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阿德马尔之死

在安条克,圣吉尔和波埃蒙多的敌对已经激化。后者将自己的部队送到山上的城堡和城墙上的塔楼,以占据有利地形;前者则派遣自己的士兵抢夺了克尔伯加大军所留下的财宝。

正当诸侯忙于扩大自己势力时,瘟疫开始在安条克城蔓延起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瘟疫首先在城墙外,然后在城内蔓延。在安条克围城的8个月间,深受粮食不足之苦的居民和十字军,体力已近乎衰竭,卫生状况极差,非常有限的居住场所内又住着许多人。不生病反倒是很意外的事情。

虽然击败了突厥人,十字军和跟随而来的朝圣者却在已经征服的安条克城内,遭遇了酷暑之下的饥饿与疫病的威胁。

7月份,十字军的领导人中有一位因疾病而丧生。大概是由于神职人员需要大量接触病人和死者,而阿德马尔又是其中最重要的人物,在瘟疫面前,这位主教终于倒下了。

阿德马尔的死令全体十字军都陷入悲痛之中。即使是冷酷的波埃蒙多也为之流下泪水。与其说诸侯是为失去教皇的代理人而悲伤,不如说是对经过艰苦远征的战友之死感到难过。

在进行毫无必要对抗的波埃蒙多和圣吉尔之间,也终于达成了谅解。他们看着同行者就这样死去,默默地目送主教前往另一个世界。这位勒布伊的主教,就这样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中撒手人寰了。

虽然阿德马尔的遗言是将自己埋葬在安条克城内被穆斯林改为马厩的圣彼得大教堂,但是各位诸侯决定,务必要在耶路撒冷的圣墓教堂埋葬这位主教。

受主教阿德马尔之死影响最大的人,是图卢兹伯爵圣吉尔。两人从出发以来都是一起行动,而圣吉尔在行军当中一直受到主教的鼓舞。

此外,在诸侯当中最年长并拥有最大的领地的圣吉尔,性格极为火爆,而阿德马尔总能在恰当的时候给他中肯的建议,对伯爵的冲动有所约束。

总之,如果不是阿德马尔的话,此时圣吉尔所取得的战绩,完全赶不上波埃蒙多和戈德弗鲁瓦,甚至跟晚辈弗兰德斯伯爵、鲍德温以及丹克雷迪相比,都有着差距。

因此为主教之死感到最悲哀的人,无疑是56岁的圣吉尔了。

主教阿德马尔死后,发生了一件损害圣吉尔权威的事。曾经梦见神圣之枪的朝圣者巴托罗缪,来到同为法国南部人的图卢兹伯爵的营帐,描述了自己的另一个梦。

圣安德烈带着阿德马尔的亡魂,在巴托罗缪的梦中显现。据巴托罗缪的描述,身在地狱中的阿德马尔,深为自己怀疑神圣之枪的真实性而忏悔,并希望诸侯为他祈祷。而梦中的圣安德烈,则委托防御安条克城的正义之师,及早向耶路撒冷进军。

这些话自然令傲慢自大的圣吉尔颇为怀疑。巴托罗缪见圣吉尔没有应答,只好一脸悲戚地离开了。虽然巴托罗缪所说的话不足为信,他上次梦见的神圣之枪却是圣吉尔所发现的。而首先宣布这支枪为圣物的,正是圣吉尔自己。

8月里,由于瘟疫而丧生的人已经布满全城。各位诸侯不得不带领自己的兵士,前往附近的城镇和村庄避难。

波埃蒙多和丹克雷迪前往了基利基亚的海港。

戈德弗鲁瓦的部下则向北撤离,接应从埃德萨出发的携带必要物资的鲍德温。

我们不知道圣吉尔的人马去了哪里,但弗兰德斯伯爵和诺曼底公爵分别前往了附近的一些村庄。

空荡荡的安条克城内不再有十字军,也没有任何敌人,居民也因为瘟疫的流行前往乡下避难。

到了9月,安条克的疫情逐渐好转,诸侯可以带兵回城了。波埃蒙多和圣吉尔之间的紧张关系,在这个时候不复存在。因为只有波埃蒙多的军队回到了安条克。他们在基利基亚逗留期间,做了一件对十字军影响很大的事。

波埃蒙多代表十字军与前往基利基亚海港进行贸易的热那亚商人签署了军事和经济协议。他以安条克领主的名义,批准了热那亚人在安条克城内单独设立市场的权利,并卖给了热那亚人一座教堂和30栋房屋。从此安条克城内出现热那亚人的居住区。

这一协议的军事方面,则是同意为热那亚的商船添置武装,使其全体水手一变而成战斗人员。这样波埃蒙多就为自己夺取安条克城,增添了强有力的军事力量。同时,他也获得了热那亚船只在海运方面的支持。

对于以经济立国的热那亚来说,这一协定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此时热那亚人来到安条克,就是现代人所说的开放市场和引进外资。波埃蒙多在征服安条克之后,并未流放当地的穆斯林,而是让他们留在基督教社会中生活。通过开放市场,利用外来资金和人才,最大限度降低了其领地受外来袭击的可能性。而热那亚人其实早在十字军东征之前,就已经和近东的穆斯林进行了长期的贸易活动。

拥有丰富经验的热那亚人,在得到经济利益的同时,也保持了政治上的冷静。在与波埃蒙多协议的最后,他们加上了一条:一旦公爵和图卢兹伯爵圣吉尔发生冲突,热那亚将保持中立。毕竟,卷入战争会导致本国经济利益的损失。

在协议签订之后,波埃蒙多回到了安条克。这时,他就开始着手准备与圣吉尔的冲突了。

在圣彼得教堂内凭吊阿德马尔的集会上,波埃蒙多和圣吉尔开始了唇枪舌剑的交锋。

波埃蒙多说道:

“拜占庭皇帝的性格实在是优柔寡断,结果怎么样?他根本就不会来安条克。那么,怎样维持好在这里的统治,是进军耶路撒冷之前最重要的问题。我认为,没有谁比我更适合管理这座城市。”

图卢兹伯爵圣吉尔则反击到,既然皇帝的宣誓书上写着全体诸侯的名字,任何人都不应该单独站出来挑战皇帝的权威。

这个时候,一直保持中立的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站了出来,明确表示对波埃蒙多发言的赞成。接下来,弗兰德斯伯爵罗贝尔也转而支持波埃蒙多。

由于戈德弗鲁瓦手握重兵,他的发言自然至关重要。而亲率500骑兵的弗兰德斯伯爵,则由于其所率部众的英勇善战而广受尊敬。

他们二人决意远征耶路撒冷,因此在身后的安条克城需要安排一位强有力的战友作为后盾。安条克之战中,鲍德温在埃德萨抵挡三周的重要性,对十字军来说是不言而喻的。

由于局势一边倒向波埃蒙多,圣吉尔只得咽下自己的怒火。于是他抛出一个又一个难题,而十字军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不得不一再推迟前往耶路撒冷的打算。

首先,圣吉尔跳出来说,一直想独占安条克的波埃蒙多,妨碍了十字军向耶路撒冷的进军。

对此,波埃蒙多声称,自己绝对没有任何妨碍大军前往耶路撒冷的意思。

圣吉尔要波埃蒙多自证清白,要求他跟随全体十字军一起进军耶路撒冷。

波埃蒙多回答说,自己要留下来帮助本地的基督徒重建安条克城,至于前往圣地的行军,请丹克雷迪代为前往即可。

这样的回答当然不能令圣吉尔满意。在下一次合议时,他提出,波埃蒙多可以领有整个安条克城的3/4,但包含总督府在内的另外1/4,则应交由圣吉尔统治。分割统治的想法,令周围诸侯感到不切实际。

出席会议的诸侯无法掩饰自己的讶异。这一个月以来,圣吉尔和波埃蒙多的矛盾一直无法调和。

颇具讽刺意义的是,这一胶着状态最终导致了圣吉尔的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