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德温二世

实际担任“无人可用”时期最高防务负责人的鲍德温二世,在位的13年间所做的工作并不简单。我不再一件一件深入记述,而简略地扼要列在下面。

就好像在接力赛中,交接棒的时候往往会减速;当一国的领导人更迭之时,国策会推迟提出。而在权力交接时,自然会给敌人可乘之机。当鲍德温一世死后,鲍德温二世刚刚接手耶路撒冷王国时,穆斯林就发起反击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鲍德温刚刚加冕不到一年,1119年,大马士革的军队攻入了加利利。原本负责这一地区防务的库尔特尼,已经前去埃德萨任职,无法赶回原防区组织军队。他请求鲍德温二世前来支援,并最终合兵击败了大马士革的穆斯林军队。此后,加利利的防务易手于鲍德温二世,而库尔特尼只能防守埃德萨伯爵领地。

最令中近东十字军国家担忧的,是同时面对巴格达和开罗两大穆斯林政权的反击。

巴格达是以突厥人和波斯人为中心的伊斯兰世界的首都,在阿拔斯朝宗教领袖哈里发的统治下,成为逊尼派穆斯林的中心。

而同处伊斯兰世界的开罗,则是以阿拉伯人为中心的法蒂玛王朝的首都。法蒂玛朝的哈里发,是什叶派穆斯林的最高领袖。

对十字军国家来说,十分幸运的是,巴格达和开罗的政权一直交恶。巴格达的逊尼派仇视什叶派,而与异教徒的十字军政权联手。而在逊尼派当中,突厥人和波斯人又时常发生冲突。

在这一情况下,埃德萨伯爵领地就成为了面向美索不达米亚的巴格达哈里发的前哨阵地,起到了十字军国家防御屏障的作用。在12世纪初,若瑟兰·德·库尔特尼正担负着守卫埃德萨的重任。而当他离开加利利之后,这一邻近耶路撒冷的重要领地就陷入了无将可用的状态。

当第一次十字军的领袖们完全退场之后,十字军缺少的不只是普通士兵,还有有能力的指挥官。

对于确保了加利利地区安全,回到耶路撒冷的鲍德温二世来说,还未在首都休息片刻,又不得不率军北上。这次他所面临的威胁来自阿勒颇,穆斯林军队正在进攻安条克公国。

安条克公国从7年前去世的丹克雷迪转入了鲁杰罗之手,以为未来波埃蒙多之子的继承做准备。摄政鲁杰罗麾下的兵力,包括700名骑士和4000步兵。他自信能够抵挡阿勒颇领主的攻势,未等库尔特尼和鲍德温的援军到来,就亲率部众接受阿勒颇大军的挑战。

鲁杰罗的700名骑士和4000步兵,比起鲍德温二世的兵力还要多些。然而,这些部队中大半是一直居住在中近东的希腊人。而鲁杰罗虽是可受丹克雷迪之托的重信义之士,却完全不具备丹克雷迪所拥有的统帅才能。

阅读 ‧ 电子书库

第一次十字军以后的中近东

这场战斗的结局,以十字军完败而告终。鲁杰罗本人战死沙场,其属下的骑士也大都战死。未战死的俘虏被绑缚到阿勒颇之后,在群众的咒骂声中惨遭杀戮。最终只有少数步兵溃逃回安条克。

这个时候,安条克牧首贝尔纳站出来,安定了城内居民的情绪。这位来自法国的牧首组织起守备部队,加强了城墙的守卫,等待鲍德温二世所率援军的到来。而此时阿勒颇的领主认为,攻下这座大都市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乘胜率军西向,直扑安条克城下。

与特里波利伯爵庞斯同行的鲍德温,果断地从敌军未包围的南侧进入了安条克城。此后的安条克之战中,双方都没有取得决定性胜利。最终阿勒颇的军队只好撤退了。

进入安条克城内的鲍德温二世,不得不面对整个公国没有领主的情况。由于前摄政鲁杰罗战死,公爵波埃蒙多二世还未成年,耶路撒冷国王不得不自任安条克的摄政。

但鲍德温本人还担负着以耶路撒冷王国为核心的全体十字军国家元首的任务。因此,他最终决定将安条克城的内政委任给牧首贝尔纳,而自己单纯负责安条克的防务。在库尔特尼守卫埃德萨的掎角之势下,十字军国家的北半部分基本可以确保安全了。这时鲍德温二世终于能够安心回到耶路撒冷,并在这“不安定中的安定”局面里度过了三年时间。

出乎身在耶路撒冷的鲍德温的意料,若瑟兰·德·库尔特尼落入了穆斯林的手中。他并非在战场上为敌人所俘,却在一次乘马外出时,被阿勒颇的穆斯林游击队擒获。

鲍德温二世只得再度率军北上,以驰援没有领主的埃德萨。

进入埃德萨的鲍德温,急忙选任了一位了解周边事务的骑士,代理埃德萨伯爵的职务。

然而此时鲍德温并不知道库尔特尼被囚禁于何处。阿勒颇的军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些穆斯林离开埃德萨之后,便陷入了与其他穆斯林领主的内战之中。

出人意料的是,刚刚在埃德萨安顿下来的鲍德温,又遇到了一桩极为倒霉的事。当他率领一小队士兵在城郊狩猎之时,遭遇埋伏,护卫的兵士全部被杀,而国王本人被俘。诱捕他的人,还是先前抓获库尔特尼的阿勒颇领主的外甥。

在鲍德温还是埃德萨伯爵的时候,他就跟库尔特尼一起被俘过一次。这次两人再度一起落入穆斯林之手。两人大概已经习惯了做俘虏的生活,但这次鲍德温却是作为十字军最高领袖——耶路撒冷国王而被囚禁的。

得知此事的耶路撒冷全城陷入慌乱之中,而穆斯林一方则因此次俘获而狂喜。

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穆斯林看来,俘获鲍德温以后,就再不必为受到基督徒的攻击而担忧了。而且,为基督徒所占据的土地,也可以轻易夺回来。

然而穆斯林的想法,最终还是停留在纸面上而已。

被俘的耶路撒冷国王和埃德萨伯爵,居然成功越狱出逃。他们并不是自己单独行动,而是依靠一队库尔特尼的心腹亚美尼亚兵士,奇袭囚禁两人的城堡,从而得以逃脱的。

两位贵族重获自由以后,能一直保持自由之身的却只有库尔特尼一人。倒霉的鲍德温在回耶路撒冷的路上再次被俘。因此,穆斯林再次拥有了耶路撒冷国王这张“王牌”。

然而,令穆斯林的想法化为泡影的原因还有一点,那就是基督徒一方在国王被捕之后的行动。

得知国王被捕以后,耶路撒冷仅仅在短时间内陷入混乱。很快,王国就选举出一位名叫尤斯塔斯·加尔尼埃的骑士,代理总司令的职位,从而克服了没有领袖的窘况。此外,威尼斯共和国元首亲自率领的海军,成为耶路撒冷王国的强大后盾。

1123年,没有受到国王被俘影响的耶路撒冷王国,与威尼斯一起对附近的海港城市推罗发起了猛攻。到1124年2月,十字军成功攻陷了推罗,而且出于对尚在敌牢的鲍德温的安全考虑,没有在城内大肆屠杀。

穆斯林的希望落空了。他们发现牢内的鲍德温并没有多少利用价值。虽然穆斯林手握如此重要的人质,基督徒方面的行动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利用这个机会,一直惦念鲍德温的库尔特尼向阿勒颇的领主提出,以赎金保释耶路撒冷国王。穆斯林一方考虑了鲍德温的利用价值之后,决定与库尔特尼谈判缴纳赎金的问题。

代表穆斯林进行谈判的,是与基督徒长期交流的沙伊扎尔的埃米尔。

双方最终达成协议,以伊斯兰世界的通货第纳尔来缴付赎金,总价为8万第纳尔,其中2万为当即缴付,其余6万在释放鲍德温之后分期付清。释放鲍德温以后,作为缴纳余下赎金的担保,以库尔特尼的幼子为人质,这是因为鲍德温并没有子嗣。最终,经过一年多的囚徒生涯,耶路撒冷国王重获自由。

此后鲍德温的行动,并未因为第二次被囚而变得消极起来。虽然释放条件中包括穆斯林的现有领土不可侵犯这一点,他在此后到去世的7年之间,一直履行着耶路撒冷国王的责任,为保证自己国土的安全而忙碌着。

鲍德温二世对北边的塞尔柱突厥人和南面的埃及人可能展开的反击,都进行了积极的防御。

但由于一直处于兵力短缺的状况,鲍德温越来越依赖圣殿骑士团和圣约翰骑士团的力量。宗教骑士团的势力在此期间进一步加强了。而十字军国家存续的关键,则在于埃德萨伯爵领地、安条克公国、特里波利伯爵领地和耶路撒冷王国之间的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