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十字军国家的建立

鲍德温即位耶路撒冷国王

由于出生年代不明,位居其兄40岁去世的戈德弗鲁瓦与返回西欧的尤斯塔斯之下,鲍德温在1100年时大约30多岁。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位年轻的伯爵虽然行动敏捷,却并非做事冲动欠考虑的鲁莽之徒。

鲍德温决定先前往安条克,处理波埃蒙多被俘的善后事宜。为此他将埃德萨交付同名的堂兄弟管理。

在离开埃德萨之前,他将堂兄弟和领地中的实力派召集于一处,下达了各种命令。毕竟,如果埃德萨能够坚持固守下来,安条克就获得了天然的屏障。

在准备妥当之后的10月2日,鲍德温率领200名骑兵和700名步兵离开了埃德萨。第一次十字军从此全面进入了青年领导人指挥的时代。

亡兄戈德弗鲁瓦的部下还在耶路撒冷等待着鲍德温。从埃德萨到耶路撒冷的遥远旅途,鲍德温不得不独自走完。跟随他的只有骑士和步兵,而没有任何重武器。这样的一支部队,从今天的土耳其境内出发,经过叙利亚和黎巴嫩到达耶路撒冷,旅途充满了危险。

鲍德温的部队首先到达了安条克。在安条克,鲍德温制定了波埃蒙多被捕后的守备策略,然后就出发前往十字军控制的港口拉塔基。他在此处未做逗留,径直沿海岸南下。

但此时鲍德温的军队受到了大马士革城主杜卡克所派遣的游击队的袭扰。由于游击队不断偷袭,鲍德温只得将战死的兵士就地草草埋葬了事。当他的人马到达特里波利时,只剩下160名骑士和500名步兵了。

特里波利的埃米尔热情接待了鲍德温,并为他的部队提供了必要的军需物资。虽然特里波利的埃米尔和杜卡克都是穆斯林,彼此之间的关系却非常紧张。因此,他不仅为鲍德温提供了物资,还将大马士革军队的情报告知了埃德萨伯爵。

根据特里波利埃米尔的情报,杜卡克的军队正埋伏在位于特里波利和贝鲁特之间“猎犬之河”的河岸上。由于不渡过这条河就无法前往耶路撒冷,鲍德温的军队只得从此处南下。

特里波利埃米尔的情报绝非虚假。大马士革的苏丹正与霍姆斯的埃米尔一起,以数倍于鲍德温的兵力,守候在河边。

鲍德温假装没有注意到埋伏在河对岸茂密灌木丛中的敌军,悠然自得地开始了渡河。实际上,他早已为交战做好了准备,计划在渡河的过程中发起突袭。

他把最精锐的骑士布置在队尾,因此习惯于背后偷袭的大马士革军队,遇上了最强劲的对手。

这些训练有素的骑士们一发现敌军偷袭,马上掉转过来向着河岸冲击。在这片狭窄的岸边地带,双方兵力的差距就无从显现了。此时,数量众多的突厥军队反而陷入了慌乱之中。杜卡克见局势不妙,只好逃回了大马士革。

“猎犬之河”构成了当时叙利亚与巴勒斯坦的自然边界。十字军入侵以前,叙利亚处于巴格达的阿拔斯王朝哈里发委任的塞尔柱突厥人统治之下。而南面的巴勒斯坦则为开罗法蒂玛王朝哈里发属下的阿拉伯人所控制。而在12世纪初十字军来到之后,“猎犬之河”以南的巴勒斯坦滨海地区已经被戈德弗鲁瓦征服了。鲍德温过河之后,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连埃及来的埃米尔治理下的推罗城,也开城欢迎鲍德温的军队。

鲍德温于11月9日到达了耶路撒冷。此时距戈德弗鲁瓦之死已过了三个多月,一直为无人守城而担忧的居民,因洛林公爵之弟到来而感到安心。对鲍德温来说,也不能浪费任何时间了。

埃德萨伯爵立即会晤了耶路撒冷牧首戴姆伯特。经过两人的密谈,鲍德温向这位教皇代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尊重戴姆伯特的现有地位,但决不出让自己占有的领地。

在教皇代表看来,鲍德温这样做是对自己使了阴招。但后者威胁说,他将揭露戴姆伯特利用职务之便聚敛钱财的行为。戴姆伯特不得不沉默下去。这位立足未稳的牧首知道,鲍德温是通过戈德弗鲁瓦属下的将领得知自己贪污的消息的。

鲍德温继续马不停蹄地在耶路撒冷确立自己的地位。入城两天后的11月11日,鲍德温召集了城内的居民,在众人的喝彩声中,当选为耶路撒冷的国王。他没有继续采用兄长“基督圣墓守护人”的头衔,而是堂堂正正、名副其实地做了耶路撒冷的国王。

然而,民众的欢呼并不代表一切。在基督教世界中,得到神授予的君权,必须经过教皇或大主教主持的加冕仪式。如果不这样做,鲍德温的王权就得不到正式的承认。在耶路撒冷,加冕仪式自然要由教皇代表来主持。

仿照300年前查理曼大帝的加冕仪式,耶路撒冷的国王也要于圣诞节加冕。于是,鲍德温的加冕仪式就在1100年12月25日举行,加冕的地点自然是在圣墓教堂。

就这样,从神职人员到居家骑士的鲍德温,最终登上了每个基督徒都梦寐以求的耶路撒冷国王的宝座。这离他在下洛林当居家骑士的日子不过仅仅4年。第一次十字军的几位主人公当中,鲍德温是在来到近东以后取得长足进步的一位。甚至可以说,他是所有十字军领袖中最成功的。

此后史称鲍德温一世国王的这位30多岁骑士最大的优点,就是及时放下过去的纠纷。他对牧首戴姆伯特采取了安抚的对策,及时避免陷入与罗马教廷对立的局面。

可以说,这位国王并非忘却了自己的愤怒,而是超越了对立意识。这得益于他独有的人格魅力。而且,鲍德温绝对不会浪费时间。相反,他对事务有敏锐的判断,也维护了良好的人际关系。

丹克雷迪也出席了鲍德温的加冕仪式。两人相差十二三岁,都属于十字军中的少壮派。在戈德弗鲁瓦死后,丹克雷迪垂涎耶路撒冷的王位,但面对戈德弗鲁瓦人数众多的部下,他不敢尝试争夺这座圣城的统治权。

但是,丹克雷迪此时取得的成绩,完全不在鲍德温之下。但若以丹克雷迪和波埃蒙多的关系与鲍德温和戈德弗鲁瓦的关系做对比,后者是一家人,前者则是分开的舅甥两家。在中世纪西欧,人们除了重视能力之外,更看重的是一个人的门第出身以及亲疏远近。丹克雷迪在出席加冕仪式时,心中必定有各种想法。仪式刚一结束,他就返回了自己的领地加利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