传统形象,成为各种社会活动的积极倡导者、政治活动的热情参与者、丈夫事业的有力支持者和政治合作伙伴,并为后来的第一夫人们所效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