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Ⅲ “进化”的方向

醉汉回家

关于达尔文的一个非常大的误解就是“进化”这两个字,其实达尔文在《物种起源》这一本书当中根本没有提进化,只是在结尾一处用了“进化”这个词,但仅仅这一处就闯下了滔天大祸。所以后来很多人,比如一些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就拿着达尔文的这套理论说:“你看,弱者就应该被淘汰吧?我们强者就应该生存吧!”后面的斯宾塞[4],包括后来的希特勒,都是这套社会达尔文主义信徒,都认为有一个所谓的进化或者进步的趋势在主导着人类的历史。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wpsu:我大概明白了,罗胖子一直在强调“演化”,这和进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演化是为了适应环境产生的变化,而进化是向着更高级更复杂的方向变化,演化没有固定的方向,是偶然、随机的,进化的方向是更加进步,是确定的。环境并不能促使物种进化,只能淘汰不适应的部分。人类这种高级智慧生物的出现,只是物种演化过程中出现的极小概率向智慧生物演化的结果,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地球上只有人类一种智慧生物,出现智慧生物的几率本来就极小,如果出现第二种智慧生物,从概率学上来说,其概率是出现人类的概率的平方。

所以回头看看中国人严复的翻译,他只翻译成八个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严复可没翻译成适者进步,确实达尔文自己也从来没有说过进步的意思,生物就是这样在演化,没有进化的问题。达尔文曾经写过一段批注,说从所有的证据里面,我看不到生物演化所谓的进步趋势。

包括后来一个著名的达尔文主义者,叫古尔德[5],他就反复讲这个道理,说如果从生物的演化来看,实际上细菌的适应性比高级的哺乳类动物,包括我们人类的适应性更强。要知道细菌的适应性太吓人了,它可以在地下深处几百米的玄武岩里面生存,它可以利用地热生存,它可以在完全没有氧气的环境里面生存,而且它繁殖起来是那么迅速。如果从适应性上来讲,细菌比我们人类要强大得多,而且我们人类反而要依靠细菌才能生存。有一个统计说,细菌、微生物的份量占到我们人体总重量的1/10,没有细菌我们一分钟都活不下去。所以你说,人是比细菌高级吗?实际上在达尔文看来根本不存在这种可能。换句话讲,进化论实际上在否定所谓的进化。

那又怎么理解一定会出现人这样高级的生物呢?后来的新达尔文主义者古尔德,他就提出了一套理论,叫“醉汉回家理论”。什么意思呢?物种其实就像一个喝醉的人,他要回家,跌跌撞撞一顿胡走,回家的路上左边是一堵墙,右边是一条沟,你说最后这个醉汉会怎么样?对啊,一定会掉进沟里,因为撞到墙会被弹回来,掉到沟里这个趋势是不可避免的。

虽然物种在进化的过程中完全没有目标,但是会往简单这个方向发展,一直简化到细菌,这里就遇到一堵墙了,没办法再简化了,所以这个方向就被堵死了。而另外一个方向呢?只要物种跌跌撞撞地走下去,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掉进这个水沟里,那就是越来越复杂和高级的方向。

从生物物种的数量分布上看,我们基本上也可以验证这个趋势。到目前为止我们命名的哺乳动物大概也就四千多种,可是微生物的总量大得吓人,已经正式命名的就100万种,其实还有大量微生物我们无法命名,甚至没有观测到的还有很多。所以大量的可能性都堆积在简单化这一侧,而真正能够成为高级的、复杂的物种的,只有区区数种。

@月夜猫v:最大的感想就是,科技真能带领我们进步吗?罗胖说的武器威胁全人类,不是假的!甚至今时今日,丧尸病毒等生化武器真没可能实现吗?一旦发生,怎么办?不说远的,气候异常、全球灾害频发,即使是有偶然因素,但摆脱不了人为的痕迹。科技,不一定就带来进步,可能引领人类走向毁灭!

按照这种“醉汉回家理论”,我们就得出一个非常悲观的结论,就是人类所谓的进化,所谓的进步,其实只是像醉汉回家般的一种偶然性。在地球上出现人这种生物,其实是无数个偶然性当中的一种。

人类的“渺小”与个体的“伟大”

那么在这种理论下,我们再反观几百年形成的这种进步观就非常可疑了。我还记得科幻作家刘慈欣写过一篇小短文,说其实我们的科技一直在进步,但是等在人类前方的其实是几个科技奇点,就是发展发生突变的这个点。这种起点既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一件大坏事。好事比如说人类可能踏上永生的台阶,那么还有可能发生的大坏事就是,一个人可能就可以劫持全世界,因为地球就是一个太空船嘛,大家都封闭在这上面生活,当技术进步发展到有一部分人可以拥有一种武器,可以毁灭整个地球,那会发生什么呢?

如果技术再这样发展下去,比如说反物质武器,理论上只需要30吨重,用一艘船或者一辆载重卡车载着,一旦被触发,整个地球就会毁灭。而一个人一旦拥有了这种能量,我们能不听他的吗?那他就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暴君,也许我们人类的文明就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按照民主、自由、繁荣、富庶的方向发展下去,在前方等待我们人类的有可能是沉沉的黑暗。

所以,不要用进步主义的态度去欢呼。达尔文就在告诉我们:没有什么进步。古尔德讲过一句话,说:“达尔文在一百多年前提出来的进化论,对我们今天仍然有教育意义,我们必须要拔除那些让人类自大的基础,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只是生物这个巨大的树杈上新生的一个小小的枝条,而且随时可能被毁灭,如果不能放弃进步这根稻草,我们在150多年后,其实就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达尔文。”

既然进步是如此悲观,我们如果还要渴求进步怎么办?很简单,我们必须靠自己的努力。大自然帮不了我们,客观规律帮不了我们,马克思经常讲的“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那些东西也帮不了我们。人类要进步,只有靠自己。

罗胖荐书:《生命的壮阔》

作者:【美】古尔德

可关注罗胖微信公众帐号(罗辑思维:luojisw)继续探讨本章话题。在所要探讨的问题前加“图书”二字,罗胖将看缘分回复。

阅读 ‧ 电子书库

我们必须要拔除那些让人类自大的基础,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只是生物这个巨大的树杈上新生的一个小小的枝条,而且随时可能被毁灭。


[1] 英国博物学家、探险家、地理学家、人类学家与生物学家。华莱士因独自创立“自然选择”理论而著名,促使达尔文出版了自己的演化论理论。

[2] 英国生物学家,因捍卫查尔斯·达尔文的演化论而有“达尔文的斗牛犬”之称。他为了对抗理查·欧文的理论而提出的科学论证显示出人类和大猩猩的脑部解剖具有十分的相似性。有趣的是赫胥黎并不完全接受达尔文的许多看法(例如“渐进主义”),而且,相对于捍卫天择理论,他对于提倡唯物主义科学精神更感兴趣。作为科普工作的倡导者,他创造了概念“不可知论”来形容他对宗教信仰的态度。他还因创造了生源论(认为一切细胞皆起源于其他细胞)以及无生源论(认为生命来自于无生命物质)的概念而广为人知。

[3] 英国生物学家、比较解剖学家与古生物学家。是皇家学会成员,曾对许多脊椎动物进行分类与命名。理查·欧文以其在古生物学与生物学的贡献闻名,且与王室关系良好,于1855年至1884年间长期任职大英博物馆,期间大力蒐罗生物标本及化石,促成大英博物馆自然史分馆的创立,因此获颁二等荣誉勋章。

[4] 英国哲学家。被称为“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他所提出的一套学说把进化理论“适者生存”应用在社会学中,尤其是教育及阶级斗争中。他的著作对很多课题都有贡献,包括规范、形而上学、宗教、政治、修辞、生物和心理学等等。

[5] 美国古生物学家、演化生物学家、科学史学家与科普作家,职业生涯中大多在哈佛大学担任教职,并曾在美国纽约的自然史博物馆工作。古尔德是一位忠实的达尔文主义者,他认为达尔文理论的核心是自然选择,而不是生存竞争或生物渐变论。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非常推崇自然选择在生物进化中的作用,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也承认,自然选择不是唯一答案,而是最重要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