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的穆斯林领主们

安条克城内,总督雅基·西延早在秋初就已得知基督徒军队接近的消息。这位突厥长者作为安条克城防的总负责人,决定做顽强的抵抗。尽管如此,他并未打算出城作战。毕竟他并不了解来犯之敌的兵力,因此对自己手下人马是否充足没有把握。

雅基·西延派其子求助于当时大马士革的统治者杜卡克,以及摩苏尔的埃米尔克尔伯加,希望他们派遣援军。此二人和西延一样,都是塞尔柱突厥人。但西延并未向距离安条克最近的阿勒颇领主里德万求援。这一考虑是他基于当时叙利亚的现实情况而做出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11世纪末的叙利亚和小亚细亚一样,都处于新兴的民族塞尔柱突厥人的统治之下。他们的军事力量非常强大。因此,安条克、大马士革和阿勒颇的统治者都是突厥人。

至于这三位统治者的关系,阿勒颇的城主里德万和大马士革的城主杜卡克是亲兄弟,而安条克总督西延则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里德万。

在穆斯林史家看来,三人之间这样看似圆满的关系,本不应让十字军成功侵入叙利亚的。但事实是这些西欧人进入叙利亚以后,就直接在安条克城前安营扎寨了。

之所以十字军能够大摇大摆地进入叙利亚,是因为这三位穆斯林领主之间的关系并不和谐。

阿勒颇的领主里德万为了当上城主,计划杀掉自己的两个弟弟。他杀掉了其中一人,但被幼弟杜卡克逃掉了,后者跑到大马士革,并最终在那里做了城主。虽然兄弟二人都非常年轻,相互之间势不两立的关系却因此一直持续下去。

考虑到和距离最近的阿勒颇保持良好关系,以使安条克城的安全得到保障,西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里德万。但这位阿勒颇的领主完全无视自己妻子家族的实力,反而多次向西延的领地发起攻击。因此,当十字军逼近时,西延没有向自己的女婿里德万求援,而选择了附近的另一座城市大马士革。

阅读 ‧ 电子书库

叙利亚周边地区

至于西延向克尔伯加乞求援军,则是考虑到位于底格里斯河上游的摩苏尔的强大实力,以及其与安条克的遥远距离使摩苏尔无法染指叙利亚。如今阿勒颇与大马士革都位于叙利亚境内,而摩苏尔则是伊拉克境内的城市。

中世纪时的摩苏尔已经和今天一样,是著名的高级棉织品产地,它还出产一种可以点燃的黑色粘稠液体,这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石油。

大马士革的杜卡克当即答应了总督西延的请求,而摩苏尔埃米尔却迟迟没有回应。

11世纪末、12世纪初叙利亚的伊斯兰势力,就处于这样的群雄割据的状态。

当时西欧基督教世界的情况也与之类似。唯一的不同点在于,在西欧的王侯之间形成了“上帝的和平”状态,而同时期的中近东一带,却没有人倡导“真主的和平”,因此穆斯林相互之间时有战事发生。安条克的总督西延也只有向这些不愿和解的领主求助了。

当西延之子出城求援之际,总督囚禁了安条克的希腊人主教。这是因为他担心城内得知十字军接近的希腊正教徒拥立主教,反抗自己。

安条克城内居住着很多基督教徒。据现代的研究,居民当中一半以上是基督教徒。总督一定充分考虑到,城内有人会暗通逐渐接近的胸前画着红色十字的西欧军队。只把主教投入监狱,恐怕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

总督西延为了增强城市的防御力量,命令在城外修筑又深又宽的壕沟。他动员了城内的穆斯林和基督徒隔日交替工作。由于基督徒习惯了在这里当二等公民的地位,没有人觉得这样的动员有什么特别。穆斯林修筑壕沟之后的某一天,轮到基督徒男子劳动。

意料不到的是,在黄昏时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城门突然对这些基督徒关闭了。城上传来总督的命令,要他们离开城市到别的地方去。基督徒的妻子儿女还留在城中,因此他们向总督大声抗议。对此,总督表示会保证这些基督徒妻子儿女和所有财产的安全。

就这样,安条克居民中的基督徒男子被流放了。总督西延认为,这样做不仅消除了城内居民暗通十字军的危险,还减少了粮食消耗。对处于包围中的城市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粮食供给的保证。

不可思议的是,被流放的基督徒男子,没有一个人加入逐渐逼近的十字军。在他们看来,与其求助于来自遥远西欧的未知的基督徒,不如到附近穆斯林控制的城市里讨生活。

但总督西延所害怕的危险,并不是毫无根据的。

在安条克附近的一座卫星城镇,得知十字军接近的基督徒就起来反抗了。他们不仅袭击了突厥人的警备部队,还向十字军提出引导进城的请求。弗兰德斯伯爵随即率领自己的500骑兵离开大队,直扑这座市镇。他们将当地的突厥兵士全部杀死,并告知附近其他的村庄和城镇,十字军将保证自己行军路线西侧的安全。而安条克城外的大河,恰恰就在十字军行军路线的西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