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抵达安条克并布阵

公元1097年10月20日,十字军的先头部队在距安条克不远的山丘上出现了。紧跟在后面的是三位十字军的领导人,普利亚公爵波埃蒙多、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和图卢兹伯爵圣吉尔。在他们的马匹后面跟随的是其他诸侯。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安条克城。

在翻越陶鲁斯山脉之后,十字军一直沿着奥龙特斯河行军。他们必须渡过这条向西流向地中海的河流,才能到达安条克。通往安条克的第一个关口,一座坚固的铁桥,横跨在奥龙特斯河上。修建这座桥的目的不止是为了居民的通行。在两岸桥头都立着防御用的塔楼,有士兵在其内把守。十字军派出主教阿德马尔率领一队兵士,前来夺取这座铁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阿德马尔自然是主动接受命令的。在多利留姆之战中,他所率领的部队切断了突厥军队的退路,对最终的胜利起到了决定作用。从此以后,这位神职人员在军事指挥方面表现积极。他的骑兵与步兵合成一队,很快就占领了守卫铁桥的两座塔楼。从此直到安条克城下,再没有阻挡十字军的障碍了。

总数约5万的十字军,经过长途行军以后的实际战力略少于5万。但这支军队仍然具备很强的实力。

10月20日晚上,大军在广袤原野上的夜幕下通过铁桥。士兵们争先恐后地向安条克城内望去。看到城市之后,他们先是叹息,然后普遍感到绝望。在这深秋季节,月光皎洁,路上也没有沙尘的困扰,是中近东一年中最美的时候。

21日,普利亚公爵波埃蒙多自己带一队骑兵前往视察敌情。视察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探明是否有敌兵埋伏。他在这一天之内详细查看了安条克周围弓箭射程之外的部分,没有发现任何伏兵。而安条克的每座城门都紧紧关闭。

安条克是在奥龙特斯河流过的山间平地上建成的都市,城市的中心位于城的西北角,整座城市离山不远,又有河水流过。安条克的城墙坚固异常,而在依山的最高处,建有坚固的城堡。这座城堡类似于日本城中的天守阁,即便是城市被敌人占领,守军也可以退入城堡内进行防御。安条克城内只有一座城堡,其城防主要依赖城墙上的400座塔楼。

城门对于攻守双方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区域。波埃蒙多仔细观察了5个主要城门的情况。下面是当时基督徒关于这些城门的描述,按照逆时针的顺序进行:

城堡北面的城门叫作“铁门”。这座城门向东开,出城不远就到达了奥龙特斯河。由于它开在山上,不利于大军的通行。

阅读 ‧ 电子书库

戈德弗鲁瓦及左右两边的波埃蒙多和圣吉尔,二人头戴王冠的形象不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因此是后世的作品

从铁门往北去,下一座城门是“圣保罗门”。这座城门正对着铁桥,因此是5个城门中最重要的两个之一。这个城门连接着安条克通往中东的道路。

连接主要道路的城门除了圣保罗门之外,还有其附近的一个“犬门”。

向西方开着的城门是“公爵门”,其意思是“司令之门”。这个城门和圣保罗门一样,连接着主要道路。它所通往的方向是地中海。这个公爵门和城西南的“圣乔治门”一起,保障了安条克与地中海联系的畅通。

阅读 ‧ 电子书库

安条克城市图与各位十字军将领的阵形,根据史蒂文·朗西曼《十字军史》,第1卷(Steven Runciman, A History of the Crusades, Vol.1)

视察结束后回到营地的波埃蒙多,把以上的见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其他诸侯。由于城墙非常长,无法进行包围作战,诸侯决定在主要城门前列阵,并布置了各自阵列的地点。

由于第一次十字军没有明确的总司令,其指挥系统是多元的。在作战会议上或情报与传达方面,各人对其他人的布阵情况,以及从何处发起进攻,都没有统一的认识。这就使得诸侯都在自己认为合适的地方布阵。而我们能够从各人的布阵地点,来推测出此人的战略战术运用能力。这一现象在安条克之战表现得还不是特别突出,而在其后的耶路撒冷攻城战中更为明显。而在安条克之战中,各位十字军领导人是这样选择自己的阵地的:

在穆斯林援军可能到达的北面,也就是圣保罗门的方向,部署的是波埃蒙多率领的南意大利诺曼军队。

在其右侧的犬门前,则是图卢兹伯爵圣吉尔率领的法国南部军队。

城西的公爵门前部署的,是戈德弗鲁瓦率领的德意志西北部兵士。

在距离城堡最近的铁门前面,由于城门开在山上,不适宜攻城方布阵。

波埃蒙多的外甥丹克雷迪的部队,按要求应部署在距地中海最近的圣乔治门前。但丹克雷迪正在与从热那亚赶来的舰队一起攻击基利基亚南部的两座港口,还没有按时到达安条克城下。

其他的各位诸侯,包括一直积极作战的弗兰德斯伯爵、法国王弟于格、诺曼底公爵与其内弟布洛瓦伯爵,以及主教阿德马尔,指挥着各自的部队,在必要时对围城的主要阵列给予支援。

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在公爵门前布阵的同时,还在西侧流过的奥龙特斯河上架设浮桥。其目的在于与丹克雷迪控制下的港口取得联系,确保其能从地中海赶到安条克城。

丹克雷迪在基利基亚控制的两座港口,一座叫作小亚历山大港,另一座则叫作圣西蒙港。由于圣西蒙港位于奥龙特斯河口,这座港口从希腊化时代以来一直是安条克城繁荣的保证。

小亚历山大港现称为伊斯坎达尔港。在这座港口北面,就是亚历山大大帝战胜波斯帝国大流士三世的著名战场伊苏斯。亚历山大大帝战胜之后,建造了这座海港,为了与埃及著名的亚历山大港相区别,就起名为“伊苏斯的亚历山大”。而这座港口现在的名称伊斯坎达尔,就是亚历山大的土耳其语译音,这就像伊斯坦布尔是君士坦丁堡的土耳其语名称一样。

由于没有受到城内的威胁,十字军得以在到达安条克城外的一周时间内,做出总攻前的阵营设置。

波埃蒙多不仅在圣保罗门前布置了军阵,还往铁桥的方向派驻了部队。这一方向是穆斯林援军最可能到达的位置。

戈德弗鲁瓦也在河上浮桥的方向派驻了部队,以应对可能从这个方向到来的援军。在十字军的三位主要领导人中,只有圣吉尔在布阵之后什么也没做。

此时已经接近10月底,圣吉尔的营地内突然忙碌起来。原来是他决定向安条克发起进攻,命令全体将士武装起来。

得知此事以后,波埃蒙多连忙只身骑马赶来,劝说图卢兹伯爵收回成命。不愿停止进攻的55岁的圣吉尔,一直将面前这位47岁的诺曼人公爵视为对手,而波埃蒙多也不信任图卢兹伯爵。37岁的戈德弗鲁瓦虽然不愿介入两人的争执,但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他还是站到了波埃蒙多一边。安条克的攻城战在此时陷入了僵局。

而在丹克雷迪一边,为取得海港而进行的作战于1097年11月中旬大获成功。此次战斗中有13艘来自热那亚的军舰参战,标志着意大利临海城邦国家正式介入十字军东征。

对于比萨、热那亚、威尼斯这些以贸易立国的临海城邦国家来说,他们对十字军的帮助不仅仅是提供补给所需的物品。由于长期面对穆斯林海盗的威胁,这些国家的商船早已武装成军舰,船上的水手都持有武器。因此当热那亚的13艘船只进入小亚细亚的港口后,登陆的水兵至少有千人之众。

到10月底,总督雅基·西延的儿子返回了安条克城。他得知大马士革城主杜卡克将赶来驰援的消息以后,也开始采取积极出击的战斗策略。

在安条克东边不远处,有一座名叫哈伦克的城市,其中驻扎着突厥军队。总督西延密令这支部队从背后袭击在铁桥附近的波埃蒙多的军营。

波埃蒙多不仅击退了前来偷袭的突厥军队,还一路追到哈伦克城内,将这些突厥兵士全部杀死。于是,安条克的周边,又少了一座卫星城市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