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的匮乏

从1097年11月的下半月开始,十字军的食物匮乏表现得相当明显了。虽然有进出圣西蒙港的13艘热那亚船只提供武器和军粮补给,对十字军的食物需求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

在安条克之前列阵的十字军,主要是按照以下的次序组成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诸侯;

重装骑兵;

重装步兵;

轻装步兵;

隐士皮埃尔率领的毫无战斗力的朝圣者。

这些人所食用的粮食的质量和数量,反映了中世纪的阶级差别。在十字军东征的过程中,连各位诸侯都要忍受粗茶淡饭的生活,较低的阶层能有东西吃就不错了。

那些无法忍饥挨饿的人,自然会掠夺周围村庄里的民众。其中不少人能抢到些食物,但他们也常常遭到所掠夺的村民追赶,不得不狼狈地逃回大营。主教阿德马尔将这些逃回的人安排到圣保罗门附近,让他们常驻于此,建设一座名为马尔雷加尔的塔楼。十字军也因为给养不足,无法庆祝基督教的传统节日圣诞节。

这一现状使波埃蒙多认识到,必须设法从外地获得军粮。他从安条克城外的军营内抽调了两万军队,并特别请弗兰德斯伯爵与自己同行。他看中的是这位伯爵从东征出发以来积极作战的能力。波埃蒙多离开圣保罗门之后,这一区域的阵营交由原来负责犬门前作战的圣吉尔管理。

波埃蒙多之所以要率两万大军,第一个原因在于其选择的征粮地点在安条克以南150公里的哈马一带,地域广阔而路途遥远。从哈马再往南150公里的距离就是大马士革。波埃蒙多此行是深入穆斯林地区抢夺粮食,因此很可能遭遇敌军的阻击。

而第二个方面的原因则是这样强大的兵力会给沿途的城镇和村庄带来巨大的压力。这样一来,他不必真的动用武力,就能够获得必要的物资。事实上这就是以压迫的手段征调军粮。

然而在波埃蒙多和弗兰德斯伯爵出发以后的第二天,负责守卫他们防区的圣吉尔就将自己的军营从犬门移动到戈德弗鲁瓦所搭建的浮桥附近了。他移动防区的理由是天降大雨,导致原有阵地被水淹没。

波埃蒙多的行动和圣吉尔移动阵地的做法,都被安条克城内的侦察兵看得一清二楚。

当天夜晚,安条克总督西延就集中全部兵力,从没有十字军防备的犬门前杀出,袭击了圣吉尔的营地。费尽力气移动大营之后刚刚熟睡的法国南部的兵士们,不得不立即起来迎击,并陷入了苦战。由于戈德弗鲁瓦派兵前来支援,最终击退了突厥人,但还是有许多十字军被杀。圣吉尔军队的战斗力因此下降不少。

而另一方面,南下的波埃蒙多一路顺利地征集粮食。但当他行进到哈马附近的沙伊扎尔时,遇到了大马士革方面的穆斯林军队。

大马士革城主杜卡克同意安条克总督的派兵请求后,得到了前线部队的报告,声称在沙伊扎尔出现了攻击安条克的一部分法兰克人军队。

虽然杜卡克还没有把自己承诺的派遣援军一事提上日程,当他发现十字军接近以后就立即动员起来。他集合属下,亲自率兵北上迎击。而这支大马士革军队在从沙伊扎尔向哈马行军的途中遭遇了弗兰德斯伯爵率领的骑兵。看到全体身披甲胄的十字军骑士,首次与法兰克人交战的大马士革领主命令全军投入战斗。因为和他的大军相比,这些敌人的数量实在少得多。

正当突厥军队围攻弗兰德斯伯爵的骑兵时,波埃蒙多的部队从他们的背后出现了。战况由此迅速发生了变化。突厥士兵纷纷溃逃,而杜卡克自己也不得不全速逃到哈马。

此后波埃蒙多和弗兰德斯伯爵进入了附近的城市沙伊扎尔,这里离预定到达的哈马不远。由于已经战胜了大马士革的军队,进城之后这些十字军没有受到任何袭扰。

未曾想到当天夜晚发生了地震。由于这场地震相当强烈,人们可以感受到黑暗中大地不停的摇晃,在轰隆的巨响中,房屋纷纷崩塌。当地的叙利亚人早已习惯了地震,但西欧人对此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他们怀着恐惧认为,地震是上帝的惩罚。

次日早晨,波埃蒙多决定停止征粮行动,回师安条克。令十字军恐惧的不是穆斯林军队,而是刚刚发生的地震。即使是波埃蒙多这样的人物,也深感不安。在未能达到征粮目标的情况下,这支部队沿着来时的路线,于1097年的最后一天回到了安条克。

到1098年1月底,安条克城外的十字军陷入了粮食极端不足的窘境。尽管诸侯放任自己的属下在周围掠夺食物,这些兵士的所得仍然远远不能满足大军果腹的需要。

如果这时拜占庭皇帝能够派遣船只送来军粮,十字军与皇帝之间的关系一定会得到很大的改善。十字军是从小亚细亚一路远征而来的,而无论是从小亚细亚南岸的诸多港口,还是从属于拜占庭帝国的塞浦路斯岛派出船只,对于皇帝来说都是很简单的。在小亚细亚担任十字军向导的塔蒂基奥斯也曾经寄望于塞浦路斯的船只前来支援。

但阿莱西奥斯一世对十字军在小亚细亚东南部基利基亚的活动感到十分不快。这位皇帝虽然精于算计,却并不是深谋远虑的政治家,于是白白放过了这个向十字军施以恩惠的绝好机会。

在1098年初,十字军已经无力继续包围封锁安条克城。在城南的圣乔治门,有从城内出来的希腊人,与城外的十字军接触。但这些希腊正教徒与西欧来的天主教徒接触的目的,只是为了高价贩卖自己的粮食。粮食的价格日日攀升,逐渐到了连诸侯也买不起的程度。十字军兵士对希腊正教徒的厌恶也因此与日剧增。

主教阿德马尔看到十字军因饥饿而逐渐失去人性,想出了一条计策。他以上帝的愤怒为由,命令全体将士为赎罪而封斋三日。这就给由于食物不足所导致的饥饿,加上了一个自发赎罪的好理由。众人都表示同意,于是全体严格执行了禁食三日的计划。

但三天过去以后,上帝不再禁止十字军进食,他们的饥饿状态并未好转。这场赎罪的斋戒就转变成了仅仅因为食物不足而导致的饥饿。

从此开始,十字军中渐渐有人脱离了部队。这些逃走的人沿着奥龙特斯河下溯,抵达圣西蒙港,并在此处等待前往欧洲的船只。任何人都可以向这个方向逃。

可是丹克雷迪的一支部队正守在此处。这些试图逃走的人被一个不剩地逮住,送回了安条克城外的军营。

在逃走的人当中,居然有隐士皮埃尔在内。当初他曾狂热地煽动平民结成十字军,而最终这些人大都死在东征路上。丹克雷迪押送着这位僧侣到达波埃蒙多的营帐,公爵向这位十字军中最狂热的说教者投以轻蔑的目光。

但对于现状感到绝望的不只是隐士皮埃尔。在被十字军围困的水泄不通的城内,总督西延一样无法抵御断粮的威胁。保证派遣援军的大马士革城主杜卡克迟迟没有出现。由于被征粮的波埃蒙多和弗兰德斯伯爵击败,杜卡克的军队士气低落。但西延对此一无所知。

绝望的西延最终向阿勒颇城主里德万求援。他开出条件,如果里德万前来,就把安条克城献给这位年轻的突厥领主。

这样的条件对于塞尔柱突厥的强人来说,很有吸引力。虽说里德万和西延都是突厥人,但他们为了领土扩张,一直在相互争斗。而听说只要派遣援军就可以取得安条克城的统治权,还未与法兰克人交手的里德万能不对此摩拳擦掌吗?

里德万立即动员了自己的部队,还命令哈马的埃米尔一起出兵支援安条克。虽然我们不知道这支部队的规模,但阿勒颇也是古代和中世纪近东的主要城市之一,而且里德万毕竟拥有相当大的领地,因此其部众从质到量来说都应该是颇具规模的。而当这支阿勒颇的军队于2月初出发时,十字军的断粮状况有了些许的改善。

此时十字军在波埃蒙多的领导下,迎击前来援救安条克的穆斯林部队。

他首先率领一队骑兵,从阿勒颇军队的左侧迂回。这支骑兵在交锋中从后方驱赶敌人,将其逼迫到奥龙特斯河与安条克湖之间的平原上。在这一位置守候的,是戈德弗鲁瓦的重装步兵。

战况按着波埃蒙多的设计进行下去。在受到重装步兵和骑兵前后夹击,左右两边分别是湖泊和山丘的情形下,来自阿勒颇的穆斯林军队被完全击溃。里德万和响应其号召而参战的叙利亚小领主们,都互不相顾地纷纷逃散。里德万一路奔逃,最终狼狈地回到阿勒颇。

与此同时,获悉阿勒颇军前来以后出城迎击的总督西延的军队,也被圣吉尔统率的十字军击败,逃回城去。里德万和西延的部队未能合兵一处,造成了决定性的失败。

十字军已经取得了对附近支援安条克的大马士革和阿勒颇两支军队的胜利,因此总督西延愈发苦恼了。

直到当年的2月中旬,十字军的补给一直没有跟上。虽然粮食不足的状况没有改善,他们的士气却有所好转。战胜穆斯林的援军,使得他们精神抖擞。无论是骑士、普通士兵还是前来朝圣的普通人,都怀有一种冬去春来的希望。而事实上,不仅季节转换了,战况的春天也即将到来。

3月4日,丹克雷迪给波埃蒙多送来了一条消息,后者将其转告了全体诸侯。

有一艘从英格兰来的船,过多佛尔海峡一直航行到安条克附近的圣西蒙港,船长是一位骑士。这艘船不仅带来了志愿参加十字军的英格兰骑士和大量军粮,还运来许多木材。

在拜占庭帝国境内,无论是小亚细亚南岸还是塞浦路斯,都有出产木材的山区。而利用船只将当地出产的木材运送过来,并就地组装,就可以制作攻城所需的塔楼。这对于十字军在安条克的攻城战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波埃蒙多就向各位诸侯公布了丹克雷迪送来的消息。

此后的4个月内,在安条克城前布阵的十字军逐渐拥有了建筑攻城塔楼所不可缺少的大量建筑材料。

然而在此之前,十字军并未大量伐木以获取木材。其实叙利亚并不只有沙漠,在安条克周围就生长着许多树木。他们一直守在自己的军营里,因此完全没有开展伐木取材的工作。

一直拥有安条克攻城战主导权的波埃蒙多,此时想到了一条妙计。

波埃蒙多的想法是否得到了其他诸侯的赞同,我们尚不得而知。但到达安条克以后试图贸然出击的圣吉尔,在波埃蒙多干预下没有单独开展攻势。各位诸侯大概是出于慎重考虑避免战力消耗,达成了一致。十字军的兵士们也没有进攻城市,而是在周边征粮。

阅读 ‧ 电子书库

安条克城市图与监视塔(根据史蒂文·朗西曼《十字军史》,第1卷)

丹克雷迪传来消息以后,十字军就开始对不断运送来的木材开始进行组装。很快,他们建起了两座塔楼。

其中一座塔楼的名字叫拉马荷马里,位置就在城墙下奥龙特斯河的对岸。在这里,河面上有一座桥,桥的左右分开两条道路。向北的道路通往小亚历山大港,向西南的道路则通向圣西蒙港。因而此处塔楼的建立,对十字军与地中海之间联络路线的畅通起了至关重要的保障作用。这座塔楼的守卫由圣吉尔负责。

另一座塔楼则得名于其实际建造者丹克雷迪。没有任何记载说明为何要在该处建立塔楼。我推测很可能是由于要加强圣乔治门附近的进攻力量。

在此处建立塔楼,也与波埃蒙多准备秘密实施的计策有关。因此,他特意将这一塔楼的建设交由自己信赖的外甥丹克雷迪来完成。

此外,建设这两座塔楼,不仅对于进攻安条克城十分必要,攻陷以后守卫城市时,它们也能发挥作用。可以说,波埃蒙多出于自身的考虑,妥善利用了英格兰船只带来的木材。

至于其他的诸侯是如何看待波埃蒙多的做法,首先戈德弗鲁瓦对此保持沉默。这位洛林公爵是不大在乎别人野心的。而图卢兹伯爵圣吉尔肯定关注此事,但他并不是一位老谋深算的领主。

圣吉尔负责的拉马荷马里塔楼于3月19日完工。由于英格兰船只频繁往来运送木材,这座塔楼得以在两周内建成。丹克雷迪塔楼也在4月初完工,这就使十字军得以严密监视出入圣乔治门的人员。由此,安条克的包围圈收紧了,而西欧人也能更加密切地接触城内的希腊人。

安条克的攻城战已经开始6个月了,但这期间城外的十字军与城内的守军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冲突,更多的时候双方只是相互对视。这一持久战带来的影响,从叙利亚波及到了遥远的地方。

公元1098年4月下旬的一天,从埃及派来的使节在圣西蒙港下船。这位使节要求觐见攻击安条克的十字军领导人。

听说前来拜见的使节是埃及哈里发的维齐尔阿尔·阿布达尔,十字军阵营内爆发了一阵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