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陷阱

一直在意大利南部等待十字军集合,为重新出征做准备的波埃蒙多,处在人生的巅峰。这次的十字军,完全由他一人统领。

但普利亚公爵心中所想的,却是占领亚得里亚海对岸的城市都拉斯。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都拉斯是一座重要的海港城市,是古罗马时代埃尼亚提亚大道的出发点,在中世纪为拜占庭帝国所控制。如果进攻这座城市,拜占庭皇帝必然震怒而派遣军队还击。除了阿莱西奥斯一世之外,波埃蒙多进攻都拉斯,还将面对另一个强大的敌人。

波埃蒙多的领地普利亚位于亚得里亚海西岸,而都拉斯则位于其东岸。倘若两岸都被同一人占领,位于亚得里亚海最深处的威尼斯就好像老鼠被装进了口袋一般。因此,强大的威尼斯海军不会对波埃蒙多的野心坐视不管。

1100年春,亲率大军渡海进攻都拉斯的波埃蒙多,受到了海陆两面的夹攻。在拜占庭军队的陆上攻势和威尼斯海军的封锁下,他的军队完全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进入夏季,完全没有补给的兵士们,在暑湿的折磨下纷纷病倒。到了9月,波埃蒙多也身染疫病。他能够耐受两年的囚禁生活,却在传染病面前倒了下来。

被围期间,波埃蒙多答应了阿莱西奥斯一世的使者送来的四项和议条件:

一、波埃蒙多继续统治安条克公国,但作为拜占庭皇帝臣下的身份而统治。

在以希腊语写成的条约全文中,只有“臣下”一词以中世纪拉丁语“vassallus”标明。这当然是为了让全体十字军和西欧的王侯们都明白而特意做的文章,其间体现了阿莱西奥斯一世复仇的快意。

二、安条克的实际统治者丹克雷迪,以及以后统治该公国的任何人,都必须以拜占庭皇帝“臣下”的方式,得到其统治权。

三、在现任安条克大主教的法兰克人去世后,必须任命信奉希腊正教的希腊人为大主教。

四、基利基亚和叙利亚地区的所有城市,都归拜占庭皇帝统治。

双方达成协议之后,率领残兵逃回普利亚的败军之将波埃蒙多,再也不是以前那位叱咤风云的十字军统帅。

波埃蒙多在西欧王侯中的信用一落千丈。由于拜占庭帝国和埃及法蒂玛王朝达成了瓜分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密约,与埃及哈里发交往的拜占庭皇帝成了十字军的敌人。波埃蒙多臣服于阿莱西奥斯一世,可谓是奇耻大辱了。

同样,波埃蒙多组织新十字军东征的设想也完全落空了。其他诸侯都失去了支持他的热情。

整个西欧都对波埃蒙多感到无比失望,其中自然包括布洛瓦伯爵夫人。

而困守故土的波埃蒙多,也就无从得知安条克公国的命运了。但我想,他一定很想知道吧,可惜这位公爵的时间不多了。

从都拉斯败退回普利亚的波埃蒙多,没有踏出巴里城一步,在一年后的1111年郁郁而终,时年61岁。他与妻子康斯坦丝育有两个儿子。

然而,已逝的波埃蒙多并不知道,阿莱西奥斯一世所要求的条件,最后都没能实现。

拜占庭皇帝的特使带着波埃蒙多署名的条约文书前往安条克。迎接他的丹克雷迪虽然也在上面签字,却对特使的要求一笑置之。这位曾经对拜占庭皇帝的效忠宣誓书抵抗到最后的年轻人,完全不把阿莱西奥斯的要求当回事。

应该说,丹克雷迪的强硬态度,挽救了十字军国家的命运。此后,无论是安条克公国还是耶路撒冷王国,都一直保持独立,从未成为拜占庭帝国的一部分。

对强迫签订的条约一笑置之的丹克雷迪,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勇气。他从容应对穆斯林和拜占庭帝国的夹击,一方面击败了塞尔柱突厥人的埃米尔们,另一方面则令拜占庭皇帝的试探性袭扰无功而返。

然而,丹克雷迪并不是一位十分成熟的男子。他就像一匹只知道加速前进,却没有人攥住缰绳的骏马。过去,在进攻安条克的时候有波埃蒙多,在耶路撒冷之战与其后的加利利征服战中有戈德弗鲁瓦为他勒紧缰绳。但当戈德弗鲁瓦死后,波埃蒙多返回西欧之后,丹克雷迪就好似脱掉了缰绳一般狂奔而去。结果,发生了伊斯兰史料中称为“奇妙的战争”的一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