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事件

一座大都市不仅包括城墙以内的市区部分,提供粮食、手工制品和原材料的附近的城镇和村庄,也承担了大都市的部分功能。因此,越大的城市,就需要越多的城镇、村庄和田地来支撑。

为了抵挡从美索不达米亚来犯的敌军,鲍德温在不及安条克规模的埃德萨,取得了邻近地区的支持。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攻占安条克的十字军,自然要在城四周的城镇和农村尽可能获得支持了。在法国南部拥有大片领地的圣吉尔,自然了解获取周边村镇的重要性。

安条克东南百余公里有一座小城名叫玛拉特·安努曼,城外围绕着一圈坚固的城墙,城内驻扎着许多与十字军交锋失败的塞尔柱突厥人,因此并不容易攻取。这时,三位诸侯和一些其他的部队都来到了城下。

11月27日,圣吉尔的部队开始攻城。第二个到达的弗兰德斯伯爵从城墙的另一位置发起进攻,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二人都命令自己的兵士退出战场。当天下午,波埃蒙多的人马也到达城下,但在尝试攻城之后,发现无法攻克。

由于三人分别率部前来,根本没有商讨如何攻城,各人完全凭自己喜好调遣部队,自然无法攻下城市。面对波埃蒙多和圣吉尔的对立局面,弗兰德斯伯爵也无法说服他们统一指挥全军。

在这一形势下,圣吉尔和弗兰德斯的部队先对城市附近的村镇发起了进攻。而波埃蒙多则派遣密使潜入城中,试图兵不血刃地占领这座小城。

由于普利亚公爵的人马大多来自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岛,其中有部分属下通晓阿拉伯语和突厥语。他从中选择了一人送入城内。这位南意大利人的长相和金发碧眼的北欧人完全不同,肤色接近中近东的居民,此外还懂阿拉伯语,因此颇为适合作为密使潜入城内。波埃蒙多提出的条件是不战而开城,并且保证突厥守备队与全体居民的安全。他认为,这个条件对于玛拉特·安努曼城内的居民来说是很容易接受的。

然而在附近村镇作战三个星期的圣吉尔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波埃蒙多也没有告诉他相关的情况。

12月11日,圣吉尔再次攻城。他利用从附近砍伐的大量树木,建造了攻城用的塔楼。这一次,守军未能抵挡住十字军的进攻,圣吉尔的部下翻越城墙,杀入了城内。

无论是守备队的成员,还是城内的居民,都没有在十字军的屠杀下得以幸免。这座城市内所居住的将近一万居民,成年男性全部被杀死,女性和儿童全部被贩卖为奴隶。

这个时候出场充当奴隶贩子的,往往是信奉犹太教的商人。他们从十字军手上买下这些妇孺。由于犹太人在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处于中立地位,他们在使异教徒变为奴隶的过程中充当了不光彩的中间人角色。

阅读 ‧ 电子书库

伯利恒

圣吉尔和波埃蒙多又在谁来统治这座城市的问题上陷入了僵局。这一次圣吉尔表现得十分强硬。他认为,既然是自己的部队征服了这座城市,把守这里的兵力就应该出于自己手下。

波埃蒙多很快妥协了。玛拉特·安努曼城内的屠杀还历历在目,如何征服周围的城市和村镇着实是一个问题。波埃蒙多已经从安条克城主的角度来思考自己的行动了。

出于与波埃蒙多一样的考虑,不关心安条克归属的戈德弗鲁瓦和弗兰德斯伯爵,积极前往安条克周边的地区。

12月25日圣诞节之前,各位诸侯回到了安条克。他们前往重新修缮为天主教堂的圣彼得大教堂,参加庄严的弥撒仪式。

在云集的诸侯面前,圣吉尔决定,于次年复活节向耶路撒冷进军。1099年的复活节是4月10日。由于近东一带的冬天十分寒冷,无人对此持有异议。

此时心情大好的圣吉尔,以诸侯中最年长者的身份,向在场各位派送圣诞礼物。他的礼物是来自其领地法国南部铸造的小金币“索尔德”,按顺序分别赠给以下四位:

38岁的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1万索尔德;

44岁的诺曼底公爵,1万索尔德;

33岁的弗兰德斯伯爵,6000索尔德;

23岁的丹克雷迪,5000索尔德。

自然,圣吉尔没有给次年长的48岁的波埃蒙多任何礼物。但这位公爵的慷慨究竟收到了多少回报,实在值得怀疑。诸侯并不会为收到这些礼物,而对圣吉尔心怀感恩。

相反,新年过后,出现了一桩不祥的事件,令安条克的诸侯愤慨。

他们得知,玛拉特·安努曼城内圣吉尔的部下,食用了被杀害的当地居民的肉体。

给诸侯赠送礼物的圣吉尔,放任自己部下的兵士。因此,在城内得不到食物补给的情况下,饥饿难耐的兵士把手伸向了尸体。

可以想象,诸侯一齐指责圣吉尔。伯爵只得宣布将做出此行径的士兵处以极刑,以警告其他士兵。同时,他下令放火烧毁了整座城市。

玛拉特·安努曼就这样熊熊燃烧下去,直到变成一座废墟。

此事在穆斯林中间传开以后,基督徒就被当作食人族一样看待。在穆斯林史料中,发生食人事件的日期是城市陷落之前的12月12日,因此为城内的居民普遍所知。根据记载这一事件的伊斯兰史诗,当时玛拉特·安努曼的居民达10万之众,但经现代穆斯林学者的研究,城内只有1万人。这是历史上常有的对惨剧的夸张叙述。

但关于此事的记载并非纯属谎言。为了对自己军中的不祥事件进行答复,圣吉尔率领全军前往现场,亲眼目睹了玛拉特·安努曼城的毁灭。在此之后,他仿佛忘记了一切,率军直接南下耶路撒冷。圣吉尔出发的时间,是在比复活节早三个月的一月中旬。他似乎完全没有考虑冬季行军的困难。

圣吉尔的突然出发,自然使安条克落入了波埃蒙多的手中。

在安条克的大战结束之后,率领十字军的诸侯向着最终的目标——圣城耶路撒冷前进。此时,队伍发生了很大变化。

以下列出的是安条克战前与战后的诸侯。

战前:

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及其两位兄弟鲍德温和尤斯塔斯;

图卢兹伯爵圣吉尔,以及教皇的代表主教阿德马尔;

普利亚公爵波埃蒙多,及其外甥丹克雷迪;

法国王弟,弗蒙杜瓦伯爵于格;

征服者威廉之子,诺曼底公爵罗贝尔;

罗贝尔的内弟,布洛瓦伯爵埃蒂安;

弗兰德斯伯爵罗贝尔。

战后:

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与其弟尤斯塔斯;

图卢兹伯爵圣吉尔;

丹克雷迪;

诺曼底公爵;

弗兰德斯伯爵。

在战后的诸侯名单中没有出现的人物,都有其各自的原因。

鲍德温——一直在埃德萨及其附近坚持作战;

主教阿德马尔——在安条克陷落以后因疫病亡故;

波埃蒙多——在安条克及其周边坚持作战;

法国王弟于格——在代表十字军邀请拜占庭皇帝前往安条克之后,留居君士坦丁堡。其后又从拜占庭首都返回法国。两年后才重新回到东方。

布洛瓦伯爵——出于对克尔伯加所率大军的恐惧,逃出安条克,回到基利基亚后,一直犹豫是否应回到十字军中。最终他还是选择回到了西欧自己的领地。

然而伯爵的妻子,征服者威廉之女阿黛尔对其夫提前回国的行为深感不齿。她不断责备丈夫,要求他再次回到十字军中。两年后的1100年,布洛瓦伯爵重返巴勒斯坦。但到这时候,不仅安条克早已落入十字军之手,收复耶路撒冷的任务也已经完成。

最终向耶路撒冷进发的诸侯,从一开始的11位减少到了6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