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围城战

十字军首先在耶路撒冷城郊野营。虽然没有记载说诸侯是否像波埃蒙多在安条克那样花一天时间绕城一周视察,但我想这是必然要做的准备。与围绕安条克的12公里城墙相比,围绕耶路撒冷的城墙全长只有4公里。因此攻占耶路撒冷并非像安条克那样困难。

古代和中世纪的耶路撒冷,就是现代耶路撒冷的老城。它的结构在历史上没有太大变化。古罗马时代的哈德良皇帝曾加固了城墙,并对城内进行了彻底的改造。之后拜占庭帝国和阿拉伯帝国都在城市内部开展了进一步的建设。总的来说,十字军所见到的耶路撒冷,与900年前变化不大。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在背靠着橄榄山的耶路撒冷东侧,深幽的山谷之中错落着高耸的城墙。这里起伏多变的地势非常不利于攻城,因此城墙非常窄,也完全没有能够增强防御力的塔楼。

而在背靠着锡安山的南侧,则有一大片平地,从而适合排兵布阵。但由于地势差距非常容易受到来自城墙上的进攻。如果一旦遇到大雨,沙漠中的雨水奔流而下,甚至会把营帐冲走。沙漠地区的大雨,往往带来致命的灾害。

在耶路撒冷的四面城墙中,对于攻城一方来说,能够摆开阵势进攻的,只有城的北侧和西侧。因此在这两侧的城墙上,遍布着守城的塔楼,相应地提高了防御力。

但当十字军于1099年准备进攻耶路撒冷时,他们还要提防来自西面的援军。耶路撒冷正处在埃及哈里发的统治下,而埃及军队正驻防于雅法以南的亚实基伦。因此,攻击耶路撒冷的十字军所担心的方向,是通往雅法的城西大道。各位诸侯自然明白这一点,于是他们就按照所希望的方式决定了自己阵营的位置。

几乎没有率领什么部队的诺曼底公爵在城北的希律门外列阵。在十字军占领耶路撒冷之后,因为基督徒憎恨曾经迫害耶稣的犹太王希律,这座城门被改名为“花之门”。

在此处右侧西北偏北,面向大马士革方向的大马士革门前,是弗兰德斯伯爵所率的少数精锐之士的阵地。十字军后来把这座城门改名为“圣司提反门”。

为了抵挡西侧来犯之敌的威胁,守军建造了名为“大卫之塔”的塔楼。塔楼正对着通往雅法的雅法门。

在大卫之塔和雅法门之外,遍布着戈德弗鲁瓦所率军队的营帐。洛林军队的布阵同时对着城门和雅法的方向,以便于在任何一方的敌人到来之时有所防备。这些部队也十分精锐,深得洛林公爵的领导之法。

三天之后到达耶路撒冷的丹克雷迪带着满载军粮的大车和成群的牲畜,与戈德弗鲁瓦的部队会合了。

阅读 ‧ 电子书库

耶路撒冷城市图及周围各将的布阵情况(根据史帝文·朗西曼《十字军史》,第1卷)

另一方面,图卢兹伯爵圣吉尔则选在锡安山后的城南布阵。在城外这个位置,座落着以耶稣最后的晚餐而著称于世的“餐室”(Cenacolo——意大利语,译者注)。这是来耶路撒冷朝圣的基督徒们无一例外要参拜的圣所。对心中充满虔诚信仰的圣吉尔来说,这里自然是独具魅力的地方。

然而,圣吉尔的营地最终无法坚持下来。城墙上埃及士兵的箭矢如雨点般落下,来自法国南部的士兵们难以招架。于是伯爵只好将阵营移到锡安山上,以远离敌军的攻击。

最终,十字军进攻耶路撒冷的主战场是北边的希律门到西侧的雅法门之间的区域。

十字军将攻占耶路撒冷的战役称为“解放”。相反,他们并未这样称呼安条克之战,因为没有人认为此战是这种性质的。而在耶路撒冷这座“圣城”,攻坚战有着特别的含义。

因为这是一场特殊的战役,本来不能前来参战的诸侯,也会派代表来出战。

在安条克攻城战中因疫病而死的主教阿德马尔,委托圣吉尔营中自己的兄弟代为参战。

还留驻安条克的波埃蒙多,则要求其外甥丹克雷迪代表自己参战。

在埃德萨的鲍德温,则让同名的另一位鲍德温留在埃德萨,自己赶来耶路撒冷。

这样,戈德弗鲁瓦、尤斯塔斯和鲍德温三兄弟全家都参与了“解放耶路撒冷”的战斗。

与以上诸位同来东征的诸侯当中,自己不能前来,也无法找人代表的,包括在安条克之战中作为使节派往君士坦丁堡,辗转回到西欧的法国王弟于格,以及临阵脱逃的布洛瓦伯爵埃蒂安两人。贫民十字军的领导人皮埃尔,倒是与众朝圣者一起跟随诸侯之后,来到了耶路撒冷。对第一次十字军来说,最终目的就是收复这座圣城。

此时守卫耶路撒冷的,是埃及哈里发的将领伊夫蒂哈尔·阿达乌拉。他知道基督徒军队接近耶路撒冷,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准备依仗圣城的高墙,一直固守到援军来临。他准备了储存雨水的水槽,使守军不必担心缺乏供水。由于古罗马时代的下水道系统还在发挥作用,城市也不会遭到疫病的威胁。同时,城中的粮食储备也非常充分。他唯一担心的是守备士兵的数量不多,这只有依靠坚固的城墙来弥补。

此外,守城一方尽快实行了三项对策。

第一项对策是恳请埃及军队前来救援。为了慎重起见,耶路撒冷城并未派出递送求援书的信使,而是采用近东常用的信鸽。很多封求援信的复制版被绑在信鸽身上,这样就可以确保亚实基伦的埃及军队必定能收到耶路撒冷的请求。

第二项是将耶路撒冷城内全部基督徒——当然,几乎全部是希腊正教徒,流放到城外。但犹太人准许留在城中。这样,就阻止了城内通敌的情况,也减少了围城时的口粮需求。

至于城内的第三项对策,则是给耶路撒冷城外近郊的所有水井投毒,使其无法饮用。这些水井是为了旅行者和放牧的家畜而设的,因此城内的守军通知了牧人,命令他们将所有牲畜赶入城内避难。这样也部分减缓了城内食物的消耗。

虽然防御耶路撒冷的军士数量很有限,耶路撒冷的守将阿达乌拉还是确信自己能够坚持到援军到来。他认为,如果打持久战的话,自己应该能够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