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取埃德萨

鲍德温在诸侯面前一定还提及了另一件事。那就是与其成为朋友的亚美尼亚领主的兄弟,埃德萨的领主托罗斯请求十字军支援,以抵抗来自摩苏尔的穆斯林军队的进攻。

由于这一请求是鲍德温在基利基亚时就接受的,他决定独自前往埃德萨协助亚美尼亚人。当然,这还要仰仗其兄长戈德弗鲁瓦的兵力。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在此处我们必须对以下的事项有所认识。

在第一次十字军时代的伊斯兰世界,并没有人认识到十字军是打着宗教旗号的远征军。一开始,穆斯林普遍认为十字军是拜占庭帝国雇来打仗的佣兵。跟十字军作战的塞尔柱突厥领主也以为他们是想收复旧土的拜占庭皇帝雇来的,因此其所展开的防御作战的目的也是为了保住自己在小亚细亚的地盘。这些突厥人之所以拼死战斗,并非因为对方是基督徒,而是将十字军看作夺取自己领地的侵略者。

但当穆斯林得知十字军从小亚细亚西北部一路行军到东南部,却并没有在中近东占领土地,他们心中不禁怀疑起这些法兰克人的动机来。

这一时代,东方的穆斯林领主们正为领地相互斗争着。而当新的侵略者闯入以后,他们就逐渐团结起来。

作为亚美尼亚派基督徒的埃德萨领主,正为了领地同穆斯林的摩苏尔领主交战。埃德萨领主和亚美尼亚领主之间的良好关系,并非因为二人都是基督徒,只是因为亚美尼亚没有侵略埃德萨的意图而已。而埃德萨领主通过亚美尼亚人请求天主教徒鲍德温来抵御摩苏尔领主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地盘。他的打算不过是此时中近东实际情况的反映罢了。

因此,当时东方的一切纠纷都不是宗教问题,而只是领土问题。直到80年后萨拉丁的时代,伊斯兰世界才知道这些西欧来的基督徒远征军的目的是在上帝的旗帜下,击败穆斯林并收复圣地,建立十字军的国家。

穆斯林很自然地认为十字军是以占领地盘为目的的军队,只不过是从遥远地方来的新侵略者而已。当然,在十字军中,也有不少以获取东方领地为目的的领导人,因此也不能说伊斯兰世界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

基督徒也好,穆斯林也好,在11世纪末,一城的领主无论向谁求助,双方都必须是同一宗教内的教友。这在充满领地扩张念头的中近东领主的头脑中是根深蒂固的。然而,接受支援请求的鲍德温和得知埃德萨城主要求的诸侯,首先要考虑的是支援这座城市的战略意义。

为了夺回耶路撒冷并将其一直置于基督徒的控制之下,必不可少的是夺回这座圣城的北大门安条克。而如果想防御穆斯林对安条克的进攻,将其东北的埃德萨控制在十字军手中就是万全之策了。因此,援助并控制埃德萨对十字军东征有重要的战略价值。拥有了埃德萨,会使攻击安条克的十字军没有后顾之忧。

回顾古代战争的历史,从美索不达米亚向西进攻的路线中,如果向西方直行,虽然距离较短,却因为叙利亚沙漠的阻挡而无法通行。商队纵然可以穿越沙漠,但远征的大军无法从其中通过。

因此,每当军队从中东向近东攻击的情况下,都是沿着幼发拉底河北上,再从其上游的城市转向西行军。而古罗马帝国自西向东的攻势,则是沿着同一路线反方向行军的。今天土耳其东南部的埃德萨,依然拥有绝佳的战略位置。

我们自然无法知道30多岁的鲍德温是否了解到埃德萨城的重要性,也无从得知接受了埃德萨请求的各位诸侯中,是否有人认识到这座城市对于十字军的战略价值。而留下关于第一次十字军记载的神职人员,往往是最缺乏军事眼光的。毕竟人们有着只记载自己所关心事务的倾向。

然而,深入阅读关于这一事件的记载之后,我可以大致得知诸侯的看法。事实上,当鲍德温决定离开十字军大部队,率兵前往埃德萨时,没有一位诸侯站出来反对。也就是说,没有人对他不参加即将开始的安条克之战提出异议。

我们并不知道独自前往埃德萨的鲍德温所率军队的准确数量。估计他此时的兵力应该比不上翻越陶鲁斯山时从兄长戈德弗鲁瓦处借来的那些人马。但这支不到500骑兵和2000步兵的部队已足以令埃德萨的城主托罗斯大喜过望了。

然而一开始托罗斯只想把鲍德温任命为雇佣兵队长,于是拿出钱来准备交给十字军。洛林人这时回答说自己并不在乎钱。对此心存感激的托罗斯当即决定将鲍德温收为养子。由于托罗斯年龄已经很大而没有儿子,他便提出举行正式的仪式,认洛林人为养子,并由其负责守卫埃德萨。鲍德温欣然同意了。

收认养子的仪式在埃德萨城中心的广场上隆重举行。

仪式刚结束不久,托罗斯就被暗杀了。在伊斯兰史料中,他是被鲍德温手下所杀,而实际上这位老领主是为自己的仇人所杀,鲍德温虽然有所疏忽,却并未帮助暗杀者。

老领主死后,新认的养子鲍德温自然成为了埃德萨城的新领主。这位西欧的“居家骑士”,离开故乡一年后就拥有了近东重镇埃德萨城。

鲍德温这一路行军可谓非常顺利。而他也很快就满足了这座出征时并不知道的东方城市里居民的期待。

十字军时代东西方平民的愿望,都是受到能保证自身安全,而又只征收较低赋税的贵族的统治。只要能满足以上两点,他们对于统治者是谁并不在意。虽然埃德萨的居民将十字军看作一群侵略者,但他们也并不介意受到天主教徒的统治。

鲍德温在稍微享受了埃德萨城中东方式的奢华之后,便专心率兵征服附近的城市去了。他的部队极为善战,到1098年年底就占领了原来托罗斯控制下的全部领地。他因此在埃德萨城的居民中颇受欢迎,最终正式成为得到属民支持的领主。

阅读 ‧ 电子书库

基利基亚与埃德萨周边地区

此后,鲍德温将其统治下的埃德萨及其周边地区变成“埃德萨伯爵领地”,是在叙利亚、巴勒斯坦建立的十字军国家中的一个。

鲍德温在埃德萨建立的统治,最大程度地保证了进攻安条克的诸侯十字军背侧的安全,也在其后很长一段时期内有效防御了从美索不达米亚前来攻击的穆斯林军队。如果说他在埃德萨的成功完全出于偶然,这必然是幸运的眷顾。

纵观十字军所建立的国家200年命运延续的成就,基利基亚和埃德萨一带十字军霸权的确立,完全得自诸侯组成的第一次十字军中最为无赖的两个人。

这两人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有无人能敌的胆量,都是天生善战的骑士。

他们还都是在西欧没有自己领地的“居家骑士”。鲍德温以取得自己的领地为最高目标,而丹克雷迪则不同。前者没有参加安条克和耶路撒冷的攻城战,后者不仅完整参与了这两场最重要的战斗,还一直奋战在最前线。

公元1097年10月中旬,十字军的大部队开始逐渐接近能够远远望见安条克城的地区。此时距离他们渡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已有半年之久。通常情况下,通过小亚细亚需要三个月时间,但这支大军的远征花费了六个月。由于突厥人所采用的回避正面决战,转而在后方游击袭扰的战略战术,十字军受到了很大损失。在躲避突厥军队不断的攻击之后,十字军还必须越过难以行军的陶鲁斯山脉。鲍德温和丹克雷迪的军队从西侧翻越陶鲁斯山,而十字军的大部队则绕道北侧。无论从哪里经过,翻过陶鲁斯山脉之后到达的都是叙利亚境内。

经过六个月的艰难行军,十字军已经疲惫不堪,无法组织像样的进攻。然而,从北面逐渐接近安条克的十字军战士们,都注意到了这座阳光之下巍然挺立的大都市的威容。在欧洲难得一见的东方大城市,已经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