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叙利亚到巴勒斯坦

1099年的巴勒斯坦处在埃及开罗哈里发的统治下。

巴勒斯坦被山地分成东西两部分。据有山脉东侧的是大马士革的突厥领主,而山以西的海岸地带,从贝鲁特到加沙之间的狭长地区,则全部在埃及的统治之下。正是因为如此,当十字军进攻安条克时,埃及宰相才会来到十字军的阵前,希望缔结协定,让巴勒斯坦免受十字军的进攻。虽然当时未能达成任何协定,而此时此刻,十字军已经踏上了埃及哈里发统治之下的巴勒斯坦。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但埃及哈里发是最近才刚刚占据此地的。因此,当地的很多领主并不是埃及人。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的几个城市,都是由承认埃及主权的塞尔柱突厥人埃米尔实际管理。

巴勒斯坦的状况因此就变得很特殊。如果这里完全是埃及人治理的话,十字军自然就是侵略者了,但在突厥人统治的城市中,十字军某种意义上就成了解放者。

十字军的领导人一开始并不理解这一情况。他们在远征的过程之中,逐渐学会了在西欧学不到的变通。无论经历成功与失败,东征都给了他们很多教训。在这一过程当中,他们接近了耶路撒冷。

先期出发的圣吉尔的部队,从一把火烧尽不祥事件的玛拉特·安努曼开始,沿着内陆的大道向南行军。这条道路通往塞尔柱突厥人统治的城市。尽管如此,圣吉尔的部队还是得以在玛拉特·安努曼以南30公里处的卡法尔塔布城休整了三天,并得到当地居民的友好接待。

之后,诺曼底公爵和丹克雷迪也到达了这座小城,三人在此地对以后的行军路线进行了安排。

有两支突厥军队可能阻挡这三人的去路。一位是沙伊扎尔的埃米尔,另一位则是特里波利的埃米尔。他们不只是这两座城市的领主,还能够命令附近的小城市加入自己的队伍。

三位诸侯都试图避开两位突厥领主的进攻。毕竟,双方一旦交锋,十字军有限的兵力就会受到很大损失。这对收复圣地来说肯定是非常不利的。他们希望和当地的突厥人保持友好关系,确保领主们保持中立。

恰好在这个时候,沙伊扎尔埃米尔的使节来到了十字军的大营。他们带来了埃米尔的建议。根据建议的内容,沙伊扎尔和哈马保证十字军和平通过,两地的领主会以很便宜的价格将军需用品卖给十字军,并提供向导。

至于所谓“和平通过”,是希望基督教军队不要攻击沙伊扎尔和哈马及其附近的各城镇,和平地经过这两座城市的近郊。

接受沙伊扎尔埃米尔提议的十字军,在经过其城郊时毫无顾忌地夺取了当地牧羊人的羊群,将羊群卖给市民,然后以所得的财富换取马匹。这样,多达1000人的没有马匹的骑兵恢复了原来的战斗序列。

一路南下并未受到威胁的圣吉尔部队,出现了新的问题。他听说热那亚和英格兰的船只沿着叙利亚海岸航行,便想率领军队往海边行进,以便于获得给养。

他的建议受到20岁出头儿的丹克雷迪的坚决反对。后者认为,率领大军在严冬时节翻越山脉是非常危险的,而这一山岳地区还处在两次遭十字军击败的大马士革城主杜卡克的控制下。因此,丹克雷迪主张部队一直南下,到没有山区阻隔的地带,再转向海岸行军。丹克雷迪之所以反对圣吉尔,很可能也是来自与其舅父波埃蒙多一样的立场。而最后圣吉尔接受了丹克雷迪的意见。

当十字军继续开始行军之后,就出了沙伊扎尔的埃米尔统治的地区。此时,对于十字军来说,要尽可能做到和平行军,在做不到的情况下,则要依靠武力了。以和平为优先目标,各位诸侯向着耶路撒冷前进。

1月22日,圣吉尔和丹克雷迪的部队到达了马沙夫城。他们和当地的城主达成了妥协。

1月23日,十字军进入了马沙夫以南的拉法尼亚。由于城主和居民大都纷纷逃走,他们得以和平地进入城市,并在城内休整了三天。从此处起,道路进入了转向西南的山脉地带,前面的山上耸立着一座无法绕过的城堡。

这座城堡名叫侯斯尼·阿尔·阿克拉德。听说十字军要和平通过此地,当地人就关上了城门。当十字军开始攻城时,城门突然打开,一群家畜从城内冲了出来。

十字军的兵士看到此景,在攻城的同时,就开始捕捉这些家畜。圣吉尔周围的将军都忍不住上前捕捉。在丹克雷迪部队的协助下,十字军全力捕捉家畜,结束了当天的进攻。

第二天,准备再次进攻的十字军士兵,发现城内一箭不发,城门洞开而空无一人。原来,守军和居民都在赶出家畜以后逃跑了。

十字军在空荡荡的城中度过了好几天。那些逃跑的居民留下了很多粮食,这给6000多兵士提供了给养。十字军也不必担心敌人的袭击,得以对此城堡进行彻底的改造与扩大。1000年以后的今天,坚固的城堡“骑士之城”(Krakdes Chevaliers)仍然历历在目。与此前的规模相比,新的城堡在山上的部分使之易守难攻。

特里波利的埃米尔派来使节,访问驻在城内的圣吉尔。

特里波利的埃米尔贾拉尔·阿尔·穆利克不愿服从埃及哈里发的统治,因此想利用十字军取得独立的地位。他给圣吉尔的条件是承认十字军对特里波利的领有权。

这引起了圣吉尔的兴趣。他派遣自己的一名部下去特里波利直接与埃米尔交涉。这位部下回来禀报图卢兹伯爵,特里波利城内物产非常丰富。因此,圣吉尔打算向埃米尔索取一笔赎金。

丹克雷迪却提出了相反的意见。他认为卷入特里波利的事务会拖延前往耶路撒冷的时机。因此圣吉尔只得自己率军前往特里波利,并在城外20公里处的障碍前停下。

此处小城阿尔喀的居民做出了彻底抗战的充分准备,使圣吉尔的军队无法继续前进。图卢兹伯爵只得将一部分兵力交给属下,让他们进攻附近的托尔托萨城。他相信当阿尔喀的居民得知附近城市失陷的消息以后,自然会动摇抵抗的决心。

托尔托萨很快陷落。这座城市的城主和居民见到十字军大军压境以后,就全部投降了。得知托尔托萨陷落的城市,在十字军接近以后就赶忙大开城门。

然而,阿尔喀的抵抗决心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虽然圣吉尔完全不愿改变攻占这座城市的打算,诺曼底公爵和丹克雷迪却想撤军了。他们认为圣吉尔的部队战术水平太低。

正在此时,又发生了一件降低圣吉尔权威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