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德弗鲁瓦的征服行动

谦卑地自称“基督圣墓守护人”的戈德弗鲁瓦,一直认为为了维持耶路撒冷所在的内陆地区的统治,必须打通海上的交通线。他相信仅仅占领雅法(今特拉维夫)一座海港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像波埃蒙多在叙利亚所做的那样,将巴勒斯坦的海港城市尽数征服。于是,他首先以耶路撒冷国王的名义派出使节要求阿尔苏夫城缴纳贡金。这座城市位于雅法以北16公里的海边。

阿尔苏夫城希望戈德弗鲁瓦派出人质,以换取及时缴纳贡金的保证。戈德弗鲁瓦随即命令部下达维内斯前往,并谎称其为自己的兄弟。戈德弗鲁瓦身边其实已经没有兄弟了,但他仅把派自己兄弟为人质作为一种外交手段。阿尔苏夫城以为,耶路撒冷国王真的派遣自己的兄弟作为人质。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结果,达维内斯的交涉失败了。此时戈德弗鲁瓦要求取得对阿尔苏夫完全的统治权,便拒绝了城市的投降请求,而是选择武力攻城。城内的穆斯林决定抗战到底,并把达维内斯绑缚在城墙上示众。

达维内斯在城上对着十字军大声叫喊道:“大家攻城吧,不必管我!”戈德弗鲁瓦自然没有任何动摇,并不管人质的安全,命令弓箭手向着达维内斯和身边的守军放箭。

阿尔苏夫的守军为之一惊。他们连忙将受伤的达维内斯从城墙上放下来,并向十字军支付了赎金。

戈德弗鲁瓦从此改变了战略。他决定通过打击周边的农田,来消磨城市的意志。在他的命令之下,十字军在阿尔苏夫周围烧杀抢掠。

烧杀抢掠的做法一旦开始,就难以停止。戈德弗鲁瓦属下的兵士当中,有不少有过在安条克和埃德萨作战的经验。由于长期与异教徒作战,十字军士兵的情绪爆发了,不仅在阿尔苏夫周围施暴,还一路向北劫掠凯撒利亚、海法、阿克等地区。而根据伊斯兰史料的记载,十字军在凯撒利亚将逃入清真寺的平民全体活活烧死。

这些骇人听闻的行为,终于传入了一直拒绝接受西欧人统治的巴勒斯坦海滨城市居民耳中。这些城市不得不结束与埃及海军的合作,倒向了比萨和威尼斯的舰队一方。

3月,在戈德弗鲁瓦的允许下,阿尔苏夫派来了使者。城市无条件释放了达维内斯,并将城防塔楼的钥匙和贡金尽数上缴。与此同时,戈德弗鲁瓦同意穆斯林享有继续居住于城内的权利。

几天以后,仍在治伤的达维内斯回到了耶路撒冷。戈德弗鲁瓦嘉奖了这位骑士,将希伯仑城授予他作为领地。

4月内,效仿阿尔苏夫的成例,凯撒利亚、阿克和一直作为埃及海军基地的亚实基伦,都向戈德弗鲁瓦派遣了使节,提出求和的建议。这三座城市缴纳的贡金数目,达到每月5000拜占庭金币,其他条件与阿尔苏夫相同。戈德弗鲁瓦全部接受了这些城市提出的条件。

约旦河东岸的地区也得知了戈德弗鲁瓦软硬兼施的行为。这一地区的阿拉伯长老,会将财货贩运到约旦河西岸的海港城市。由于十字军的入侵,这项贸易中断了。因此他们希望得到戈德弗鲁瓦的允许,重新向海港城市出口自己的产品。

此时戈德弗鲁瓦也认识到,如果滨海地区的经济发展起来,就能够大大丰富位于内陆的耶路撒冷及其附近地区的物产。中世纪的领主自然也有一定的经济意识。这一点与其后意大利滨海城邦经济和军事力量的发展,并成为十字军不可缺少的后盾分不开。戈德弗鲁瓦所做的与此有关的一件事,就是命令比萨人对雅法港进行改造,使其成为完全受十字军控制的港口。

但并非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全体穆斯林都选择了与十字军合作的现实策略。大马士革城主杜卡克的领地内有一位穆斯林首脑,被十字军称为“胖农夫”。这位穆斯林领主与征服加利利地区的丹克雷迪之间进行了激烈的斗争。由于局势颇为紧张,“胖农夫”向杜卡克求援。

丹克雷迪则请求戈德弗鲁瓦与之共同战斗。如果能够占领“胖农夫”所拥有的富饶土地,则可以为加利利进一步与大马士革做斗争提供物质保证。戈德弗鲁瓦热心回应了丹克雷迪。

丹克雷迪和戈德弗鲁瓦的共同作战,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掠夺。这是一场夺取敌人财富、削弱敌方经济基础的斗争。结果大量的财富被从附近的地区运往耶路撒冷。

但是,此前一直不敢与诸侯打阵地战的杜卡克,却能够在这个时期尾随满载战利品的十字军,成功地进行袭扰。戈德弗鲁瓦的部队走在前面,从而并未遇袭,但押后的丹克雷迪却遭遇了大马士革的军队。十字军为了自己的性命,只得丢下财物,狼狈逃走。

杜卡克的袭击使丹克雷迪又羞又恼。当这位25岁的年轻人发怒时,即使是波埃蒙多的劝说也无济于事。

戈德弗鲁瓦回到耶路撒冷以后,丹克雷迪留在了提比利亚斯,并以此为基地继续横征暴敛。这次他率领军队直扑大马士革,杜卡克见状被迫提出和议的要求。

丹克雷迪依然怒不可遏,对使节提出了极端强硬的条件。

他要求杜卡克在受洗改宗为基督徒和放弃大马士革城二者之中选一。

如果这一要求是丹克雷迪本人想法的真实反映,只能说这位25岁的年轻人完全没有外交头脑。虽然伊斯兰世界的首都早已从大马士革移往巴格达,这座大都市仍然完全不可能成为十字军的囊中之物。倘若丹克雷迪能够直视现实,必然不会提出这样苛刻的要求。

得知丹克雷迪的要求之后,杜卡克表现出了穆斯林的坚韧。他径直要求六位使节在改宗伊斯兰教和死亡之间二选一。其中一人选择了改宗,而另外五人则拒绝了苏丹的要求。于是这五人立即被杀。

使节被杀的消息再度点燃了丹克雷迪心中的怒火。他再次请求戈德弗鲁瓦与其一起作战,这一次两人一起行动了两个星期。

这是充满杀戮与掠夺的两个星期。杜卡克只得关闭大马士革的城门,在恐惧中度过这段时日。“胖农夫”只得向十字军投降,发誓做丹克雷迪忠实的奴仆。

两周之后,丹克雷迪继续在加利利地区与忠于大马士革苏丹的穆斯林作战,而戈德弗鲁瓦则返回了耶路撒冷,有新的问题等待他解决。

教皇的代表戴姆伯特在得到耶路撒冷牧首位置之后,表现出了天主教会的世俗本质。

不要以为神职人员只专心思想领域的事务,不关心世俗的资产。中世纪的天主教会,以为了信徒的需要为理由,非常热心占有土地与各种财产。

此时的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已经成为收复了的圣地,而耶路撒冷则是基督教的圣城。戴姆伯特和其他神职人员都认为,圣地和圣城理应归教会所有。

戈德弗鲁瓦刚刚回到耶路撒冷,戴姆伯特就向他提出教会应在雅法获得一块土地。戈德弗鲁瓦答应了他的要求。

得寸进尺的耶路撒冷牧首,进一步要求得到雅法全城。他还要求戈德弗鲁瓦将圣城耶路撒冷西侧大卫之塔的所有权交给教会。

这一要求,连虔信的戈德弗鲁瓦也感到难以接受。他回答说,等到自己死后,或者攻下剩余的两座穆斯林城市之后,可以将雅法城和大卫之塔交给戴姆伯特管理。在戈德弗鲁瓦看来,自己死后巴勒斯坦地区的麻烦事,恐怕只有上帝才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