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吉尔的作战

那么,图卢兹伯爵圣吉尔的情况又如何呢?

当圣吉尔所率领的1100年十字军宣告惨败之后,他只好狼狈地逃回了君士坦丁堡,在那里终日无所事事地生活着。后来,圣吉尔接受了阿莱西奥斯一世的秘密任务,返回叙利亚的拉塔基,从那里试探侵入安条克公国的领地,却受到了丹克雷迪的迎头痛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丹克雷迪一度俘获了这位老前辈。虽然圣吉尔最终获释,他却深知丹克雷迪的危险。可如果前往耶路撒冷,鲍德温一世早已控制了局势,而这位国王又不愿利用圣吉尔的军队。于是,60岁的老伯爵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窘境。

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征服特里波利。如果能攻陷特里波利,并建立属于自己的伯爵领地,就可以将十字军的领土安条克公国和耶路撒冷王国连接起来。应该说,圣吉尔的这一想法是明智的。

此时的特里波利,正处在名为穆鲁克·阿布·阿里的阿拉伯领主的统治下,而他一直与法兰克人关系良好。这位领主不仅为前往耶路撒冷的鲍德温提供了一夜住宿,还向丹克雷迪的军队及时报告了在“猎犬之河”有杜卡克军队埋伏的消息。

穆鲁克与许多其他领主一样,并不知道法兰克人的宗教狂热,认为十字军不过是普通的侵略军,是可以与之共存的。附近的沙伊扎尔、哈马、霍姆斯、布凯亚、巴尔布克城的领主也抱持相同的心态。第一次十字军还未染指这些城市。

在圣吉尔看来,如果特里波利陷落了,这些城市就很容易拿下了。因此,他决定首先攻占特里波利,并以此为自己伯爵领地的中心。圣吉尔心中比任何其他人都强烈的宗教狂热,会通过实现这个计划而得到大大的满足。

老迈的伯爵一决定就出发了。他仅仅率领了300骑兵,直扑特里波利城下。

事已至此,特里波利的埃米尔只得下令迎战,并向大马士革的杜卡克和霍姆斯的达乌拉求援。此二位领主很快率领了2000名骑兵赶来支援。

到达特里波利城外的圣吉尔,看到敌方大量援军到来,并没有下达退兵的命令。他可能已经陷入了极度绝望之中。在敌军面前,圣吉尔把自己所率领的300名骑兵分成四队:

100名骑兵抵挡大马士革来的杜卡克;

100名骑兵进攻特里波利的埃米尔穆鲁克;

50名骑兵迎战霍姆斯的达乌拉;

最后是50名骑兵组成自己的近卫队。

首先与圣吉尔交锋的是霍姆斯的2000骑兵。50对2000的作战,看上去是寡不敌众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善于征战的圣吉尔,根据地形布置了战术。他的50名骑士使霍姆斯的2000骑兵在劣势地形中陷入了混乱。同样地,圣吉尔以100名骑士扰乱了大马士革来的2000骑兵的阵形。

圣吉尔很快由守转攻,夺取了战场的主动权。他的300名骑士大声呼喊着冲击敌人的战阵,使穆斯林兵士溃不成军。特里波利的郊外,到处是被砍死的突厥人和阿拉伯人的尸体。根据伊斯兰史料的记载,这次战斗中穆斯林一方损失了7000人。如果此数字属实的话,对于十字军来说当算是一场大捷了。

圣吉尔参加十字军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大胜的喜悦。他决定不依靠任何人的帮助,在第二年年初仍以300骑兵进攻特里波利城。

次年春天,战事再开,而圣吉尔改变了战术。他深知,以300名骑兵是不可能攻破特里波利城的,因而采取了孤立这座城市的策略。他决定对所有援助特里波利的城市展开进攻。

可以说,圣吉尔的新战术相当幸运地奏效了。更为幸运的是,支援过特里波利的霍姆斯城主达乌拉,在从清真寺礼拜出门之后,遭人暗杀。

暗杀达乌拉的人,并非与十字军有关的任何基督教徒,而是与其有私仇的穆斯林。这次暗杀也并非由于宗教或政治原因,而仅仅是由于财产纠纷。由于达乌拉是阿勒颇城主里德万之子,这次暗杀也含有家族仇杀的意味。

此时,失去埃米尔的霍姆斯城只好向大马士革的杜卡克求助。而杜卡克正是里德万的兄弟。第一次十字军时期叙利亚领主之间的内斗,令伊斯兰史家感到扼腕。

由于大马士革的军队抵达了霍姆斯,他们就能与特里波利的军队一起对抗圣吉尔。圣吉尔攻取特里波利的困难似乎又增加了不少。

正当此时,热那亚人向圣吉尔提出协同作战——热那亚海军的40艘战舰从海上进攻特里波利,十字军则从陆上攻城。伯爵同意了这一建议。

然而特里波利城拥有雄厚的资金,它雇佣埃及船只击退了热那亚海军的进攻。

圣吉尔只得独自攻城。他的坚持最终得到了回报,1105年春,特里波利城被迫求和。而圣吉尔的条件是城市承认其为领主。

在交涉进行当中,图卢兹伯爵病倒了。他在攻城时受到敌人火箭所伤,伤势恶化形成了感染。最终,圣吉尔以63岁的年龄离开了人世。他占据了相当于今天黎巴嫩领土的一半,而沙伊扎尔、哈马和霍姆斯,当然还包括大马士革在内的广大地区,仍处在穆斯林控制之下。但特里波利伯爵领地还是足以连接起安条克公国和耶路撒冷王国,使十字军在近东的领土成为完整的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