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获誉

生动而富有启发性……让读者对美国建国阶段有了深刻的了解……一部一针见血的、富有洞察力的著作。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大师级的……引人入胜的……埃利斯是一个行文优雅的作家……他抓住了革命事业的奠基者们的激情……一部非常精妙的著作。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绚丽……富有启发性……一部杰作。它那富有洞见的结论是建立在广泛研究基础上的,作者行文生动简洁。

——《圣路易斯快邮报》(St. Louis Post-Dispatch

埃利斯在这部著作中展示了他渊博的知识……他为读者将问题抽丝剥茧,揭示了美国人民第一次遭遇“党派”这种有组织的意识形态和利益集团时所面临的各种核心假设和主要担忧。

——《华盛顿邮报书评世界》(The Washington Post Book World

简明扼要……活泼生动的故事……揭示了我们共和国早期“看起来和感觉起来”是怎么样的……《奠基者》对耳熟能详的话题翻陈出新,并补充了许多启发性的细节……埃利斯对这个主题有着独到的把握能力,使得它看起来非常新鲜,从心理学到政治学,甚至再到身体状态分析……埃利斯的叙述帮助我们更清晰地听到了建国之父们的声音。

——《商业周刊》(Business Week

壮丽……埃利斯生动地展现了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和重要问题,这种关系和问题塑造了国家的进程……严谨的研究,优雅的行文。

——《书评月刊》(BookPage

简洁明快又富有启发性的描述……即便是那些对独立战争那一代了然于胸的人,也会……发现这本书不仅把握了他们对这个国家早期阶段的认知,而且极大丰富了这种认知。

——《纽约时报书评》(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精巧……喜爱侦探故事的读者……会满心欢喜地跟随埃利斯提出的线索……喜欢解剖思考过程的读者,会欣喜地看到埃利斯是如何剖析其笔下人物言辞背后的深刻含义……杰出的作品。

——《新闻与观察者》(The News & Observer

渊博、杰出且富有洞察力……埃利斯不仅在展现美国独立战争核心人物的历史面貌方面无与伦比,在展现这些人物的悲喜、妥协、遗憾、释怀、家庭悲剧以及他们对其他人和独立战争的最终评价方面,同样无出其右。从头至尾,埃利斯很好地处理了历史上罕见的,写作上同样罕见的主题:他把握住了友谊那不可言喻的特质。

——《俄勒冈人报》(The Oregonian

埃利斯一直以来都是研究独立战争年代以及共和国早期历史的人的指路明灯……他的结论是平衡的,他的行文不留痕迹,每一页都值得细读。

——《休斯敦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

壮丽……一部杰出的作品……埃利斯触动人心的描绘可谓精美绝伦……埃利斯拥有学者的头脑,却有一个作家的心灵……他简明扼要地对这些英雄人物进行了人性化描绘,每一章都可以独立成篇,他拥有选取最好的细节来展示一个重要特征或事件的天赋。

——《亚特兰大新闻宪政报》(The 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

生动、令人难忘……一部传世之作。

——《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

《奠基者》是一部优秀著作,是有关建国之父的作品中的最佳作品之一……埃利斯确立了在建国历史研究方面的当代权威历史学家的地位。

——戈登·S.伍德,《纽约时报书评》

这是一本杰出的著作,它显得文雅而精深,不仅文笔优美,而且充满冷静的智慧。甚至那些熟悉“独立战争那一代”的人会发现……其中有不少篇幅会让他们着迷,会让他们对我们国家早期岁月的理解更加深刻。

——本森·鲍布里克,《纽约时报书评》

这本书能够激发人们的浓厚兴趣……活泼而富有启发意义……埃利斯写下了一本精深的、富有洞察力的著作。

——米契克·卡图坦尼,《纽约时报》

这真是一种奇迹:独立战争那一代人能够以他们的个人品格为原材料,塑造出比他们自己还要宏大的东西:一种不朽的思想。……约瑟夫·J.埃利斯将这个几乎不可能的过程描写得生动活泼,令人废寝忘食,这算得上他本人的一项能够不朽的成就。

——大卫·M.施利布曼,《波士顿环球报》

埃利斯最突出的地方,就是他有一个历史学家的热诚。这种热诚是具有感染力的。就像一个精力充沛的导游或者一个富有敬业精神的侦探,他毫无疑问热爱那种搜寻出枯燥的事实并将它们组织成一个活生生的故事的工作……他为……我们富有激情却不感情用事、质朴却深刻地描述了独立战争那一代人:这种描述不仅从现代人的角度展开,而且同样重要的,也是从他们那一代人的角度展开。

——杰伊·维尼克,《华尔街日报》

作为杰斐逊和亚当斯的杰出传记作家……埃利斯在这里不再只描述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他眼光独到地选择了那一群人职业生涯中的几个生动时刻,对这些爱国者进行了灵巧而深刻的描述……若在一个平庸一点的人手中,这些国家创立者之间的宗派式分歧和歇斯底里的论辩,可能会被描述为一种夸张的卑鄙行为。埃利斯无疑要比这些人强出不知多少倍,他将真正的问题展现在读者眼前,并揭示了那一代人种种强烈的假设和令人不可思议的恐惧感:正是这些假设与恐惧感,推动了美国人第一次与被我们称为政党的那种有组织的意识形态和利益集团发生冲突。

——乔伊斯·阿普尔比,《华盛顿邮报书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