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Ⅱ “不谋而合”的《物种起源》

一封令达尔文目瞪口呆的信

关于达尔文的第二个谜题就是,他不是20多年一直拖着不动笔吗,可是为什么从1858年到1859年,仅仅一年时间,他就把这本书给写出来了呢?这就牵扯到科学史上的一桩公案。1858年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有一个英国人叫华莱士[1],这个人比达尔文年轻十几岁,是个科学疯子,但是是屌丝出身,家里什么钱都没有,一生热爱科学研究。他先跑到亚马孙丛林搞科学研究,记录了大量资料,又搜集了几万种标本,然后托一个船运回英国,可是这个船突然失火,所有资料全部报废了。但华莱士继续顽强地奋斗,后来又到马来群岛,就是今天的东南亚,在丛林里面又开始搞这种科考。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1858年他得了疟疾,非常痛苦,在丛林中养病。养病期间突然灵光一现,自己琢磨出了一套关于生物进化的理论,然后又用三天时间写出了一篇论文。写完后自己看怎么都觉得好,然后给谁看看呢,他就想到了达尔文,就给达尔文寄去了。达尔文老人家还在家慢慢腾腾养病,种兰花、养鸽子呢,一看这篇论文,顿时傻了。为什么?因为这篇论文中几乎所有的思想跟他正在酝酿的这个物种起源几乎一模一样,几乎就是他后来写的《物种起源》那本书的提纲,连里面的用词都一样。

老人家拖着病体陷入了长时间的痛苦思考。怎么办呢?他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就是帮他把这篇论文发表。因为华莱士把论文寄给他就是希望他帮忙推荐发表,他是老前辈啊!但是如果推荐发表了,达尔文这20多年算是白忍了,从此以后提到进化论那就叫华莱士主义,没他达尔文什么事了,这还真是舍不得。就像在打牌的时候,已经做完了听牌,听了好长时间,突然有人点炮,这个心态真的是受不了。可是他又不能不让人家发表,作为一个英国绅士,怎么能够让自己的论文先发表呢?更何况这个时候他还没开始写。

@nasite:思想放大一点,自然是什么,又存在于何处?整个宇宙,甚至更广,都在自然的控制之中,而地球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人类存在于地球,由自然酝酿而生,适应的只是地球上的环境,改变的也只是环境,即便有一天,地球被人类摧残得面目全非,那仍然是大自然。自然不是树木,不是高山河流,更不是生物,就算光秃秃的月球、飘渺的宇宙,那也是自然形成的,人类又如何超越呢?

他非常痛苦,后来就给一些朋友写信,说咋办?咋办?我是个英国绅士,可我又实在是不甘心。后来英国的一些科学家,他的一些朋友给他出了个主意,说这样吧,你赶紧写一篇提纲,把你要表达的思想写出来,然后和这篇文章一块儿发表在英国皇家科学院的杂志上,这样不就是一个折中的办法吗?

最后达尔文也接受了这个想法,然后又写信给万里之外马来群岛上的华莱士,说这样行不行?华莱士说行啊,不仅同意,而且他觉得他跟达尔文这位老前辈能想到同样一个理论很荣幸啊,这样完全可以。所以虽然这篇杂志发表了两篇论文,但实际上这就是科学界内部的一件事情,更何况达尔文在这20多年时间里,已经跟他的一些科学界朋友表达过这些思想了,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从此达尔文就觉得这事儿不对了,时不我待,就从这一天开始奋笔疾书,用一年时间把《物种起源》写出来了,1859年12月发表出版。一出版就立即成为当时的畅销书,第一版几千本当天卖光,几年之内又迅速重印六次,达尔文爆得大名。

再回头看看这位华莱士,他的心态非常好,他说他非常荣幸能跟达尔文想到一块儿去,而且他认为,从此之后他就可以称自己为达尔文主义者,他坚决不会跟达尔文去抢这个理论的发明权。后来华莱士为了证明这一点,自己又写了一本专著,这本专著的名字就叫《达尔文主义》,意思就是他是达尔文主义的信徒。所以这件事情是科学史上的一段佳话,两个英国绅士是如何推让一个理论的发明权的。

@zahngwei:人是怎么来的,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个是人是被创造出来的,按照精美的设计设计出来的。这个从古至今都是主流思想,最初各个国家都有相信的神。当然现在的科技证明不出神的存在。按照圣经,人是有永生的,这是有希望的。第二个,人是无生命到偶然产生生命,然后再一步一步进化的。这必须要解释,第一,宇宙物质怎么来的;第二,第一个生命是怎么产生的,现在科技都做不到;第三,物种之间进化的痕迹,根本找不到。这两个理论只有一个正确,圣经可以解释所有一切。进化论根本找不到事实证据去证明,先去证明宇宙物质是怎么来的吧。如果物质是永恒,宇宙就不可能进化,一旦变化,就会有不可逆的熵增大终止的时刻,也不会有现在的生命了。

这就让我们想到了也是英国人的牛顿,他与法国人莱布尼茨关于微积分的发明权的争执,几百年吵得面红耳赤,甚至引发了英国和法国两个国家的民族主义的对决,显得很不绅士。所以达尔文主义之所以能够获得巨大的影响,跟它所在的那个环境是非常相关的,它需要有一个非常好的科学家的群落,这个科学家的群落不仅是大家能够推让功劳,而且在互相批判的时候,也能够做到一种绅士般的态度。

1860年,达尔文在牛津大学搞了一次大辩论,针对进化论到底有没有道理这个问题,双方对决。我们后来都说这是一次大对决,但实际上对决的力度非常轻,大家都是用理性来探讨问题的。其中表达最激烈的一个人叫罗伊船长,他是谁呢?就是当年带达尔文上“贝格尔”号的那个船长,这个船长实在是受不了,说他带达尔文出去航海搞了五年之后,达尔文竟然想出了这样一套歪理邪说,让他去得罪上帝。但是他又不是科学家,他也没法辩论,于是就在会场上举着一本《圣经》,说:“this book!this book!”这本书!这本书!闹到最后他也没有怎么样。但是五年之后,他举枪自尽,他实在是太愧疚了,他对上帝充满了一种赎罪感,心想他怎么能把达尔文这样的魔鬼放出来?但是他并不是拿枪去杀达尔文,他仅仅是举枪自尽。

我们都说《进化论》引起了轩然大波,但实际上它并没有引发什么样的迫害,无数的人批判达尔文,但是达尔文基本上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相反,像赫胥黎[2]这样的人跳出来,号称是达尔文的斗犬,一旦搞辩论的时候,赫胥黎在旁边蹲着听,谁说的什么话,一旦让赫胥黎拽住小尾巴,他就会冲上去进行辩论。冲上去之前他习惯讲一句话说:“上帝终于把他落到我手里了!”其实这都是非常英国绅士的这种辩论的方法。

其中最极端反对达尔文的是一个叫欧文[3]的动物学家,这个动物学家反对达尔文最激烈的方式是什么?就是当他后来当上英国自然博物馆的馆长之后,他把自己的塑像放在了大厅的中间,而把达尔文和赫胥黎的塑像放在了咖啡馆里,仅仅用这种非常微弱的方式对达尔文进行报复。

还是回到那个话题,我们都在说中国要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我们要拿得出中国人民对得起人类历史的创新作品,这种创新所需要的第一个条件是勇气,第二个条件就是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创新环境,否则创新又从何谈起呢?

@114293558:人利用科技就好比你我有不同的看法一样,一部分人会用它创造好的东西,一部人会用它创造坏的东西,那你觉得人是好的比较多还是坏的比较多呢,我觉得咱们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局不对,应该在战争时讨论这个问题,也许我们丈还没打完就被不知道什么形式的新科技毁灭了。我相信人都有不同的观点和角度,但有一点谁也不敢说,那就是人类从此以后没有战争。原因就是只要是人都有那个属性,那个属性谁也超越不了,互相灭亡就好了,正好大自然没有永恒的东西。

罗胖荐书:《进化!进化?达尔文背后的战争》

作者:史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