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Ⅰ 末日是一个“笨谜”

古埃及的重死文明

2012年12月21日,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也是我们《罗辑思维》开播的日子。我们选在今天启程,其实已经给了一个关于末日问题的答案,那就是我们绝不相信末日。当然,我相信也没有几个人会信这个鬼扯。

聊聊末日,我今天从自己的一个观察开始:其实每一个文明,甚至在它的不同阶段,对于末日和死亡的看法都是非常不一样的。

今天大家会觉得生活太美好了,太精彩了。比如我之所以舍不得死,不是因为还没活够,是因为我死之后拍出来的电影,我就看不着了。好吃的东西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是对电影实在有点舍不得。我一闭眼,李安再拍一个好电影怎么办呢?现在生活确实太美好了。

但是我读历史的时候就会发现,人类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对死亡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在很多历史阶段,人好像觉得死就死了吧,排队上刑场,也没想着怎么挣扎反抗。有的历史阶段,有的文明甚至对死亡抱有一种热切的渴望。

我还记得几年前我第一次到埃及旅游,我就觉得特别奇怪。我问我们导游一个问题:我说你发现没有,埃及所有的文物古迹都是为死人准备的,没有一个古迹是为活人准备的。

@翔起来:地球末日怎会以地球时间为准?宇宙时间和地球时间的单位差距何止亿年?无神论最多的中国却最信“末日论”?同样道理,地球之外,不会有外星人存在,地球人这几百万年在宇宙中只是一个瞬间!上个瞬间或下个瞬间在宇宙中出不出现人类的概率都极低!

你看中国,到北京第一要看故宫,皇上住的。第二要看长城,这是为了防备北方民族。都是为活人用的。可是到了埃及要不就是金字塔,要不就是神殿,总而言之所有东西都是死人住的东西。我就问这个导游,我说活人的古迹有没有,导游说你还真是问到一个点子上了。埃及古代人,就不觉得活有什么重要的,这乱糟糟的世界有什么可活的,抓紧时间为死后攒点东西。比如说现在攒点钱,赶紧找点人给自己做一个木乃伊。他们觉得攒那笔钱太重要了,上至法老,下至小民都觉得要为死后的世界去营造一个天国。因为那个时间长嘛。这一世活就那么回事,可以潦草一点。既然潦草一点,所以当时所有的居室、宫殿、建筑物就都没有留下来。

@轻舞心扬:明天我将死去,今天我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完没做好?这个问题问得真好,如果人们带着这样的思维活着会活得更加有意义。

所以你看,死是不是可怕?如果你真觉得可怕,那么末日就会成为商人去炒作的一个话题,成为恐吓你的一个工具。

猜笨谜的蔡元培

但是末日到底是什么,如果它成为一个迷信你信了,我相信它的本质就在于四个字:模棱两可。其实对于任何命中注定的说法,我建议大家都不要太信。算命、测字几乎都是这么回事。

@吴声:老罗的价值在于互联网,在于构架常识的能力:抽离时间的焦虑,击中当下的情绪,综合知识的运用释放新的信息快感。因为逻辑,在大片时代,罗胖这样的重口味简直是最可喜的小清新。

历史上关于算命的小故事其实很多。比如明末李闯王[1]已经攻下潼关之后,京师大震,崇祯皇帝觉得明王朝日子不多了,到底前路如何?要问问神仙。所以有一天青衣小帽溜出皇宫,在街上找了一个测字摊,旁边看了半天,觉得这个测字摊还可以,前面说的都挺准。然后皇帝就上去了,说我测个字。

阅读 ‧ 电子书库

埃及所有的文物古迹要不就是金字塔,要不就是神殿,总而言之,都是为死人准备的,没有一个古迹是为活人准备的。

算命先生说:“说吧,哪个字?”

崇祯说:“有没有的‘有’吧!”

先生问:“问国事还是问家事呢?”

崇祯说:“问国事。”

先生一看说:“这字不好。为什么?你看这个‘有’啊,上面是‘大’的一半,下面是‘明’的一半,这意味着大明江山去了一半了,你说这国事能好吗?”

崇祯皇帝一咬牙说:“不对,我说的不是这个‘有’,我说的是朋友的‘友’。”

测字先生看了半天说:“问国事问家事?”“还问国事吧?”“我告诉你更不好。为什么?你看朋友的‘友’,是反贼的‘反’字出头。‘反’出头不是朋友的‘友’嘛,更不好。”

崇祯皇帝一咬牙一跺脚说:“我问的不是这个‘友’,问的是申酉戌亥的那个‘酉’。”

测字先生看半天说:“问国事还问家事?”“还问国事,”“更不好!为啥?因为你看这个‘酉’,是九五之尊的那个‘尊’字,砍头砍脚,皇上都没了,你说这个国家还能好吗?”

这个笑话不是我编的,好像是刘宝瑞先生单口相声里说的。其实迷信都是这么回事,所以胡适对于这种模棱两可文字的猜测,有一个说法,说这叫“猜笨谜”。他说谁呢?说蔡元培。

@肉眼所见:谁的末日,谁的新生?从《罗辑思维》中,可以读到故事以外的东西。一种个体知识化生存状态,值得传统媒体关注和尊重。再次祝贺!

蔡元培这个人虽然对教育很有功劳,但是他经常干这个事——猜笨谜。比如他研究《红楼梦》,就叫索隐派[2]。他的研究成果我们今天读起来都觉得匪夷所思。

他说,其实《红楼梦》说的是什么?就是满汉相争。贾宝玉不说了一句话嘛:“女孩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水”说的就是汉人的“汉”,带三点水吧。泥做的骨肉说的就是满人,满人古称叫鞑靼,鞑靼的“鞑”字的繁体是“韃”,右上面起首就是个“土”字,你看是泥做的骨肉。所以男儿女儿之争,说的就是满汉之争。你说这个谜猜得笨不笨。

@冰冻汉堡:长知识,很有趣。但是觉得他太能笑了。少笑一点,稍微严肃一点可能更有说服力吧!

然后他说贾府就是满清的朝廷。比如说李纨,李纨就是礼部,你看他姓李。老大贾赦是刑部,为什么呢?因为他夫人是刑夫人嘛。然后贾琏,贾琏就是户部,你看在家王熙凤管银子,而且叫琏二爷,在清朝六部排名当中,户部又排名老二,所以这是户部,等等。

@plutus1900:《罗辑思维》不逻辑,尽是掉书袋。掉可以可以,但掉得不是地方。自己挺开心,我却感觉不疼不痒。

整个蔡元培那部《石头记索隐》里面都充满了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胡适给他俩字叫“笨谜”。今天如果你相信末日,我告诉你,你猜的就是一个笨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