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Ⅰ 马布里诉麦迪逊案

联邦大法院“鸡毛蒜皮”之争

上期《罗辑思维》留下一个话题,就是信息公开这件事情在中国会不会像在美国那样被政府左推右挡,要很多年才能实现。我们讲过,任何一个社会基础制度的建设都会经历曲折的过程。问题是最终它会不会达到人们期望的那个彼岸。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是在2007年国务院第165次常务会议上通过的,2008年5月1号正式实施。实施这么多年了到底效果怎么样呢?我们经常看到一些新闻,说某某律师跑到某部门申请信息公开,然后政府部门左推右挡,似乎不太顺利。

但是今天我想说的观点是,不管路上遇到多少艰难险阻,有些制度性的种子一旦种下,它就会顽强地生根、发芽、开枝、散叶,这绝对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这是我对中国信息公开的一个基本信心。

@小爷大号孔祥明:看了那么多期的《罗辑思维》最大的感想就是:罗振宇你应该给《罗辑思维》的小编涨工资啊。每期视频虽然另加文字都不多,但字字精彩啊!老罗说的观点独到。极力推荐!

那么这个信心从何而来呢?今天就说几个故事,我们来看看一个小小的理念,是如何穿越历史的长河完成它壮丽地勃发的。

先讲第一个故事吧,这是美国建国初期联邦最高法院的一场博弈。1783年独立战争结束之后,美国的老革命家们就回家了,说好了,英国人走了,我们可以回家安居乐业了。但是过了几年发现不行,国防没人管,外交没人管。家老革命们就说还得攒成一个国家啊,所以1787年又召开了一次立宪会议。这次立宪会议上吵得一塌糊涂,炎热夏天连续好几个月大家被关在费城的一个小木屋里面,各个州的代表在那儿吵,吵的问题无非是州权大,还是联邦权力大,黑奴到底应不应该废啊,吵的都是这些问题。

@找不到真头疼:就像《盗梦空间》里面说的:“一个念头只要种下,肯定会生根发芽,这种趋势是挡不住的。”

而有些问题当时作为一些基本原则大家都接受,比如说三权分立,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应该分开,这个观点在欧洲社会已经普及很多年了,所以美国人觉得这就是前提。不管国会怎么设立,总统应该怎么选举,最后还应该设一个联邦最高法院。宪法上就讨论到这里,这是一个设计得非常粗疏的制度。所以最开始国会和总统这两拨人,因为总统有权嘛,国会有钱嘛,所以这两拨人闹得非常热闹。唯独这第三拨——联邦最高法院,这是一个非常古怪而尴尬的部门。你说它是干吗的?审案子就审案子吧,最开始几任的联邦最高法院的那些法官,天天在全国巡回审案子。那个时候巡回审案不像今天,美国上空随时飘着两万架飞机,那个时候坐着马车,夜里宿小店,从这个州跑到那个州审案子。哎呀!苦不堪言!

第一任联邦最高法官叫杰伊[1],他干了三年之后说实在干不下去了,说他回老家当州长去了,这个联邦最高首席大法官自己不干了!后来总统就反复求他回去,他写封信说真不能干,说这个职业既没有尊严,又没有事儿做,完全是浪费青春,所以那个时候联邦最高法院就是这个状态。

建国初期关于联邦最高法院争吵得最厉害的一次博弈是什么呢?就是关于法官上法庭要不要戴英式的假发这个问题。最后杰克逊总统说了一句话,说:“你看戴上那个假发,就像披着一团乱麻的老鼠。”这句话出来之后所有人都不争了,说行,那就不戴吧!你看,这反而成了当时法官的大事儿。

但是,只要“司法权应该独立”这个种子在所有人的意识里种下之后,就一定会有关键人物在关键时刻跳出来,让它开花、发芽。

总统与大法官的角逐

这个人是谁呢?这个人就是美国联邦第四任首席大法官——马歇尔法官[2]。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它牵扯到在美国历史上一件著名的案件——马布里诉麦迪逊案。

这件事情的缘起发生在1800年,这一年是美国的大选年,联邦党人竞选失败,亚当斯总统黯然下台。上台的是反联邦党人,美国著名的开国元勋杰斐逊,政权交替。

@momofireice:也许他的观点不能全部被接受,但正如他所说的种子是有很强的生命力的。

杰斐逊是州权主义者,说最好联邦的权力越少越好,各州管各州的事儿;而亚当斯是一个联邦主义者,当时美国的政治斗争主要是这两派。亚当斯知道自己竞选失败了,他的国务卿正是马歇尔,马歇尔跟马上要接任的杰斐逊是远房表兄弟,他们在一个学校读的书,也都是亚当斯的内阁成员,但这两个人的政治观点却截然相反,生活作风也截然相反。杰斐逊的生活非常奢侈,而马歇尔的生活非常低调,两个人之间的故事非常多。

@沉默牛人:有意思,有料,值得一看。制度有两部分,一部分是结构,包括行为体相对关系以及白纸黑字写下的正式规则安排;一部分是进程,是行为体对制度的建立、完善以及执行。这二者衔接的关键是制度文化决定了制度前途。但文化是动态的,可以是制度依赖的土壤也可以同时被制度熟化改变。起关键作用的还是你是否愿意相信。

总而言之,在亚当斯临卸任的时候,他对国务卿马歇尔说:“我有一个想法,我要任命你为美国联邦法院的最高首席大法官,你来替我们联邦主义者把这个摊子看住,看看有什么事儿可以做。”利用司法分支这样的一种职权来帮助联邦主义者坚守住自己的政治理想。

于是亚当斯在临卸任的时候,他和马歇尔两个人就干了一件事,紧急任命了一批各层级的法官,一共40多名。这批法官称之为“午夜法官”,为什么?都是紧急赶写任命书,然后送到参议院去通过,然后再赶回来送给总统签署。

好!亚当斯任期的最后一天,他们俩一直忙到了半夜,然后就把一批任命书发出去了。可是,历史的巧合就发生在这里,亚当斯签署完最后一批法官的任命书之后,就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没发出去。第二天改朝换代了,杰斐逊总统上台,他的国务卿叫麦迪逊,麦迪逊到办公室一看,亚当斯和马歇尔粗心哈!十几个法官的任命状没发出去。那麦迪逊说那我就不认了,既然没发出去,还在我的办公桌上,我就全当这事儿没发生。

你看,出现矛盾了,一方面说总统签署了就应该算数,一方面说没发出去怎么能算数呢?两方矛盾,矛盾的核心就是这几个已经被亚当斯任命的法官,其中就有一个人叫马布里。当然马布里这个人也不是说贪图职位,现在说任命一法官、一局级干部,你给人废了,人跟你玩命。但是这个人不是,他本来就是一个富商,不缺钱。但是他作为一个联邦主义者,他说我就要较较真儿,凭什么对我的任命已经签署却不算数呢?于是他就起诉了当时的国务卿麦迪逊。这就是著名的马布里诉麦迪逊案。

这个案子多么具有戏剧性啊。新任国务卿扣押了老国务卿的任命案,但是别忘了这后半部分更精彩,老国务卿现在当了最高联邦法院的大法官,他要来审判这件案子,而他本人又是这件案子最重要的当事人,你说这个案子有多热闹吧?

那么,马歇尔法官利用这个案子最终会达到什么目的?他赢没赢?考验他政治智慧的时刻到了。

罗胖荐书:《总统是靠不住的》

作者:林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