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厥军队到来并围困安条克

6月6日,从安条克陷落的混乱中得以成功逃脱的突厥人都到了山上的城堡中,其中领头的自然是总督的儿子沙姆斯·阿德·达乌拉,还包括一支突厥军队。这一安条克最重要的战略据点,目前还在穆斯林的手中。

为了夺得城堡,波埃蒙多命令在粮库大火后士气低落的部下建造将其围困的城墙。这座城墙把城堡的出入口完全堵住。最终,在6月6日当天,十字军依靠从地震中受到破坏的房屋中取来的石材,建成了将城堡团团围住的高墙。这样,城堡依山而建的有利地势就宣告无效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6月7日,看到防御墙完工的总督之子沙姆斯,明白了自己身处的险境。而他同时也得知了克尔伯加所率领的援军接近安条克的消息。克尔伯加已经兵临城下,而城堡附近的铁门还未落入十字军的控制下。沙姆斯随即召来兵士,令其送信给前来支援的摩苏尔埃米尔。

当天信就送达了克尔伯加手中。埃米尔阅毕来信后,立即让秘书起草了回信。

埃米尔回信承诺派自己的心腹阿赫迈德·伊本·麦尔万营救,但条件是城堡也要交归麦尔万。

读罢回信,年轻的沙姆斯感到绝望。援军到达固然可喜,但把城堡交给摩苏尔人,就等于放弃了城市。之前其父西延向克尔伯加求援时,曾认为遥远的摩苏尔领主不会对安条克城提出领土要求,而其实克尔伯加却急于扩张。他想在击退十字军之后,夺取其他穆斯林的领地。

对总督年轻的儿子来说,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余地。沙姆斯再次送信给克尔伯加,最终同意了让出城堡的条件。

6月8日,麦尔万的人马向安条克城进发。他所率领的部队规模很大,从北向东移动。十字军从城墙上向外望去,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出这些穆斯林行动的方向。

各位诸侯立即做好迎击的准备。从摩苏尔军队的行军方向看,他们是朝着铁门的位置攻城的。

在沿着山脉走向修筑的城墙开口处建造的铁门,两边的城门都是铁质的,而且非常狭小,并不利于大量部队通过。

经过诸侯合议,弗兰德斯伯爵、诺曼底公爵和法国王弟于格三人一同负责迎击麦尔万率领的塞尔柱突厥人。这几位诸侯所率领的兵力都不多,主要通过游击战来袭扰敌人,其中弗兰德斯伯爵的部队以英勇善战而著称。三人的决死队于当天夜晚向铁门出发。

9日天刚亮,麦尔万就率部向铁门发起总攻。突然之间,门向内侧打开,三位诸侯的士兵在城内静候突厥军队入城。

大批突厥兵士涌入了狭窄的城门内。出于当地气候考虑,这些兵士大都轻装上阵,因此很快就被城内十字军的重装武士们枪挑刀砍,瞬间成为了肉块。

后续的突厥士兵听到城内悲惨的叫喊声,争先恐后地四散而逃。他们逃到没有敌兵的位置,又重新转回来。后方前来的军士和逃兵发生了冲突,结果不少士兵倒下,引发了攻城方的大混乱。

麦尔万最后只得带着败军回到大本营。克尔伯加见损失不小,决定对攻城一事慎重对待。十字军顺利抵挡了摩苏尔军队的首次攻势。

第二天,6月10日,克尔伯加决定利用自己兵力的优势,对安条克进行包围,这是十字军没能实现的。他毫不隐瞒自己的决定。随着一声令下,塞尔柱突厥军队就从圣保罗门附近的大本营出发,将12公里长的安条克城墙完全包围。

到了晚上,突厥人的营帐前都燃起火把。从安条克的城墙上向下望去,仿佛一片火海包围了这座城市。

十字军被完全围困在毫无存粮的城内。此时离他们攻陷这座近东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已有一周之久。

有个别绝望的人们,在突厥人熟睡的夜晚悄悄逃出城外。此时逃走的人,并非跟随诸侯军队前来朝圣的普通人,而是一部分骑士。但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是随诸侯而来的亲兵。毕竟他们拥有很强的主仆意识。

如乌云压顶般敌军的包围,给试图夺回圣地的十字军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而朝圣者则由于食物不足,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他们连逃走的体力都没有了。而如果逃走者想成功离开,就必须到圣西蒙港附近。

这些逃走的人,最终得以在圣西蒙港乘上热那亚的船只,前往塔尔苏斯的外港。

先期逃离的布洛瓦伯爵此时就正驻在塔尔苏斯。听说克尔伯加逼近以后便出逃的布洛瓦伯爵,对留在城内的同僚深感羞愧,正考虑着是否要回到安条克城中。然而绝望叫喊的骑士们就在此刻逃到了塔尔苏斯,使布洛瓦伯爵打消了回安条克的决心。于是这座基利基亚的城市逐渐成为逃脱者的避难所。

6月中旬,拜占庭皇帝阿莱西奥斯一世率领的大军抵达了塔尔苏斯附近的小亚细亚南岸。他得知安条克已经为十字军夺取,就根据宣誓书的要求,前来收取这座城市。

等他到了塔尔苏斯附近,才得到安条克正被突厥大军围困的情报。这消息是从安条克逃来的十字军士兵那里传来的。

不管逃跑的人是谁,逃跑已经是正当的行为了。听罢布洛瓦伯爵埃蒂安的叙述,皇帝明确认为,被突厥大军围困的安条克城已经绝无收复的可能。

于是阿莱西奥斯一世决定班师回朝。这支拜占庭军队在帝国最高军事长官杜卡斯的率领下,向君士坦丁堡进发。几天以后,安条克城内的十字军得知了拜占庭皇帝的行动。他们完全可以想象到皇帝自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