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的第二代

由于其出生年月不详,从埃德萨伯爵升级为耶路撒冷国王的鲍德温二世的实际年龄,我们并不清楚。他大概比堂兄鲍德温一世年轻几岁,而比6年前去世的36岁的丹克雷迪年长几岁。因此,当鲍德温二世就任耶路撒冷国王时,大概已是40岁的后半,将近50了。他在担任埃德萨伯爵期间,与亚美尼亚领主之女结婚,育有四个女儿。

初代耶路撒冷国王戈德弗鲁瓦在西欧北部已经拥有了广大的公爵领地,因此由他来统治基督徒无人不知的耶路撒冷,没有人会觉得不合适。而其后继任第二代国王的鲍德温一世,本身就是戈德弗鲁瓦的亲兄弟,因此自然是西欧强势的家系洛林公爵家的本家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但与此二人为堂兄弟关系的鲍德温二世,就不能完全算是他们的本家。于是当他就任王位时,自然考虑到了会遭当地人反对的危机。

事实上,当鲍德温一世死后,有人主张从尚在西欧的洛林公爵家族男性骑士中选择一位来继承耶路撒冷的王位。而提出相反意见,并最终把鲍德温二世推上宝座的,是负责加利利防御的若瑟兰·德·库尔特尼。

他的理由很简单:与其选派一位来自西欧的大贵族,不如让熟悉当地局势的人来担任这一要职。另一位赞成这一主张的大人物,是耶路撒冷的牧首。时任牧首阿努尔夫,从收复耶路撒冷之时,就亲眼目睹了戈德弗鲁瓦和鲍德温一世的辛劳。

最终,既不像戈德弗鲁瓦和鲍德温一世那样出身名门,又不像波埃蒙多和丹克雷迪那样擅长作战的鲍德温二世,成为耶路撒冷王国的第三代统治者。本书此后所提及的鲍德温,将是指这位新的国王,而不再是其堂兄鲍德温一世。

当东征的十字军进攻耶路撒冷时,无法离开埃德萨的鲍德温一世,派出鲍德温前往增援,而当戈德弗鲁瓦死后,鲍德温一世继任国王,鲍德温就获得了埃德萨伯爵领地的统治权。因此,当鲍德温一世驾崩以后,身在埃德萨的鲍德温就继承了耶路撒冷的王位。

戈德弗鲁瓦、波埃蒙多和圣吉尔并立于第一次十字军的最前列,随后的鲍德温一世和丹克雷迪则代表了第一次十字军的年轻一代。而位于第三列的则是这位以鲍德温二世之名就任耶路撒冷国王的新贵族了。关于他的评价,穆斯林一方常称其为“平凡者”,而在基督教史料中,也常以“代理者”来称呼这位耶路撒冷国王。

然而这位平凡者也有不同凡响的一面。由于能够冷静地看到自己能力的局限,鲍德温二世对如何妥当地任用人才有着清醒的认识。这一点对于并无合适继承人时代的耶路撒冷王国来说,是唯一正确的治理策略。毕竟,鲍德温二世并不是没有任何治国经验的人。

跟随戈德弗鲁瓦从西欧出征以来的22年间,鲍德温作为第三序列的领导人,常常以“代理者”的身份担任职务,最终成为了具有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完整过程经验的领袖。因此,以了解当地局势为理由,将鲍德温推举为新任耶路撒冷国王,是合乎情理的。况且,这位诸侯还曾与若瑟兰一起,在穆斯林的狱中度过了4年的囚徒生活。

1118年加冕耶路撒冷国王的鲍德温二世,与1099年征服耶路撒冷的戈德弗鲁瓦所面临的问题,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简单说来,就是兵力不足的情况。从西欧出发的1万十字军,到完成收复耶路撒冷的任务时,兵力已经急剧减少了。

首先,从西欧到小亚细亚、叙利亚、巴勒斯坦,直到到达耶路撒冷时,许多兵士都在历次战役中丧生了。

其次,与此同时,因食物和饮水不足,或瘟疫等原因丧命的军士,也不在少数。

最后,达成了收复耶路撒冷的誓约之后,相当数量的十字军兵士返回了西欧。

在诸侯当中,弗兰德斯伯爵和诺曼底公爵就返回了西欧,其部下一同返回,则不在话下。

当诸侯纷纷离开之后,最初负责耶路撒冷防御的戈德弗鲁瓦手下,只剩下了丹克雷迪一位部将。两人的兵力合计,不过骑兵300、步兵2000。

史料中未见继兄长之后加冕耶路撒冷国王的鲍德温一世所拥有的常备军数目的确切统计。直到30年后第二次十字军的时代,耶路撒冷国王所率的十字军兵力才有了记录。当时的十字军兵力为550名骑兵和6000名步兵。即使是中近东十字军国家中最大的耶路撒冷王国,其国内兵力还不如第一次十字军中一位诸侯所率的部众。比方说,第一次十字军中兵力最少的弗兰德斯伯爵,其所率的骑兵也有500名。

因此,在鲍德温一世统治耶路撒冷王国的时代,他主要依赖在与穆斯林势力接壤的加利利地区活动的丹克雷迪,安条克公国的领袖波埃蒙多,以及代替自己出任埃德萨伯爵的鲍德温(后来的鲍德温二世),来维持统治。

而当第一次十字军时代的全体战将去世以后,在无人可以统治的情况下出任中近东十字军领袖的鲍德温二世,担任加利利地区防务;受托负责埃德萨防务的,就只有若瑟兰·德·库尔特尼了。

在“无人可用”的1118年,十字军国家面临着第一次十字军主人公相继去世的局面。与诸侯同呼吸共命运的老兵,即以现代语言来说有能力的下级士官,是在这20年中为数不多的死里逃生的幸运者。

因此,兵力不足的情况需要加上“绝对的”这个限定语。如果有志愿服兵役的人,为了对其进行训练,自然要有足够有经验的下级士官。

在中近东十字军国家这样的现状之下,最高责任人所应做的,自然是专心防御这一件事了。

从十字军离开西欧的1096年,到鲍德温一世驾崩的1118年之间,基督徒一方保持了22年的攻势。而在鲍德温二世即位以后,十字军转入守势,进入了“无人可用”的状态。

而在西欧,得知圣城已收复的信徒们十分欣喜,朝圣者的数量比以前多了很多倍。

朝圣者们相信,耶路撒冷重归基督徒统治,是上帝相助的结果。那既然上帝可以令基督徒们夺回圣地,从海上到达巴勒斯坦,进而通向耶路撒冷的路程,自然也就是安全的了。然而现实却与他们所想完全不同。

戈德弗鲁瓦和鲍德温一世在位的19年间,一直处于守势的穆斯林一方,在无法依靠正面作战取胜的情况下,将战略重点转移到游击战的运用方面。

游击战的策略,通常来说就是突袭敌人最薄弱的部分。在无法击败从头到脚以甲胄武装的十字军的情况下,袭击毫无防备的朝圣者,就再容易不过了。

从西欧专程来到耶路撒冷,期待到圣墓教堂进行祈祷的朝圣者,大多是地位不高,手无寸铁,却带有盘缠的普通人。在穆斯林看来,他们不仅是可憎的异教徒侵略者,还能提供金钱或货物,甚至可以被贩卖为奴隶。

因此,从巴勒斯坦海港城市雅法到耶路撒冷朝圣的路线,就成了朝圣者最危险的一段旅程。

十字军时代的雅法,就是现代以色列的首都特拉维夫。从西欧赶来的朝圣人群,在此处下船之后,前往位于内陆的耶路撒冷,其间的直线距离不到60公里。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应对这条主要朝圣路线的安全负责。

但正如前文所述,鲍德温二世的兵力不足。此外,与第一次十字军开始时的情况不同,埃德萨伯爵领地和安条克公国新的统治者缺乏统治能力,在穆斯林前来进攻之时,还需要耶路撒冷国王派兵支援。

鲍德温二世统治耶路撒冷王国13年,其间除了待在耶路撒冷的时间外,他还在北至叙利亚,南到巴勒斯坦的广阔地区往复征战。很多地区都由于兵力不足,需要这位国王御驾亲征,来保证朝圣路线的安全。可以说,鲍德温二世出任国王期间,一直处在忙得不可开交的状态之下。

这个时候,果然有人为耶路撒冷国王伸出了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