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守墓人”

正如哈里发身边有苏丹和维齐尔一样,大主教身边也有国王作为掌握实权的人物。因此,在收复了的耶路撒冷选出一位担负防御圣城任务的人,就成为不可或缺的首要问题。

在这一时刻,圣吉尔具有很大的优势。他是手执神圣之枪,列阵于耶稣与使徒最后的晚餐所在地的虔信之人。但这位已在法国南部拥有广大领地的诸侯,并没有特别的领土野心。他只对“圣城耶路撒冷之王”这种带着虚名的称号非常热心。可以说,这位图卢兹伯爵并非野心家,而是虚荣家罢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一心想把国王称号据为己有的圣吉尔,却也深知自己不讨其他诸侯的喜欢。情急之中,他想出了一条计策。

圣吉尔在诸侯面前这样说道:“我作为诸侯当中最年长者,不想在圣城自称为王。”他这样一说,想的是其他诸侯也会纷纷谦让,使得圣城之王的称号落空。

没想到,圣吉尔的推辞,使得不愿让他称王的各位诸侯一致推举戈德弗鲁瓦为耶路撒冷的国王。而与圣吉尔所猜想的相反,洛林公爵在一度推辞之后,最终接受了国王的称号。

57岁的圣吉尔在安条克的竞争中输给了49岁的波埃蒙多,而在耶路撒冷,圣吉尔连和39岁的戈德弗鲁瓦竞争的机会都没有。

心情低落的圣吉尔带着自己的部队离开了耶路撒冷,向杰里科行进。在这座建造于《圣经·旧约》时代的古城,他毫无顾忌地释放着自己的情绪。

由于圣吉尔离开了耶路撒冷,本来为其所占领的“大卫之塔”自然落入了戈德弗鲁瓦的手中。

圣吉尔离开耶路撒冷,也使得他所反对的新选举出的耶路撒冷大主教面前少了一个障碍。诺曼底公爵属下的德罗,最终就职为十字军统治下的首任耶路撒冷大主教。

与诸侯没有异见的大主教德罗,充满了宗教热忱。此时耶路撒冷的基督教主要为天主教派所掌握,对希腊正教和亚美尼亚基督教派都缺少认同。这最终成为十字军与拜占庭帝国之间摩擦的原因之一。

大主教非常热心于在耶路撒冷城内寻找耶稣受难时的十字架。他最终在城内找到了一些零碎的木片,将其拼接起来称为“真十字架”,并在以后十字军的军事行动中作为圣物供奉。

神职人员在耶路撒冷的活动十分频繁。而他们中间出现了一种呼声,那就是在上帝的首都耶路撒冷,世俗人士不应以国王之名进行统治。

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是一位不会争夺无用功名的领导者。因此,他并未以国王的特权,来压制神职人员对他头衔的置疑。

戈德弗鲁瓦没有自称为国王,而是以“为耶稣基督圣墓献身的守墓人”为自己的封号。

这就是拉丁语的Advocatus Sancti Sepulchri。耶路撒冷没有“国王”(Rex),只有“守护人”(Advocatus)。这个词在古罗马时代有“辩护人”的意思。戈德弗鲁瓦的做法使神职人员默认了他的统治权。

洛林公爵并不是耶路撒冷王国名义上的第一位国王,但他是实质上的国王。这一实质在不到一个月内就得到了确立。

就任为“耶稣基督守墓人”的戈德弗鲁瓦,面临着以下的难题:

首先,诺曼底公爵和弗兰德斯伯爵计划离开近东回国。两人已经完成了在十字架下所立的收复耶路撒冷的誓言,此后就理应回到西欧自己的领地去。虽然他们所率的兵士数量不多,却都是常常战斗在第一线的勇士。其中弗兰德斯伯爵更是诸侯都仰仗的常胜将军。这两位大将及其所率部众归国,自然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了。

戈德弗鲁瓦在安条克之战和耶路撒冷之战中损失了不少部下。由于两位诸侯的归国和圣吉尔的离去,他所能依赖的部队,除了自己的以外,只剩下丹克雷迪属下的人马了。

但毕竟诸侯已经完成了十字架下的誓约,再留下也是不可能的。于是,戈德弗鲁瓦的兄弟尤斯塔斯,和诺曼底公爵、弗兰德斯伯爵一起,乘坐热那亚人的船只返回了西欧。

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和诺曼底公爵、弗兰德斯伯爵一样,都是在西欧拥有可观领地的领主。他其实也可以在收复耶路撒冷之后回到故土。但由于其领地下洛林地方已经交付上洛林地区的长兄代管,这位“基督圣墓的守护人”就不必担心西欧那边的形势,而应当专心守卫耶稣的陵墓了。他让尤斯塔斯回国,也是希望能够代自己管理领地,至于公爵本人,已经决定埋骨于巴勒斯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