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来的使节

伊斯兰教国家的“维齐尔”这一官职,是与宗教领袖“哈里发”相对应的实际统治的执行者,就如同今天立宪君主国中的首相一般。他的到来所引发的十字军中的大骚动,并非为一触即发的军事斗争做准备,却仿佛是迎接贵客之前的大扫除。

完成军营内大扫除的军士们接到的命令,是将自己手中的兵器和军装调整到最佳状态。于是他们将自己的甲胄、佩剑和标枪都磨得锃亮,等候使节的到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各位诸侯也急忙命令随从取出自己的衣柜中的礼服,并为自己穿上。他们上次穿着这些华丽的衣服,还是在君士坦丁堡谒见拜占庭皇帝时。

参加仪式时所用的甲胄和武器,都与战斗时所用的不同。作为礼仪服装的胸甲上面都饰有家族纹章,其制作之精良可称为艺术品了。由于它们并不频繁使用,其保存状态一般非常完好,得以在现代的博物馆和艺术馆中展示。而如今连复原图都很少留下的战斗用甲胄,则为了作战的方便,少有无用的装饰。听说哈里发的特使到来,诸侯赶紧脱下作战用的甲胄,换上礼服。

从头到脚都披挂用一个个小铁环制作而成的盔甲,在日本称为“锁子甲”,而西欧人则统称其为编织物。

在这编织物之上,骑士们罩着光亮的钢制胸甲,而普通士兵穿着的是皮质的胸甲。

而十字军全体都在胸甲上面覆盖着印有白底红十字的上衣。

安条克城下布阵的十字军,就这样从上到下,阵容齐整地迎接埃及的特使。

无论是对军营的大扫除,还是整理自己的着装,都不完全是为了迎接贵客这一目的。十字军是想让埃及人看到,尽管攻城战已经进行了6个月,以自身部众良好的精神状态,迟早能够攻陷安条克。这样的做法,不单是十字军,只要是了解战争的任何人都会实施的。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身穿极具东方奢华感的长装,头缠头巾的高大维齐尔及其随从,在骑士和士兵的列队中通过,会见了身着礼服前来迎接的各位诸侯。

会谈一开始,诸侯还未开口就大吃一惊。埃及宰相阿尔·阿布达尔开门见山地提出,穆斯林的埃及要与基督徒的十字军结成同盟。

十字军东征时期的中东和近东,也就是作为穆斯林世界主要部分的东方(Orient)地区,是处于如下的状态的:

首先,作为宗教领袖的哈里发,在这一时期有两位。一位驻在埃及开罗,另一位则驻在伊拉克的巴格达。

开罗的哈里发国家是由法蒂玛王朝主宰,属于什叶派穆斯林。

而巴格达的哈里发国家则是由阿拔斯王朝主宰,属于逊尼派穆斯林。

与选举出的罗马教皇不同,哈里发是世袭更替的,但二者在宗教领袖这一地位上基本一样。

而在世俗意义上的最高统治者,在穆斯林世界就是苏丹了。这与基督教世界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以及各国的国王类似。

由于此时的哈里发只是宗教领袖,而不是军事指挥职务,如果其权威没有军事力量做保障,其统治就自然无法存续。

巴格达的哈里发在军事方面主要依赖的是塞尔柱突厥人。

而开罗的哈里发则主要依赖以阿拉伯人为中心的穆斯林部族军事力量。

由于中近东的这种分裂状态,叙利亚处在突厥人的控制之下,而巴勒斯坦则为阿拉伯人所统治。

伊斯兰世界常常发生的争议,是谁才是继承先知穆罕默德的正统。当时埃及的哈里发是视巴格达哈里发为敌的。而十字军至此的远征,攻击的对象限于塞尔柱突厥人控制下的小亚细亚和叙利亚,特别是此时正在围攻叙利亚的首都安条克。

这就是典型的“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逻辑。在埃及的阿拉伯人看来,与跟突厥人斗争的法兰克人结盟,在真主面前是不必感到羞耻的。

于是,埃及宰相在诸侯的面前这样说道:

“如果各位想得到叙利亚,那么请便,但请勿染指巴勒斯坦。

“然而,巴勒斯坦的耶路撒冷、伯利恒、拿撒勒等地是基督徒的圣地。对于基督徒前往巴勒斯坦朝圣的自由与安全,由驻扎在巴勒斯坦的埃及军队负责保证。”

虽然留下了十字军的应答,但我们并不知道当时十字军当中是谁负责回应了维齐尔的建议。但我想当时站出来的应该是主教阿德马尔。原因在于阿德马尔是罗马教皇在十字军中的代表,也确实代表了罗马教会的主流,并且拥有代表诸侯的资格。这位勒布伊的主教对埃及宰相的回应,在史书中这样记载:

我等怀着对所信奉之宗教,恢复在其初生之地荣光之确信而来。为实现此愿望,我等毋需现有之国家与军队。只需信徒与信仰,便可使之实现。

因此,我等在此亚细亚之地所为,并非为受贵教之慈悲,亦非为遵从贵教之律法。

反之,我等基督教徒,无法释怀于哈里发哈基姆所为之暴行(这是90年前的事了)。彼时耶路撒冷圣墓教堂遭受破坏,教堂中之巡礼者亦惨遭杀戮。经此事以来,我等深受教训。基督教徒不仅理当守护圣地,亦理应拥有对圣地之领有权。

请阁下转告贵国决定战争与和平之立场者(哈里发):我等于安条克城前布阵之基督教徒,既不畏惧巴格达哈里发,亦不畏惧埃及哈里发。亦请转告,我等无法与不遵耶稣基督律法与正义之势力结为同盟。

此言既出,双方交涉即宣告决裂,埃及宰相只好负气离席而去。实际上当时的会谈气氛,还是相当友好的。与其说是双方完全决裂,不如说是由于无法达成协议而告结束。

可能与我们料想的相反,中世纪的骑士对于远方而来的客人,都颇具气质地以礼相待。说出一番严辞拒绝话语的阿德马尔就出身于骑士家庭,而他的弟弟也参加了十字军。其他的诸侯不论人品善恶,都很注重礼节。

无论在欢迎宴会上,还是送行的时刻,埃及宰相都收到了许多来自西欧的赠品。会谈自始至终都在外交礼仪下进行。

至于十字军赠送的物品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参考当时与穆斯林贸易的意大利沿海城邦船只中常载的物品。当时从西欧出口到近东的主要是手工业制品。关于这个问题,现在看来是颇为有趣的。

与比萨、热那亚、威尼斯等意大利的沿海城邦相比,最早和穆斯林进行贸易的阿玛尔菲地区有一种特殊的产品出口到近东。这就是经改良以后可以随身携带的指南针。最早的指南针,也就是罗盘,是中国人发明的,而被阿拉伯商人用来航海。最终,意大利人将其做成方便携带的小型指南针。这种指南针也被阿拉伯人卖到伊斯兰世界各地。无论是在海上行船,还是在沙漠中进行贸易,指南针的应用助长了中世纪的企业家精神。

虽然我们不知道十字军赠送埃及宰相的物品是什么,在这一时刻双方还是保持了相互友好的关系。埃及的法蒂玛王朝拥有海军,而叙利亚和巴勒斯坦都位于地中海东岸。如果十字军平白无故地做出刺激海上对手的行为,那就只能说是体现自身的愚蠢了。虽然他们决不能向宰相阿尔·阿布达尔承诺不进攻巴勒斯坦,但也要尽量照顾这位重臣的心情。

但到了5月,诸侯面临的状况起了很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