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德弗鲁瓦之死

公元1099年7月18日,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德·布永去世了,时年仅40岁。

在为戈德弗鲁瓦进行临终涂油仪式时,牧首戴姆伯特询问他是否愿意将耶路撒冷遗赠给罗马教会。但戈德弗鲁瓦至死对此一言未发。在一旁站立着的勃艮第骑士德·格雷,也对牧首表示自己没有听到其领主任何遗赠圣城的话语。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戈德弗鲁瓦的遗体在圣墓教堂的祭坛前停放五日供人吊唁,之后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戈德弗鲁瓦身裹武装礼服,胸前覆盖着印有红色十字的白布,仰卧于打开的棺木之中,接受与之一起奋战的十字军将士的列队瞻仰。

其中自然有停止进攻阿克而率军返回的丹克雷迪,身着武装礼服带领着自己的军士们。而在炎热的7月里,身居埃德萨的鲍德温来不及赶来参加兄长的葬礼。

这位征服了耶路撒冷的骑士,没有自称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而是以“基督圣墓守护人”的身份,获得了埋葬于圣墓教堂的殊荣。

戈德弗鲁瓦之死着实是值得伊斯兰世界庆祝的一件事。耶路撒冷的基督教军事首脑不复存在了,这对穆斯林来说是一个发起反击的好机会。但实际的事态却并未如此发展。

在牧首戴姆伯特采取行动之前,戈德弗鲁瓦的亲信瓦尔纳·德·格雷火速率自己的部下占据了大卫之塔,并立即向埃德萨的鲍德温派出了信使,告知他城防已经完全控制在洛林军队手中,请这位伯爵赶来耶路撒冷主持局面。

这一场景令人感到滑稽。

戴姆伯特本想在戈德弗鲁瓦临死之时,得到将耶路撒冷全城转赠罗马教皇的遗嘱。

就连普通人也知道,在基督教世界特别是天主教国家中,人死后做的任何约定都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那些神职人员有着在人死之前接受忏悔,将其灵魂送至天堂极乐世界的权力,因此被形象地称呼为“上帝之手”。如果用更冠冕堂皇的话来说,他们是得到“上帝的恩宠”的一批人。

即使是作为普通俗人的戈德弗鲁瓦死后,其遗言也不能随便捏造或更改。在答应戴姆伯特关于大卫之塔所有权的请求后不到一个月,戈德弗鲁瓦就撒手人寰,这对戴姆伯特来说不啻是“上帝的恩宠”。

让我们回到本来的话题。

由于戈德弗鲁瓦之死而中断的阿克之战,在丹克雷迪重返战场之后再度开始。但阿克居民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最终令十字军一无所获。在威尼斯人的再次建议下,丹克雷迪转向南进攻海法。在陆海两军的猛攻之下,海法城很快陷落了。

这样,十字军控制了从北到南依次包括贝鲁特、西顿、海法、凯撒利亚、阿尔苏夫、雅法和亚实基伦在内的7座海港城市。而仅仅是在一年之前,耶路撒冷的十字军还只有雅法一个出海口。这一年的成果可谓丰硕。耶路撒冷的安全,也由对这些海港的控制而得到了保障。

然而,就在同一时期,发生了令伊斯兰世界振奋的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