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战争”

戈德弗鲁瓦死后,鲍德温继承了耶路撒冷的王位。他委托了同名的另一位鲍德温统治自己的埃德萨伯爵领地。但在前述的哈兰战役失败以后,这位鲍德温被囚禁于位于今天伊拉克的摩苏尔,关押他的领主名叫贾瓦里·萨卡瓦。

来自法国西部的骑士若瑟兰·德·库尔特尼愿以骑士精神救出鲍德温,但他的3万第纳尔赎金并不足以赎回埃德萨的统治者。最终,若瑟兰交出了两倍的赎金,并约定协助摩苏尔的领主攻击其对手,才换来了鲍德温的获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尽管经历了几次交锋,穆斯林仍然认为第一次十字军仅仅是一般的侵略者而已。他们甚至会利用这些信基督教的异教徒,来与同是穆斯林的对手作战。

已经将埃德萨的鲍德温和若瑟兰视为友军的摩苏尔领主贾瓦里,决定进攻里德万的阿勒颇城。他率领塞尔柱突厥和贝都因骑兵组成的大军,挥师西进,而鲍德温和若瑟兰也如约派出数百名骑士,与贾瓦里合兵一处。

里德万对此感到颇为惊恐。他深知摩苏尔军队的实力,再加上埃德萨的十字军,自己实在无力抗衡,因此需要特别施计。

他没有选择向自己的兄弟,大马士革领主杜卡克求援,因为双方在争夺领土方面互不相让,已经闹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结果,在摩苏尔军队逐渐逼近的形势下,里德万派使节向丹克雷迪求援。

令后世穆斯林编年史家颇为叹息的是,叙利亚的穆斯林首领之间,不能团结一致抵抗法兰克人,却相互敌对起来,为了领地的纠纷,血亲兄弟反目成仇。

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最终也改变了十字军领导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丹克雷迪对埃德萨的鲍德温,也没有多少好意。

事实上,丹克雷迪对鲍德温的回归耿耿于怀。在鲍德温被捕期间,整个埃德萨伯爵领地都由丹克雷迪代管。而他通过向东、南两个方向的征服活动,扩大了伯爵领地的领土。

然而,鲍德温还是被释放回来了。这时,丹克雷迪只好将自己费尽心血扩大的土地,交还这片领地原来的统治者。

丹克雷迪曾向鲍德温提出,自己扩大的领地应划归安条克公国。但这一要求为鲍德温所无视。毕竟,埃德萨的鲍德温是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的堂兄弟,因此都属于洛林家族。而丹克雷迪和波埃蒙多则属于诺曼人的家族。由于波埃蒙多返回了西欧,在近东形成了洛林家族一家独大的局面。

丹克雷迪很快答应了阿勒颇领主里德万的要求。他不仅答应援助里德万,还亲自率领了相当于阿勒颇守军两倍的兵力。丹克雷迪和鲍德温,即将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了。

于是,穆斯林眼中的“奇妙的战争”,或者说是“超越宗教的差别,以自身利益为目的的战争”,就这样爆发了。此时正值1108年10月初,而战争爆发的地点在阿勒颇与埃德萨之间门比城附近的平原上。

由于摩苏尔领地的首领贾瓦里年事已高,率领500突厥兵和许多贝都因武士的,是他的儿子。而鲍德温和若瑟兰麾下的援军有数百人,这一方的军队总数约为2000。

而阿勒颇一方的军队则包括里德万自己率领的600名突厥兵,以及丹克雷迪所率的1500名十字军,总计2100人。

战事一开始,朝着对摩苏尔和埃德萨一方有利的方向发展。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摩苏尔军队所雇佣的贝都因士兵从己方的军营中偷盗了几百匹强壮的阿拉伯马,逃离了战场。远远望见贝都因人盗马而逃,摩苏尔和埃德萨的士兵顿时无心恋战。这时丹克雷迪一声令下,阿勒颇和安条克的联军全线出击。摩苏尔和埃德萨的部队纷纷溃逃,而丹克雷迪和里德万则凯旋而归。

有伊斯兰史料记载此战中死亡的十字军士兵达2000人,明显不符合事实。将代表双方参战的十字军加起来,也不足2000的数目。

然而,就算本次战斗丧生的法兰克人仅有史料记载的十分之一,对十字军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了。鲍德温得知此战以后,自然怒不可遏。对这位耶路撒冷国王来说,十字军在与埃及的拉锯战中不断补充的军力,却在自己的内耗中损失了。

鲍德温立即谴责了丹克雷迪和埃德萨的鲍德温。虽然没有留下相关的记载,但可以想象他对双方都进行了警告,声称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件,全体基督徒将以他们二人为敌。二人收到来信之后,都表示要相互和解。

但两人是否真心和解,就不得而知了。但从此以后,安条克和埃德萨之间再没有发生战事。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对此深感欣慰。此时他正着手征服圣吉尔生前一直进攻的特里波利。

在围攻特里波利时死去的圣吉尔,有一名叫贝尔特兰的儿子。但这位贝尔特兰并非圣吉尔的妻子所生,因此只能算是庶出,在中世纪的基督教世界中处于不如嫡子的地位。但由于圣吉尔的嫡子先于其父丧命,贝尔特兰就成了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贝尔特兰则育有一位名叫庞斯的儿子。在鲍德温和热那亚舰队的协助下,这对父子最终实现了圣吉尔征服特里波利的梦想。

1109年夏天,特里波利之战宣告结束。经过10年的经营,十字军终于将从特里波利到拉马拉之间整个巴勒斯坦海岸全部纳入自己统治之下。剩下的推罗,直到1124年才落入基督徒之手。要知道,当年亚历山大大帝也是经过了数月围困,才攻破推罗城的。

而亚实基伦城也还在穆斯林手中。这座海港是埃及向巴勒斯坦进军的基地。因此,只要十字军试图进攻亚实基伦,埃及就会立即出兵抵抗。

到1123年,十字军终于夺取了亚实基伦。进攻海港城市,不可缺少的是海军的配合。当20年后解决了与匈牙利的领土纠纷,威尼斯就可以腾出手来一起进攻亚实基伦。

威尼斯人的方式是彻底的决战,要么就不出兵。1123年,威尼斯共和国的元首亲率由40艘军用桨帆船、28艘运输帆船和4艘大型商用桨帆船组成的庞大舰队,耀武扬威地出现在巴勒斯坦附近的海面。

威尼斯、比萨和热那亚等意大利滨海城邦的海军,在驾船技术上远超埃及水手,而且威尼斯人在此战中投入了相当大规模的舰队。与之交战的埃及船只纷纷沉没,使失去海军保护的亚实基伦很快陷落。第二年,威尼斯再次从海上发起了强大的攻势,最终将号称永不陷落的推罗城完全攻破。

至此,十字军国家已经占据了包括今日土耳其、叙利亚、黎巴嫩和以色列在内的整个地中海东岸。然而,应当最为这一战果而喜悦的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一世,早在6年之前就已驾崩了。

而丹克雷迪则比鲍德温更早去世。

1112年12月,一直致力于征服安条克周边地区的丹克雷迪,染上了疫病,最终含恨而死。直接的病因是他在过去15年间,马不停蹄的征战,以及当时恶劣的卫生条件。与主教阿德马尔和戈德弗鲁瓦一样,关于丹克雷迪的死因,只有短短的“疫病”(typhus)一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