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之枪

与此同时,一位名叫巴托罗缪的人拜会了圣吉尔,将其前一天晚上所做的一个梦转告了这位伯爵。在巴托罗缪的梦中,圣安德烈显现出来,并告诉他如下的话。

圣安德烈说,在城中心所建的圣彼得教堂地下,埋藏着曾经刺中十字架上的耶稣肋部的神圣之枪,十字军要将这支圣枪挖出来。梦中的圣安德烈还保证,如果在圣枪之下与突厥人战斗,就一定能击退突厥军队。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圣吉尔连忙把这件事告诉了其他诸侯。但是没有一个人相信。毕竟巴托罗缪只是一名地位很低的朝圣者。诸侯的意见是,下等人所说的话完全不可信。不仅作为世俗贵族的诸侯这样认为,主教阿德马尔也觉得巴托罗缪的梦不值一提。

两天以后,克尔伯加突然从城西南角发起总攻。此处正好有热那亚的船只经过,他们英勇抵抗了突厥人的进攻,并在波埃蒙多的驰援之下,得以成功击退克尔伯加的军队。这一区域的城墙和居民的住宅非常接近,因此波埃蒙多命令这些居民撤离。由于没有平民,十字军得以专心防御。

有记载表明,两天后的6月14日夜晚,流星从天上落下,使克尔伯加军队的营地内突发火灾。我估计这应该不会是流星,而是当地夏天时常发生的雷电击中突厥军队的大营,烧死了一些兵士。城墙上的十字军见到此事,以为是上帝相助,一个个感激涕零。

在这一夜感动落泪的圣吉尔,第二天俨然一副考古学者的模样。他带着一队士兵,前往突厥人改造成马厩的圣彼得教堂,并按巴托罗缪的启示开始挖掘。

果然,士兵挖到了一柄圣枪。尽管经历了很长的时代,圣枪依然锋利如故。圣吉尔毕恭毕敬地将其迎入营帐,稍作磨洗之后,安放在金丝织成的布料上。此时相信这一奇迹的诸侯,只有圣吉尔一人。

随着发现圣枪的故事在十字军中传开,巴托罗缪受到了兵士们普遍的感激,而部队的士气也为之大振。这支圣枪只保留了枪头和之后很短的一段枪柄,但作为“耶稣的遗物”,令人感到颇为神秘。

无论是在铁门击退突厥军队,还是天降流星烧死围城的士兵,都成了这支神圣之枪带来的祝福。当十字军相信自己受到上帝的护佑之后,就忘记了饥饿带来的痛苦。

在另一边,两次攻城都被击败的塞尔柱突厥军队的士气开始受到了影响。

这一情况被波埃蒙多看在眼里。这位48岁的诺曼公爵派出使节,向克尔伯加求和。而他所派遣的使节正是隐士皮埃尔。这位隐士曾经试图逃走,却被丹克雷迪抓回了波埃蒙多的大营,于是就一直在普利亚公爵的“保护”下生活。

接到前往突厥军营命令的皮埃尔,因为害怕而再次想要逃跑,苦苦哀求波埃蒙多改选他人。嘲笑之余,波埃蒙多告诉皮埃尔,自己安排了一队人马与他同行,不必为此感到惊慌。无奈的隐士只好硬着头皮走向克尔伯加的大营。

波埃蒙多派遣的使节中,包括自己非常信赖的西西里岛的骑士,他们之中只有一位会讲阿拉伯语,而隐士皮埃尔会讲流利的阿拉伯语。自然,公爵还没有把握能否讲和,他只是想借皮埃尔了解塞尔柱突厥人内部的情况。

进入克尔伯加营帐的隐士皮埃尔受到了客气的招待。跟随而来骑士们也聆听了他和埃米尔的对话。关于求和的内容,大致是如此的:

“我等到达安条克之基督教徒,仅为伸张正义而来。在此沾满耶稣基督与诸殉教者之处,土地即留诸我等之遗产,领有此地即我等之权利。因此,主张正当权利之我等,与非正义据有此地之汝等间,何为主所护佑者,昭然若揭。”

片刻之后,克尔伯加回答道:

“诸位请即刻回城,并向派遣诸位者传达:安条克城早已是我等囊中之物。至于战败一方,绝无陈述个中理由之资格。

“然则我等亦愿以宽容而待败者。《古兰经》中言:服从伊斯兰之法者可获赦免。若汝等拒绝服从,刀剑之下,安条克将告征服,彼时汝等自然觉悟。”

双方的会谈就此破裂。其间不懂阿拉伯语和突厥语的骑士们,只好闷着头听克尔伯加营帐内皮埃尔和埃米尔的谈话。

回到城内后,波埃蒙多主要向隐士皮埃尔和那位能听懂阿拉伯语的骑士问话。并不知道波埃蒙多刺探军情本意的皮埃尔,向人们得意洋洋地描绘着自己与克尔伯加的对话。

而波埃蒙多却得知了自己一直有所预感的一件事实。

从克尔伯加率领摩苏尔大军来到安条克城前那天算起,已经过去20天,这中间突厥军队两次攻城,但两次都被击退了。

到了这个时候,城内官兵的耐力都已经到达了极限。克尔伯加也一直关注着城内兵士逃走的情况。波埃蒙多则从这次佯装的讲和交涉过程中,得到了敌情方面的重要信息。

以克尔伯加为总指挥的各位领主之间,存在着不和谐的声音。例如其中的阿勒颇城主里德万和大马士革城主杜卡克两兄弟之间,就势同水火,相互间的矛盾一触即发。

穆斯林势力中涌动的地盘欲望,在一直未能奏效的围城战中逐渐暴露出来。当克尔伯加的军队扎营将近一月时,其自身逐渐开始解体了。

考虑到敌我双方的情况,波埃蒙多决定出城迎战,一决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