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中的女性

鲍德温二世任埃德萨伯爵期间,与亚美尼亚公主莫尔菲亚生育了四个女儿。他希望以女儿的婚姻,来与各个十字军领袖结成紧密的亲缘关系。

鲍德温的长女梅丽森达之夫,后来继承了耶路撒冷王国。次女爱丽丝则与还未成人的波埃蒙多二世订立了婚约。三女奥蒂埃尔娜嫁给了特里波利伯爵雷蒙二世。而幼女约维塔则预定为女修道院未来的院长。以公主的身份出任修道院院长,可见其父信仰之心的深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鲍德温长女梅丽森达的丈夫,与耶路撒冷王国的正式继承人梅丽森达结婚以后,就成为了事实上的耶路撒冷国王继承人。鲍德温对选择夫婿一事颇为慎重,以至于到梅丽森达28岁时才最终完婚。

鲍德温为其挑选的夫婿,是法国国王路易六世的亲戚,路易六世本人力荐的安茹伯爵福尔克。1129年,梅丽森达和福尔克在耶路撒冷举行了婚礼。此后,除了库尔特尼所在的埃德萨伯爵领地之外,其他三个十字军国家实现了由三姐妹掌管的局面。这样,鲍德温以为自己可以安度余生了。然而就在此时,一直缺少优秀人才的伊斯兰世界,突然涌现出了意志坚强、行动果敢的领军人物。

放眼广阔的人世间,人才辈出的现象就如潮起潮落一般。一个国家人才涌现如涨潮的时刻过去,必然会有落潮的时候,从而陷入人才不济的局面。

遇到人才不济的年代,国内出现的各种问题就很难解决了。前一时代所蓄积的能量,要到下次涨潮的时候才会完全吸收。

在这不幸的人世间,人才辈出与人才不济的轮回,很少在不同的国家一起转换。现实往往是,当某一阵营陷入人才不济之时,对方阵营却进入了人才辈出的时代。

从1096年自西欧出发,经过1099年收复耶路撒冷,再到1118年鲍德温一世去世的22年,是十字军一方人才辈出的时代。

在研究者看来,第一次十字军成功的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

第一是由于十字军出其不意的进攻,当时伊斯兰世界没有做充分的防御准备。

第二则是由于穆斯林领主之间的不和,导致了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不统一局面。

研究者提出这两个原因都是恰如其分的。当地的穆斯林把十字军仅仅视为普通的侵略者,在法兰克人进攻附近其他穆斯林领主时大都按兵不动,只在自己受到攻击时才着手防御,于是在静观之中贻误战机,始终无法结成统一战线。这是十字军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

与此同时,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伊斯兰世界并没有能一直贯彻战略意图,并充分利用自身战术能力的优秀指挥官。由于缺乏有能力的人才,穆斯林不得不将圣地拱手让给了十字军。

在人才济济的第一次十字军领导人总退场之后,站在历史舞台中央的只剩下鲍德温二世一个人。他是自1096年跟随戈德弗鲁瓦东征的十字军骑士中的一员,也是第一代十字军中硕果仅存的人物。他还有若瑟兰·德·库尔特尼的协助。在鲍德温二世的时代,虽然人才的潮水已经从高处下落,还可以见到最后的波澜。

十字军自西欧出发时,安茹的福尔克年仅5岁。30多年以后,这位法国王室的贵戚成为了耶路撒冷王国实际的国王。到这时,基督教世界的人才潮流停止了涌动,而伊斯兰世界却开始涌现出一代英武的领袖。历史的不可思议,推动了人世间的无序。

伊斯兰世界中涌现的第一位人才,名叫曾吉。他在巴格达的突厥军队服役时成就突出,后来掌握了伊拉克北部摩苏尔的主权。此人率军离开美索不达米亚,挥师西进,意在一扫割据状态之中的叙利亚领主们,将穆斯林的叙利亚统一于自己之下。

即使在这个还不知如何利用石油的时代,摩苏尔的各种产业已经十分兴盛。因此曾吉能够集结起一批大军。得知曾吉军队到来的消息,叙利亚的领主们像牧场里被驱赶的牛羊一般慌了手脚。年轻的波埃蒙多二世本想利用这一局势扩大安条克公国的领土,没想到在与叙利亚穆斯林领主的短兵相接中丧生了。鲍德温二世的女儿、嫁给安条克公爵的爱丽丝早早就成了寡妇。作为摄政的她,与自己两岁时就失去父亲的女儿一起,统治安条克公国。

此时不仅安条克的居民对动荡的局势感到不安,身在耶路撒冷的父亲鲍德温二世也十分担忧。由于曾吉的军队已经占领了阿勒颇,耶路撒冷全城都感受到来自叙利亚方向的压力。

而当鲍德温二世的军队北上之时,事态有了奇妙的发展。

得到曾吉军队占领阿勒颇消息的爱丽丝,向这位势不两立的敌手寄去了一封书信。幸运的是,在这封信送到曾吉手中之前,被鲍德温二世截获。爱丽丝在信中写到,如果曾吉能够承认自己在安条克公国的地位,安条克公国就承认曾吉的宗主权。

安条克与阿勒颇的距离不过100公里。受到来自阿勒颇大军的逼迫,十字军国家的女领导人只好无奈地投降。通过嫁给波埃蒙多二世而成为安条克公爵夫人的爱丽丝,并不像自己的亡夫那样受到安条克居民的爱戴。因此在守寡之时,这位公爵夫人完全不自信能维持自己的身份。于是,她就派出了一位心腹,将信件秘密地送给曾吉。

但从鲍德温二世的角度来看,作为安条克摄政的爱丽丝绝不应当投降。这位亲生女儿,显然是一时糊涂。鲍德温抵达安条克以后,就将爱丽丝流放到海港城市拉塔基。在此以后安条克的统治,就由库尔特尼为两岁外孙女摄政。鲍德温安排妥当之后,返回了耶路撒冷,而爱丽丝这件事,成为十字军历史上女性主政的一例。

爱丽丝事件,是1131年夏天返回耶路撒冷的鲍德温二世所处理的最后一件公事。他刚刚回到耶路撒冷,就倒在了病床上。

自从1096年离开西欧以后,鲍德温经历了第一次十字军的全部战斗,之后又在极端困难的状况下,出任13年的耶路撒冷国王。

在十字军东征35年的岁月中,鲍德温到处转战,其间三次被俘。到此时已经年近60,可谓身心俱疲。

8月21日,久卧病床的老国王终于断气。他的遗体与前两代耶路撒冷国王戈德弗鲁瓦和鲍德温一世一样,埋葬在圣墓教堂的地下。

鲍德温二世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才能。他唯一具有的优点,大概是责任感吧。

第四代耶路撒冷国王之衔,就落到了鲍德温的正式继承人梅丽森达的丈夫福尔克头上。

此时,中近东的十字军国家里,又失去了一位富有责任感的领主。

为了夺回被曾吉军队占领的城市,埃德萨伯爵库尔特尼踩到了敌军布下的地雷,身负重伤。虽然中世纪的地雷制式简单,杀伤力不如后世,但已为穆斯林军队所广泛采用。受重伤的库尔特尼坚持在担架上指挥战斗,虽然最终使敌军退却,但到死也没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在鲍德温二世于耶路撒冷丧命后不久,他唯一的挚友追随而去。

若瑟兰·德·库尔特尼的死,使埃德萨伯爵领地和安条克公国都失去了首脑。曾吉敏锐地利用了这个时机,剑指十字军的桥头堡埃德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