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埃蒙多和鲍德温的朝圣之旅

波埃蒙多所率领的意大利南部军队,无人不想前往耶路撒冷朝圣。但毕竟有一部分人马要留守安条克。波埃蒙多费了很大工夫选拔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兵员,但更为费工夫的是接受并非兵士的朝圣者参加队伍。

耶路撒冷“解放”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西欧,于是大批天主教徒涌向东方前来朝圣。这些人大都乘船而来,在已为基督徒所控制的叙利亚港口登陆。因此,他们首先到达的就是安条克,把这座城市变成了朝圣者的集散地。这些人趁着波埃蒙多发兵的安全与便利,浩浩荡荡地前往耶路撒冷。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根据编年史家的记载,跟随波埃蒙多前往耶路撒冷的人数达到2.5万之多,但并不清楚其中有多少人是士兵。士兵和普通人的比率,大概是一比一。而朝圣者中也有大量女性在内。

这支朝圣大军于11月初离开安条克,沿着滨海地区南行。

波埃蒙多的部众首先到达了拉塔基。由于这里驻扎着圣吉尔,他希望在此处得到补给。

但对教皇代表和波埃蒙多的行动充满厌恶的圣吉尔并未提供任何方便。于是波埃蒙多只好向比萨的船队寻求补给。

此后,朝圣队伍南行到达布尔尼亚斯(今巴尼亚斯)。他们在这座城市与从埃德萨赶来的鲍德温会合。

鲍德温一行也是经由拉塔基而来,圣吉尔向他提供了补给。在圣吉尔看来,波埃蒙多是自己的宿敌,而鲍德温却是可以利用的朋友。

然而在布尔尼亚斯等待鲍德温的波埃蒙多和戴姆伯特却受到了拜占庭皇帝的憎恶。对十字军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活动感到忧虑的阿莱西奥斯一世,命令其帝国统治下的海港城市不得向十字军及其同盟出售粮食。当时塞浦路斯处在拜占庭帝国的控制之下,而叙利亚沿海的城市就接近塞浦路斯。

来自比萨的船只从塞浦路斯购买粮食,因此与作为拜占庭帝国臣民的希腊人建立了商贸关系。但比萨人是十字军的同盟,因而在拜占庭皇帝的禁售令之列。

会合以后的波埃蒙多、鲍德温和教皇的代表戴姆伯特,率领兵士于11月底到达托尔托萨(今塔尔图斯)。在这里,他们遇到了粮食补给方面的困难。

圣吉尔攻陷这座港口城市后不久,穆斯林重新占领了托尔托萨。城市的居民对基督徒怀着强烈的敌意,在向朝圣者出售粮食的同时,对其发起袭击。这使对冲突毫无准备的朝圣者死伤甚众。可以说,在中世纪的异教徒领地朝圣,没有武器伴身,随时都可能丧命。

从此处一直到南面的特里波利,穆斯林的一致抵抗使朝圣者普遍买不到任何用以充饥的粮食。由于食物价格太高,朝圣者只有采割甘蔗充饥。

特里波利以蔗糖产地而著名,此地原产的砂糖一直出口到十字军时代的西欧。由于十字军东征的影响,古代的甜味剂逐步为十字军时代的砂糖所取代。

地中海式气候影响下的地区,雨季在冬天到来。波埃蒙多等人一行在12月的雨中接连通过了贝鲁特、西顿、推罗、阿克、海法等城市,到中旬时抵达了凯撒利亚。

与在叙利亚时相比,朝圣队伍在巴勒斯坦行进过程中没有遇到多少麻烦,这自然是由于十字军刚刚在巴勒斯坦清除了埃及的军事存在。此处海港城市内居住的穆斯林,对十字军能够和平相待,主要是基于自身实力太弱的考虑。

这样,不必担心食物匮乏的波埃蒙多一行,于12月21日抵达了一直向往的耶路撒冷。这时距圣诞节只有四天。

戈德弗鲁瓦喜出望外地出城迎接。由于破城之后的屠杀,此时的耶路撒冷城内除了十字军之外少有居民。大主教德罗则秉持天主教徒为中心的立场,将希腊正教徒排斥于主流社会之外,使得以前离开耶路撒冷的基督徒无意返回。

随着2.5万人的到来,戈德弗鲁瓦相信这座圣城即将复兴。

因此他试图说服兵士们留下来防御耶路撒冷,并将城市周围的耕地免费提供给朝圣者,建议他们定居于此。他声称,由于自己和丹克雷迪的努力,耶路撒冷附近的安全可以完全得到保障。

波埃蒙多和鲍德温靠自己的力量获取了安条克和埃德萨的领地。而他们到达耶路撒冷之后,发现了戈德弗鲁瓦和丹克雷迪军队的弱小。只靠这300骑兵和2000步兵,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守卫圣城的。

鲍德温的部下大都愿意留在耶路撒冷。因为这些兵士原来都听从戈德弗鲁瓦的指挥,是在鲍德温前往埃德萨途中借调的部队。

而波埃蒙多的一部分下属也对留在耶路撒冷没有异议。他本人来朝圣,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得知戈德弗鲁瓦的兵力不足以防御耶路撒冷。

此时,他的得力部将丹克雷迪已经成为戈德弗鲁瓦麾下的一员勇将。这位青年仅仅率领24名骑士,就敢于征服耶路撒冷附近的村庄加利利。加上骑士们的马弁,整个队伍不过72人,但其战斗力不容小觑。

两年之前,丹克雷迪和鲍德温一起在小亚细亚的基利基亚往返时,就对位于其南侧的安条克的攻防给予了极大的帮助,这自然已为安条克领主波埃蒙多了然于胸。基利基亚之于安条克,就像加利利之于耶路撒冷。因为加利利是耶路撒冷防御来自大马士革城主杜卡克进攻的重要屏障。

至于在波埃蒙多和鲍德温的队伍里,究竟有多少人留在了耶路撒冷,并没有确切的统计。令戈德弗鲁瓦感到安慰的是,波埃蒙多和鲍德温都没有介意将自己的兵力分出来守卫耶路撒冷。

此时,在寂静的耶路撒冷城内,逐渐有人开始定居了。

到圣诞节的日子,庆祝大典自然要在耶稣降生地伯利恒举行。戈德弗鲁瓦、波埃蒙多和鲍德温三位诸侯,以及教皇的代表戴姆伯特,带领众兵士和朝圣者,于12月24日和25日两天,在伯利恒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