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利留姆之战

诸侯的十字军从尼西亚向东南方向前进30公里以后安营扎寨,并在当夜决定兵分两路向小亚细亚腹地行军。

先出发的第一部分军队,由普利亚公爵波埃蒙多率领,除南意大利诺曼军队外,还包括法国北部的布洛瓦伯爵和弗兰德斯伯爵的部队。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在此之后稍晚出发的第二部分,则是不愿屈于波埃蒙多之下的图卢兹伯爵圣吉尔所率领的来自法国南部的军队。这部分人马还包括率领着更强大部队,与穆斯林敌对意识强烈的洛林军队。此外,法国王弟于格也在此中间出发。

此外还有相当于前两部分部队1/10的主教阿德马尔所率的小部分兵力。这支部队的向导并非拜占庭皇帝所派,而是主教自己寻找的希腊天主教徒。根据阿德马尔的命令,他们从古罗马的大道折向山间小道行军。由于部队人数较少,阿德马尔的部下得以在山中前进。

勒布伊主教阿德马尔是功勋卓著的神职人员,是代表教皇乌尔班二世的立场参与十字军的。他的首要任务是负责拯救士兵灵魂的工作,而在行军过程中则逐渐展露了军事指挥方面的才能,因而也能在肉体上救助士兵。

波埃蒙多所率的第一部分军队,于6月30日到达了多利留姆(今土耳其的埃斯基谢希尔)。他准备在此处过夜,遂即命令部下设置营帐。从当天中午开始,部队就设下帐幕。

就在此地,阿尔斯兰率领的塞尔柱突厥先头部队袭击了波埃蒙多的十字军。由于多利留姆位于山与山之间开阔的谷地,是非常适合开展伏击战的区域。虽然达尼斯蒙德没有参战,同属塞尔柱突厥人的卡帕多西亚埃米尔哈桑也和阿尔斯兰并肩作战。至少在名义上,小亚细亚塞尔柱突厥人的大军倾巢出动,展开决定性的攻击。

未雨绸缪的波埃蒙多立即命令全军迎击。无法作战的神职人员和伤病员藏在装载物资的马车围成的保护圈中间,躲避冲入谷中的突厥人。全军分成三部分,从马车轮之外冲出去,积极抵抗敌人的冲锋。三部分军队分别由丹克雷迪、弗兰德斯伯爵和波埃蒙多本人率领。

塞尔柱突厥人在作战时,一般首先按照东方传统的战法,以大量弓弩射击的方式发起战斗。当看到敌兵纷纷倒下,四处发出痛苦叫喊之时,再投入骑兵冲锋。在多利留姆,突厥人也是以这种方式出战的。

阅读 ‧ 电子书库

十字军在小亚细亚的行军

纷纷中箭的轻步兵一个个倒了下去。以盔甲蔽体的重装骑兵,在如骤雨般落下的箭矢中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状态。从山上冲下的突厥军队居高临下发起冲锋,而处于山脚下的十字军相当不利。前面的突厥兵士倒下了,后面的便立即迎上来。小亚细亚全体塞尔柱突厥军队集中在多利留姆,其数量相当之多。

在陷入苦战的波埃蒙多的部队中,同行的神父不断为死去的兵士祈祷着,恳求上帝让这些亡人在天堂得到解脱。另一边得知友军告急的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则只派出了50名骑兵支援。还好圣吉尔率领的部队很快就到达了战场。

率领突厥军队的阿尔斯兰以为敌人只有波埃蒙多率领的第一部分那么多,完全没料到第二部分十字军前来投入战斗。圣吉尔军队的到来,使战事完全朝着十字军有利的方向逆转。他当下决定了阵容的安排。

十字军的左翼,是波埃蒙多和丹克雷迪率领的南意大利军,加上诺曼底公爵和布洛瓦伯爵率领的军队。

阵营的中央,是圣吉尔的来自法国南部的军队,以及弗兰德斯伯爵的500骑兵。

右翼则是戈德弗鲁瓦率领的德意志洛林军队和于格率领的法国军队。

他将轻装步兵布置在军阵后方,而以重装骑兵为先头部队。这些骑兵和马匹身上,都覆盖着小铁环编成、上覆铁片的锁子甲,武器则是标枪和长剑。十字军以这样的阵容攻击突厥军队。

以重装甲覆盖的士兵,即使是被大量箭矢射中,也不会受到损伤。只是他们前进的速度比较慢。各位军士整齐前进的过程中,竟不为枪箭所伤。这让突厥人第一次领教了西欧重装部队的厉害。

当发现以强弓硬弩都无法伤到十字军时,突厥人慌了阵脚。他们不顾年轻的阿尔斯兰高喊的激励声,开始逐渐逃出了战场。

这些逃兵刚离开山谷,就在蜿蜒的山道间遭遇了主教阿德马尔率领的部队。虽然他的人马不多,但也足够堵住逃出多利留姆的山间道路。

现在轮到突厥人被包围了。以英勇善战著称的突厥军队,也知道自己无法抵御十字军的进攻。

到落日时分,战场上留下了3000突厥骑兵和2万多突厥步兵的尸体。

而待突厥人逃走之后占据其大本营的西欧诸侯,十分惊诧于其领主在营帐内留下的大量贵金属和奢侈品。营地内还留下了不少阿拉伯产的骏马和上等的马具。东方的统治者们习惯于在出征时带上自己全部的财产,因此十字军缴获颇丰。

多利留姆的战斗以十字军的大胜而告终。小亚细亚所有的塞尔柱突厥军队,在这次战役后宣告败北,从此在整个小亚细亚范围内不再有阻挡十字军前进的障碍了。两次败于基督徒对手的苏丹阿尔斯兰的再度崛起,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然而获胜的一位法国士兵却这样描述突厥人:

“他们真可称为是无比勇敢的战士。如果他们也是基督徒的话,我想一定可以成为我们亲密无间的战友。”

并未放弃小亚细亚的塞尔柱突厥人从多利留姆战役之后改变了战略战术。他们不再使用大部队集结的方式作战,而是以小股兵力展开游击战。

小亚细亚内陆地区的地形非常复杂,而突厥人熟知各地的地势。他们采取不断游击袭扰的策略,冀望使行军中的十字军感到不安。在见不到敌人的情况下屡屡受袭击,自然会滋长兵士的不安情绪。此外,如果采取大规模战役的方法作战,即使取胜也会大大消耗有生力量,而游击战的结局则是即使失败也能取得相当的战果。毕竟,对于穆斯林来说自己是在家乡作战的“主军”,而深入小亚细亚的十字军则是“客军”了。

在勇猛的突厥军队面前,十字军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与多利留姆之战中突厥军队2.3万人的损失相对照,十字军方面折损了4000兵力。其中有四位有名的贵族战死。诸侯从此决定一同行军,以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在这一阶段,无论是阿尔斯兰、卡帕多西亚的埃米尔哈桑,还是未参战的达尼斯蒙德,都处在居所不定的游击状态中,但十字军并不知道他们的动向。在多利留姆战败的塞尔柱突厥军队,正是这样依靠着游击战术且战且退。

从一开始就负有防御责任的阿尔斯兰,带领着全体突厥人撤退。他们不仅实施游击战术,整个民族甚至到了坚壁清野的状态。

十字军所到之处看见的都是已经被烧毁的农田,地里完全不见家畜的影子。所有的水井都填死了,蓄水池内则投下了毒药。村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人烟。而拜占庭皇帝也没有遵守提供军粮补给的约定。行军过程中还不时发生满载军粮的马车被突厥人劫掠的情况。

出现这样的窘境,其实是由于中世纪的部队没有后勤补给的概念。因得不到粮食供给而逐渐陷于饥饿的十字军骑士们,最终不得不杀掉自己的马匹,而转为徒步行军。因体力不支而逐渐掉队的士兵,则往往遭到山谷中或山顶埋伏着的突厥弓箭手的射杀。

就这样直到当年8月中旬,十字军终于抵达科尼亚城。在忍受突厥人的坚壁清野和游击战一个半月以后,他们总算可以在这座城市稍作休整了。

位于小亚细亚中心地带的科尼亚,在13年前还是拜占庭帝国的领土。当十字军进城时,城内的居民都是希腊人。曾经统治科尼亚的突厥人得知十字军逼近城市,就都携家带口地逃走了。

如今从飞机上眺望小亚细亚,只能看到荒凉的山野。但如果在地上旅行,这里的物产其实很丰富。各式各样的农产品琳琅满目,畜牧业的发展也非常可观。小亚细亚拥有广大的平原地区所没有的许多河流带来的丰沛水资源。自古以来,其沿海地区就以适宜通商而闻名,而以农牧业为主的内陆地区,也是一派繁荣的景象。古典时期的多个民族都以获取小亚细亚作为战略目标,而拜占庭皇帝阿莱西奥斯一世自然也执着于收复这片失地。

古都科尼亚是集中了小亚细亚风格的一座中等规模的城市。由于居民的友好相待,进入城市并不用耗费武力。因此十字军在科尼亚得以休整。

然而,在这座令人安心的城市休整期间,十字军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故。也许是由于太过安定,图卢兹伯爵圣吉尔病倒了,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则受了伤。

圣吉尔病得相当严重。他接受了主教阿德马尔的临终告解和涂油仪式。如果这位曾为十字军东征而无比狂热的大贵族就此撒手人寰,他也只能在病床上静静地接受55岁升天的事实。

而37岁的戈德弗鲁瓦之所以受伤,则是因为在城郊狩猎时的一次意外。他听说郊外有熊出没,就试图独自将其捕获,结果反而被熊袭击。虽然戈德弗鲁瓦最终得以将熊杀死,但他的大腿被熊咬出了一道深深的伤痕。由于公爵独自一人与熊搏斗,当随从发现他时他已经大量失血,奄奄一息。

尽管如此,中世纪的骑士身体都是非常强壮的。圣吉尔并没有如期前往天堂,而戈德弗鲁瓦虽然不能骑马,却也在逐渐恢复之中。

诸侯的十字军从科尼亚出发,向东行进。病重的圣吉尔躺在马车内,身体衰弱的戈德弗鲁瓦则被抬上担架行军。这两位身经百战的将领,仍然有着面对任何困难绝不低头的青年一般的勇气。47岁的波埃蒙多一直与伤病无缘,而他却是与其他诸侯不同的利己主义者。所谓利己主义者,在对自己没有影响的情况下,不会做出干涉别人行动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