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出战突厥人

6月27日,波埃蒙多召集诸侯,制定出城作战的计划。在会议上,全军被分为六个分队。

第一队由法国和弗兰德斯人组成,其指挥是法国王弟于格和弗兰德斯伯爵罗贝尔。由于弗兰德斯伯爵众所周知的战绩,他是这支部队的实际领导。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第二队由来自洛林的骑兵组成,其领导人自然是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

第三队由来自法国北部诺曼底的兵士组成,其指挥为诺曼底公爵罗贝尔。

第四队则由法国南部图卢兹和普罗旺斯地区的兵士组成,指挥是图卢兹伯爵圣吉尔。但由于圣吉尔突然染病,实际指挥这支部队的是主教阿德马尔。

圣吉尔也并非完全不参加战斗。他属下的200人,负责围困山顶城堡内的突厥兵士,其任务是阻止这些沙姆斯所率的兵士趁机逃脱。

波埃蒙多决定让城内的全体十字军都参加与克尔伯加的决战。此时整座城市内将无兵把守,城堡中的突厥兵士一旦出来,安条克就会重新落入穆斯林之手。而安排200名士兵守卫先前建筑的石墙,自然能够封锁山上的城堡。

六个分队中的第五队由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岛的兵士组成,波埃蒙多亲自指挥。

来自相同地区的第六队士兵的指挥,是他的外甥丹克雷迪。

至于为什么波埃蒙多没有像正常作战那样,把士兵分成左中右三路,而派遣了六支分队,如果从他的角度出发,我们大概能想到三方面原因。

其一,克尔伯加所率的突厥军队,人数达到十字军的三倍。如果十字军以一个整体出战,几乎肯定会招致失败。

其二则是因为突厥军队内的各个领主之间存在隔阂。由于他们不能各自无条件接受克尔伯加的命令,分成几队的十字军就可以利用阵型的机动,在不同的突厥军之间获得战机。

第三个原因是在十字军内部,无论行军还是作战,都是按自己本来的地域和民族分开进行的。各地的诸侯都是率领自己本地的兵士作战。比如戈德弗鲁瓦率领洛林军队,诺曼底公爵率领诺曼底来的军队,而弗兰德斯人则听候弗兰德斯伯爵的调遣。将领知道兵士的底细,而兵士也习惯于本地领主的指挥,官兵之间生死与共。占领埃德萨的鲍德温和盘踞基利基亚的丹克雷迪,都是因此依靠少量士兵就取得成功的。将领和士兵之间具有同族意识,相互团结。因此,波埃蒙多把十字军全体分为六队。

在各路诸侯面前安排妥当之后,波埃蒙多想必做了如下的动员。

“我们明天就去挑战克尔伯加。害怕属下叛乱的克尔伯加也一定会尽快跟我们决战。预定的战场就在奥龙特斯河西岸的平原上,这里离安条克城不远,非常适宜大军展开。”

眼光犀利的波埃蒙多对于形势的预测极为精准。

6月28日拂晓,克尔伯加率领塞尔柱突厥军队,在奥龙特斯河西岸列阵。十字军一方自然也做好了迎击的准备。他们士气高涨地出城而去。

集结美索不达米亚和叙利亚突厥大军的总司令克尔伯加,第一次看到了十字军的全体部队。

各位诸侯全体身穿朝阳下闪闪发光的钢制甲胄,在各式各样绣着家族纹章的旗帜下,乘着战马前进。诸侯身后的骑兵也以钢制甲胄武装,右手持长枪骑在马上。由于粮食短缺,很多骑士杀掉了自己的马匹,他们也披着钢甲,手持长剑,组成重装步兵阵。即使是普通的十字军士兵,也身披皮制的胸甲,而全体将士的胸前都统一挂着白底红十字。在突厥军队看来,这样的对手比实际军力要强大得多。

克尔伯加按照东方军队一般的作战方式,将弓兵配置在阵列最前面的山上待机,自己则站在后面的山上指挥。这样,弓兵可以从山上压迫敌军,同时以河边的左翼防守十字军进攻,并从此方向派出别动队。为了阻止十字军的攻势,克尔伯加还命令在平原上放火。然而尽管当时是夏天,火攻并未收到预想的效果。

克尔伯加的战术在接受统一指挥的部队中很可能奏效,各军可以依据战况,灵活运用战术安排。

但在这支缺乏统一指挥的突厥军队里,无法实现总司令的战术意图。混乱的大军没有统一的指挥,很快就被诸侯的六支分队抓住破绽。

波埃蒙多见状将自己所率的第五分队分出一只别动队,由一位部将统领,绕到敌军弓兵的背后。这样,十字军就将敌军待机的弓兵和后面的部队完全分隔开。到接近正午的时候,克尔伯加军队的形势迅速恶化。

为了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不满摩苏尔埃米尔指挥的各地领主率领自己的部队扬长而去。第一个离开战场的是大马士革的城主杜卡克,其他的领主见状纷纷离去,其中包括阿勒颇的城主里德万。

最后还在与十字军交战的除了克尔伯加本人,只有附近哈马的城主了。

这时胜负的天平已经倾倒。克尔伯加只好丢下还在激战的士兵,仓皇逃走。由于在其逃遁的途中无处可依,这位埃米尔只好渡过幼发拉底河,越过沙漠,一口气逃到摩苏尔。

公元1098年6月28日,十字军在安条克之战中取得大胜。最后战场上留下的突厥兵士的尸体,达到2万之多。其中大多是在山上待命的弓兵。

而十字军方面的损失也达到4000人。虽然交锋持续的时间很短,但我们从伤亡情况可以看到当时战斗的激烈。

这次大战是十字军在塞尔柱突厥人面前取得的一次大胜。山上的城堡得知援军已经尽数败走,只好宣布投降。安条克城内最重要的战略建筑终于落到了十字军手中。这就意味着在叙利亚一带已经没有能与十字军对抗的穆斯林军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