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骨悚然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這是為了取得文學學士學位所繳交的部分論文。

  一九八二年,加州理工學院物理學教授亞伯特.葛林斯比博士(文科碩士、文學士、理學士)發表了一項不尋常的發現,科學界稱之為洛杉磯運動的現象才因此曝光。

  □□□

  「我有一個不尋常的發現,」葛林斯比博士說。

  「什麼發現?」麥斯威爾博士問。

  「洛杉磯是活的。」

  麥斯威爾博士眨了眨眼睛。

  「對不起,請你再說一次,」他說。

  「我明白你為什麼不相信,」葛林斯比博士說。「無論如何……」

  他把麥斯威爾博士拉到實驗室的工作檯前。

  「你看看這個顯微鏡的下面,」他說,「我分離出一片洛杉磯。」

  麥斯威爾博士看了顯微鏡。他擡起頭來,滿臉驚訝之色。

  「它會動,」麥斯威爾博士說。

  ※※※

  說也奇怪,葛林斯比博士雖然發現一個怪現象,但是他認為這件事只適合以最少的文字發表。這項發現在一九八二年六月二日的《科學簡訊》上只占了一小段文字,標題是:加州理工物理學家發現洛杉磯有生命現象。

  也許是因為措詞不當,也許是一般讀者不感興趣,這則新聞既未挑起讀者的興趣,也沒有引起議論。結果這項令人遺憾的疏忽從此成了最初發現者的惡夢。後來這個發現就被稱為「葛林斯比的失誤」。

  一個現象就這樣被介紹給一個當時對此沒有反應的國家,這個現象在接下來的幾年嚴重威脅這個國家的生死存亡。

  ※※※

  近來研究人員發現,早在葛林斯比博士的發現之前,關於洛杉磯運動這方面的消息已存在多年了。事實上,早在不幸的「加州理工揭祕」的十五年前,就可以在出版品上找到有關這場駭人的危機之暗示。

  說到洛杉磯,知名的新聞記者約翰.根室是這麼寫的:「洛杉磯的特色就是……有如八爪章魚般增長。①」

  註①約翰.根室,《美國之內》雜誌,第四十四頁。

  然而,還有一則參考資料提到洛杉磯的時候是這麼說的:「它像阿米巴變形蟲一樣往四面八方擴增……②」

  註②亨利.G.艾斯柏,《美國人指南》,第一千二百頁。

  如此這般可以看出早期對這個現象所抱持的態度,既深切又粗率。雖然目前尚無證據顯示,早先的人真的知道這個令人難以相信的過程,但是無可諱言的,許多人對此都(即使只是不完全的)感覺到了。

  對奇特的自然變化採取積極的推測始於一九八二年七、八月間。在長達將近四十七天的這段期間,亞歷桑納州和猶他州全境,還有新墨西哥州的大部分和科羅拉多州南部受到暴雨肆虐,雨量經常超過兩百五十公釐。

  這麼大的雨量忽然出現在過去一向乾旱的地區,引起很大的不安與討論。最初的理論把如此不尋常的降雨量原因推給在西南部進行的原子試爆③。雖然政府否認了這個可能性,卻無法消除民眾的懷疑,反而讓群眾更加相信這個可能性,儘管項推測後來被推翻了。

  註③西米斯.查德威克,〈我們會淹沒全世界嗎?〉,《西南評論第四冊》,一九八二年夏,第六百九十八頁。

  其他的「降水假設」(按照當時的調查術語)毫無疑問都可歸入「不切實際」的範疇④。這些假設包括過多的商用航空班次打亂了自然的雲量平衡;精神錯亂的印第安部落祈雨師無意中找到極具破壞性的冷凝因子,失去理智地將它用上;來自外太空的霜凍很奇怪地在地球上空催雲化雨,造成如此過度的降水。

  註④喬利瑪.郭爾特,〈降水理論是假的〉,《黃色期刊》,一九八二年八月。

  另外,隨著自然界出現的怪現象,難免就會有人提出假設,如此大量的降雨預示第二次大洪水的來臨。幾個規模較小的宗教團體急忙開始造起「救世方舟」,這事記載得很清楚。在新墨西哥州的乾枯小鎮外圍還可以看到其中一艘方舟,它就造在一座小山坡上,「依然等著洪水的到來。⑤」

  註⑤哈瑞.L.舒勒,〈這個世界已來日不多了〉,《南方橘子文藝評論》,第四十期,一九八二年九月,第二百一十四頁。

  接著就是令人難忘的那一天,農夫賽勒斯.米爾斯成了家喻戶曉的名字。

  □□□

  「要命!」農夫米爾斯說。

  這個鄉下人在自家的玉米田裡撞見那東西,驚得目瞪口呆。他小心翼翼地接近它,用粗得跟香腸似的手指頭戳戳它。

  「要命,」不善辭令的他重複道。

  內布拉斯加州美國實驗農場三號工作站的傑森.葛輝索,接到急電,駕著他的旅行車,來到農夫米爾斯的農場上。米爾斯帶葛輝索到外面去看那東西。

  「怪了,」傑森.葛輝索說。「看起來像是棵橘子樹。」

  仔細的調查顯示出這句話是事實。它真的是棵橘子樹。

  「不可思議,」傑森.葛輝索表示。「一棵橘子樹長在內布拉斯加州的玉米田中。我可從沒見過。」

  稍後,他們回到屋裡去喝檸檬汁,發現米爾斯太太穿著一件露背裝和一條短褲,戴著墨鏡,罩著一件被蟲咬壞了的皮裘短大衣,那是她從當年的嫁妝箱裡翻出來的。

  「我想我要開車去好萊塢,」年紀起碼有六十五歲的米爾斯太太說。

  ※※※

  到了傍晚,各家新聞通訊社都報導了這條新聞,任何一份報紙只要有點分量的都拿它做文章,放在頭版當趣聞。

  但是不到一個星期,趣味感就消失了,因為來自內布拉斯加境內的每一個角落,還有愛荷華州、堪薩斯州、科羅拉多州部分地區的報導大量湧入,這些報導的內容都是在玉米田或麥田裡發現橘子樹,還有更令人擔心的,那就是有關鄉下居民出現怪異行為的報導。

  顯而易見的是民眾喜穿清涼的服裝,還出現冷凍橘子汁的銷售量莫名其妙上升這種現象,怪的是幾十個商會都收到內容雷同的信,信上不外強烈要求即刻建造公寓、超市、網球場、露天汽車電影院和得來速餐館,或是抱怨煙霧的問題。

  但是,一直到每天的氣溫顯著下降,同時,在玉米田或麥田裡長出橘子樹這個無法解釋的現象也顯著增加,進而開始危害到田中的作物,人們才認真以對。地方上的農業團體安排噴灑作業,卻收不到什麼成效。橘子樹、檸檬樹和葡萄柚樹繼續呈幾何級數增生,最後終於引發全國性的恐慌。

  全國一流的科學家聚集在內布拉斯加州的雷格維召開研討會,討論其中的可能性,內布拉斯加位於這場呈倍數成長災害的地理中心。

  □□□

  「是沖積層的動態震造成的,」丹佛大學的肯尼斯.洛姆博士說。

  「是土壤搆成中大量的化學成份失序造成的,」杜邦實驗室的史賓塞.史密斯表示。

  「是玉米籽裡面的重要基因突變之故,」堪薩斯學院的傑洛米.勃拉斯教授接著表示。

  「是大氣層劇烈收縮的關係,」麻省理工學院的洛森.興克森教授表示。

  「是星球軌道移位的關係,」海頓天文館的羅傑.卡司摩說。

  「嚇死我了,」普渡大學來的一個小個子說。

  ※※※

  這一大票熱中思索的天才人物到底帶來什麼正面結果,仍有待評估。根據歷史記載,進一步將此一出現在自然界和人類的不尋常行為歸類,則要等到一九八二年十月上旬,年輕的密蘇里大學物理學副教授大衛.席維爾在《科學人》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證據的蒐集〉。

  席維爾教授在這篇精彩的文章中第一次提出這樣的看法:所有看似不相關的事件,其實都是一個潛在現象的外顯。在這篇文章發表之前,很少人注意到在這些受災地區居民所出現的異常行為。席維爾認為,造成這種行為異常的原因和長出橘子樹的原因是一樣的。

  說也奇怪,推論的最後一個環節居然是出現在赫斯特新聞社⑥週日版增刊上,如今這家新聞社早已不存在。這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位職業專欄作家,他在替另外一篇文章做研究工作的時候,無意中發掘出這段載有葛林斯比博士發現的文字。他看出其中銷售的潛力,於是寫了一篇文章,綜合葛林斯比博士的論點和席維爾教授的論點,以外行人的角度提出他自己的觀點,奇怪的是他的觀念完全正確。(後來,葛林斯比博士與席維爾教授一同對這位作者提起訴訟,告他沒有事先徵詢他們的意見就下筆:受到這場嚴重的官司影響,此一真相後來鮮為人知。)

  註⑥H.布拉罕,〈洛杉磯是活的嗎?〉,《洛杉磯周日》,一九八二年十月二十九日版。

  如此這般,這件事最後演變成洛杉磯就像某種特大號的蕈類一樣,生長過度,大到超出它的土地。

  接著是一段醞釀期,這段期間,全美境內各種不同的刊物一步步慢慢地建立洛杉磯運動的含意,直到它變成一個全國性的代名詞。就在這段期間,有個想像力豐富的專欄作家戲稱洛杉磯為「艾莉,那個到處亂跑的大都會」,後來被簡稱「艾莉」;對美國人而言,這個名字後來變得跟「火腿蛋」或「二次世界大戰」一樣平常。

  此時,為了阻止這種奇特的蔓延,人們展開了一連串的資料蒐集,以及用各種不同的重要科學去分析洛杉磯運動。當時,洛杉磯運動已經蔓延至南達科塔州、密蘇里州和阿肯色州,甚至遠到主權獨立的德州。(它在這個孤星之州所引起的集體動亂需要另外專文探討。)

  ☆

  共和黨要求展開全面調查

  聲稱洛杉磯運動是搞顛覆

  ※※※

  美國醫學協會急忙派出人手赴災區各地之後,在全美各地宣傳洛杉磯運動的症狀,讓全國人民都能事先對這場即將來臨的恐怖災難有所警覺。

  □□□

  艾莉症⑦的症狀

  一、異常渴望柑橘,不論是水果或果汁。

  二、部分或完全失去地理概念。(例如,住在堪薩斯市的人說到週末要開車南下去聖地牙哥。⑧)

  三、異常渴望擁有汽機車。

  四、反常地喜歡看電影或電影的預告片。(還有一種併發症,包括少女渴望當電影明星,雖然不可一概而論,不過這很明顯是一種威脅。)

  五、嗜穿奇裝異服。(包括貂皮短大衣、短褲、露背裝、寬鬆的長褲、涼鞋、牛仔褲和泳裝──全都是很鮮豔的顏色。)

  註⑦〈艾莉症及其症狀〉,美國醫學協會小冊,一九八二年春。

  註⑧聖地牙哥在堪薩斯市的西邊。

  ※※※

  可惜的是,結果證明這張表並未達到它所公開宣稱的目的。一來,表上並沒有提及過度日照對北部各州的居民所帶來的不利影響。隨著冬季即將到來,這項預警遭到無限期的擱置,許多不幸的人因為無法適應這項改變而變得神經質,且往往完全失去理智。

  發生在麥瞿巴克斯的故事,正是從一九八二年的秋末到冬季經常出現的報導。這座小鎮位於北達科塔州的最北邊。

  在這座倒楣的小鎮,居民如同發了瘋似的對付一個期待降雪的人,最後失去控制,燒燬整座村子。

  此外,這本冊子沒有提到後來所謂「尋找沙灘」⑨的心理現象,這是一種幻覺,許多人一旦產生這種幻覺就會穿著泳裝,帶著浴巾和毯子,不由自主地在平原上和草原上徘徊,尋找太平洋。

  註⑨佛列茲.菲力克斯.戴卡特,〈尋找沙灘〉,《一二三》雜誌,一九八二年十一月。

  到了十月,洛杉磯運動(九月下旬,奧古斯塔.阮屈教授在提報給全美科學家會議的報告中,替這個過程取了個嚴肅的名字)的聲勢大漲,在十天之內就席捲了阿肯色州、密蘇里州和明尼蘇達州,且迅速掩進伊利諾州、威斯康辛州、密西西比州和路易斯安納州的邊沿地帶。全美各地煙霧瀰漫。

  直到這個節骨眼為止,東岸的居民雖然對這個現象感到興趣,卻不會明顯地感到不安,因為東岸和災區之間的距離讓他們保持一種超然的態度。這時候,洛杉磯市的界線距離他們愈來愈近,東岸地區擔心起來了。

  華府的立法活動幾乎停擺,因為光是抗議信與需求函就讓眾議員們應接不暇。其中有一個特殊的委員會,先前曾因東岸人的不熱中而受累,此時因為有幾個重要的眾議員加入而擴大規模,並且發動一項大規模的調查。

  該委員會在舉行電視聽證會期間,提出一個名為「洛杉磯第一」的祕密團體。

  這個潛伏的組織似乎是很自然地從洛杉磯包圍這團混亂中出現的。在短時間內,大眾相信這又是「艾莉症」的另一種症狀。但是經過嚴密的審問之後,顯示「洛杉磯第一」的小組存在於東岸城市,當時東岸的城市不可能遭受這種細菌之害。

  這則消息的曝光令全國人民膽顫心驚。在這個面臨考驗的一刻,有這種精心策劃的顛覆活動存在,幾乎使全國人民失去自制力。因為這不只是一個受情緒左右的鬆散組織;這個小團體擁有精心設計的統治階層,裡面的男男女女按等級劃分,他們暗中策劃推翻聯合政府。幾乎在洛杉磯運動一出現的時候,他們就在全國各地散發文宣資料。這些叛亂份子採用巧妙的詭辯,在這份文宣裡面描繪洛杉磯合眾國的美好未來!

  □□□

  人民起來吧⑩!

  ⑩《洛杉磯宣言》,洛杉磯第一出版社,一九八二年冬季號。

  人民起來吧!拋開反動的枷鎖!反對進步的遊行有什麼意義呢!進步是無法避免的!你們居住在這塊值得稱頌的土地上,這塊土地是你們付出鮮血和淚水換來的,你們應該了解大自然本身支持洛杉磯第一!你會問,怎麼說呢?大自然怎麼支持這趟輝煌的探險?問題很容易回答。

  大自然支持洛杉磯第一運動,是為了讓你們,還有你們,生活得更好!

  在此提出幾個事實證明:

  某些州有福了,

  一、它們的風濕病滅少了五十二%,

  二、肺炎滅少了六十一%,

  三、凍瘡絕跡了,

  四、一般的感冒減少了七十三%!

  這是壞消息嗎?這項改變是反對發展造成的嗎?

  不對!

  洛杉磯發展到哪裡,那裡的沙漠就不見了,它替我們喜愛的這塊土地增加幾百萬英畝的新沃土,曾經只見沙土、仙人掌和白骨的地方,如今長滿了植物、樹木和花朵!

  ※※※

  這本小冊子最後以對句收尾,這兩句激起了全國人民的憤慨:

  □□□

  展開旗幟,大聲說出來,啊,國家!

  洛杉磯!明日的世界!

  ※※※

  洛杉磯第一這個團體的曝光,在全國引發一連串的反應。憤怒成了這股反革命運動的基調,民眾氣洛杉磯第一在他們的文宣裡運用機巧扭曲事實真相,氣他們居然自負地以為這個國家必然會落入洛杉磯之手。

  「打倒洛杉磯熱愛者!」和「哪裡來的就把他們趕回那裡去!」的口號聲響遍全美。國會強行通過一項措施,經過總統簽署,宣布該組織不合法,凡是該組織的成員都犯了叛國罪。激進團體替這項措施附加一條條款,強制將所有的網球和海灘用品製造業列為非法,沒收其產業並銷毀。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全國製造商協會出面干預,明智地採取各種不同的緊迫手段,重挫這個激進團體。

  洛杉磯第一雖然很快就受到制裁,但是他們轉往地下發展,持續煽動的結果造成密蘇里州的陣亡。

  洛杉磯第一以某種方法,控制了密蘇里州的州議會,這個手段目前尚不為人知,他們快速通過了一項憲法修正案,納入密蘇里州的憲法,經過匆匆批准生效,讓這個索證之州11成為全美第一個合法納入洛杉磯郡轄下的州。

  註11,該地居民素有眼見為憑之譽。

  ☆

  亞特麥金里在西南部

  開了五家新店

  ※※※

  接下來那幾個月,出現一波顯著的汽車生產熱潮,特別是各種不同的敞篷車。在受到洛杉磯運動影響的幾個州,很顯然每個居民都出現「艾莉症」裡面的「瘋汽車」徵兆。汽車業因而邁入一段生產高峰期,工廠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在生產汽車,每週七天都不停工。

  隨著汽車製造的增加,爆發一波近乎瘋狂建造免下車餐館和露天汽車電影院的熱潮。這些建築規劃完全不可行,卻有如雨後春筍般迅速在西部和中西部各州出現。例如,剷平山丘,造一座露天汽車電影院,就是一個典型的工程案12。

  註12,L.沙維奇,〈大梯頓山露天電影院報告〉,《財星雜誌》,一九八三年一月號。

  隨著十二月的腳步漸漸接近,洛杉磯運動席捲了伊利諾州、威斯康辛州、密西西比州和半個田納西州,且進逼印第安納州、肯塔基州和阿拉巴馬州。(本文不會討論到這個運動對南部的種族隔離政策所造成的深遠影響,這個主題本身需要徹底調查研究。)

  差不多就在這個時候,全國上下掀起一波宗教熱潮。有好幾百萬人轉而求助於宗教,人類的心靈一受創就是這樣。各種不同的宗教團體從這場災難中得到形而上的好處。

  聖貝納迪諾葡萄樹信徒就是典型的例子,這些人聲稱洛杉磯是他們所崇拜的葡萄樹神歐克撒利亞的化身。聖地牙哥野草之子會則是聲稱洛杉磯是他們所崇拜的神之姊妹分身,他們的神早在洛杉磯運動發生的三百年前就悄悄地出現了。

  不幸的是(對所有相關的人而言),有一個小小的法西斯黨開始奪取這些無所害的宗教團體控制權,強調透過「權勢與力量」取得統治地位。這些政治小組為了自我擴張,策劃推翻政府,結果這些宗教團體往往淪為政治小組的活動前線。(後來發現的祕密文件顯示,有一個叛亂組織意圖將五角大廈轉變成室內賽馬場。)

  從九月開始,長達數年之久的這段期間,電影工業同時刻意展開版圖的擴充。各家重要的製片公司紛紛在全國各地打造新的攝影棚(例如米高梅在印第安納州的特勒豁特蓋了一座片廠,派拉蒙是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蓋了一座,二十世紀福斯公司則是選擇奧克拉荷馬州的土爾沙市)。編劇人協會在每個大城市都成立分會,「好萊塢」這個名詞的用法比先前更不當。

  倉促間,密西西比河以西到處蓋起了各色各樣的電影院,有時候好幾條街上櫛比鱗次都是電影院13,因此電影的產量成長了三倍。這些建築很少蓋得好的,它們經常在「隆重開幕」不到幾個星期內就倒了。

  註13,〈鷗溪出現第四十八座電影院〉,《阿肯色郵報》,一九八三年三月十二日出刊。

  戲院的數量雖然多到叫人難以置信,但是電影的產量更是超過戲院的數量(就算前者的品質沒有勝過後者)。為了彌補這樣的經濟危機,各家片廠開始採用權宜的做法,將影片燒燬以維持穩定的價格下限。這個做法在小型攝影棚之間引起很大的反感,因為這些小型的攝影棚所生產出來的影片數量沒有多到可以拿來燒掉。

  電影的製作牽涉到另外一件麻煩事,那就是壓力團體所引起的問題呈幾何級數成長,這些壓力團體規模雖小卻振振有辭。

  達拉斯反馬聯合會就是這種典型的小團體,它們極力反對在影片中用到馬,再加上汽車擁有率的提高造成養馬業無利可圖,令電影公司生產不出所謂的西部片,因而很快地轉向拍攝以機智的語言諷刺社會現實的「三廳」片。

  ☆

  常見的電影劇本段落14

  註14,麥斯威爾.布蘭德,《朽木礦泉區的改變》,雋語工作室,一九八三年四月。

  杜柏維爾駕著車來到科羅拉多州的末日鎮,他開的捷豹在這座寧靜的西部小鎮掀起一片塵土。他把車停在一家叫做「金鎊」的沙龍前面,下了車。他是個高瘦的牛仔,身穿背心和麂皮長褲,頭戴一頂寬邊高頂呢帽,腳踏一雙靴子和珍珠灰色的鞋罩,打扮得無可挑剔。他的腰上插著一把六發子彈裝的大型左輪手槍,手持一支杖頭鑲金的麻六甲白藤手杖。

  他走進沙龍,裡面的人紛紛做鳥獸散,只剩下德克斯和一個大漢,那漢子坐在酒吧的另一頭,沉著臉。這個大漢名叫卑鄙奈德.厄普戴克,他是地方上的流氓,也是搶手。

  德克斯(脫下白色的手套,假裝沒看見卑鄙奈德,對著酒保講話):羅傑,給我來杯威士忌和氣泡礦泉水,行嗎?

  羅傑:好的。

  卑鄙奈德皺著眉頭喝他那杯餐前酒,他不敢伸手拿他的手槍,他的韋伯利自動手槍藏在花呢夾克底下的皮套裡。

  這時候,德克斯.杜柏維爾慢慢地轉動那對冰冷的藍眼珠,環顧室內,直到他的目光停在卑鄙奈德一臉怯懦的五官上。

  德克斯:那麼……你就是槍殺我兄弟的那個無賴。

  瞬間,兩人各自拿起手杖刀,近身,無情地向對方打招呼。

  ※※※

  還有一個結果是不能忽略的,那就是電影產量的增加對政治的影響。對高薪工作者,如作家、演員、導演和水電工的需求很大,這段相對而言突如其來的榮景,造就這批新貴,讓他們產生一種很明顯的內疚,導致他們大力參與所謂的「自由」和「進步」組織。這股激進活動的膨脹大大地改變了美國的政治史的過程。(這又是一個需要獨立研究的主題,才能對它所造成的各種不同的後果加以適當的評估。)

  這個時期還有兩個其他因素可以一提:一個是離婚率的提高,由於受到洛杉磯運動的影響,各州紛紛放寬離婚相關法律之故;另外一個就是對網球和海灘用品所下的禁令,這個過程是緩慢的,最後卻變成全面的禁止,主導的是全國製造商協會裡頭一個偏激且深具影響力的小組。這項禁令最後不可避免地導致在一九二〇年代所謂的「禁酒時期」。這段時間不算長,卻臭名昭彰,全國各地到處都有喜歡尋找刺激的人跑去非法的網球場;不論在什麼情況下,只要大眾有什麼不正當的需求,就會有投機活動起來滿足這股需求,圖取利益。

  一九八三年一月初那幾天,洛杉磯運動幾乎已經傳到大西洋岸。恐慌傳遍了新英格蘭和南部的沿岸地區。「終結洛杉磯」的口號響徹全國,最後連華府也一樣;在隨之而來的混亂中,所有的政府作業都陷入停頓。執法縮減,一波波的犯罪潮席捲整個國家,情形嚴重到就連無法無天的洛杉磯第一的成員都在街上召開對抗會議。

  一九八三年二月十一日,洛杉磯運動渡過哈德遜河,進犯曼哈頓島。即使坦克車投擲火焰對抗這股動亂,結果也是枉然,後者所到之處所向披靡。不到一個星期,地鐵就關閉了,購車數量增加了兩倍。

  到了一九八三年三月,美利堅合眾國的五十個州裡面只剩下緬因、佛蒙特、新罕普夏和麻州沒有改變。後來的人提出解釋,認為是真菌為了適應新英格蘭的石質土和緊接而來的惡劣天候變得疲軟無力。

  為了抵擋這場可怕的災難,北部的這幾個州被逼得走投無路,無奈之下採用了非常手段。其中有幾個州立法通過,任何人只要被發現染上一點「艾莉症」的症狀,都該被賜予安樂死。在那段所謂「最後的壕溝戰」時期,槍殺、刺殺、毒殺和勒殺的報導成了家常便飯,弄得各大報不得不闢一個天天見報的版面,刊登這類的報導。

  □□□

  【麻州波士頓四月十三日美聯社電】艾柏納.史克蘭莒先生將於今天舉行告別式。史克蘭莒先生被發現在車庫裡遭到槍殺身亡,他生前試圖用開罐器拆掉勞斯萊斯座車的頂篷。

  ※※※

  人們為了保住了基本尊嚴,發動英勇的波士頓戰役,這段歷史本身就可以大書特書。這座城市裡的居民是如此的大無畏,他們拒絕放棄權利,不願投降,選擇集體自殺,叫人肅然起敬,他們以恆久的勇氣和高貴的抗爭面對無法克服的逆境,寫下一頁史詩。

  這場運動被控制在美國(這個名詞很快就被棄而不用)境內,運動過後這個國家的情形屬於另外一篇報告討論的範疇。無論如何,我們可以很快提一下這場大規模的「培根與鬆餅」社會運動,這場運動試圖承諾給洛杉磯這個國家裡每位四十歲以上的公民每個月七百五十美元。

  人民被面對這樣的利誘,需求如滾雪球一樣愈滾愈大,州議會束手無策,不到三年的時間,整個國家成了洛杉磯的一部分。比佛利山為該中央政府所在地,在短短的時間內政府就派出使節出使各國。

  過兩年,北美洲陷落,洛杉磯勢力正悄悄且迅速地南下巴拿馬地峽。

  接著在一九九四年,不幸的那一天來了。

  □□□

  在乒歌乓歌島上,勞納酋長的女兒走近她的父親。

  「有沒有人要打網球?」她問。

  她的父親因為看過那些報紙,於是當場用叉子釘住她,並尖叫著逃出小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