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十字军

对埃德萨陷落感到强烈危机的女王梅丽森达,请求教皇尤金三世派遣新的十字军。教皇立即将女王的要求转告了贝尔纳。贝尔纳接受了教皇的委托,着手游说王侯们组织第二次十字军。

与克吕尼修道院出身的教皇乌尔班二世组织第一次十字军不同,第二次十字军的主导权落入了与克吕尼派相敌对的西多派修道院手中。不得不说,宗教界内部也与世俗社会一样,充满了敌对意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第一次十字军,没有皇帝与国王誓师参战,主要依靠诸侯的力量取得了成功。而为罗马教皇组织第二次十字军的贝尔纳,则不像乌尔班二世那样选择诸侯作为游说对象。他径直前往法国国王的宫廷,相信自己能够说服国王御驾亲征。

此时的法国国王,是年仅25岁的路易七世。路易七世的王后是在法国西南部拥有广大领地的阿奎丹女公爵埃莉诺尔。两人结婚时分别为17岁和16岁,妻子对丈夫施加了很大影响力。

史称“阿奎丹的埃莉诺尔”的女公爵,是拥有比丈夫法国国王直辖领地更大领地的女继承人,性格十分强势。在与路易七世结婚之前,她是包括阿奎丹公国、加斯科涅伯爵领地和普瓦提埃伯爵领地在内,占今日法国总面积四分之一的领地的女主人。而在婚后,她又拥有了法国王后的头衔。

国王夫妻自结合以来,时时刻刻与邻近的诸侯展开争夺领地的斗争。虽说这样的斗争对当时的国王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却出现了一起不小的事故。

这起事故发生在一次王家军队对巴黎以东150公里的村落的攻击之时。当1300名村民逃入村中教堂以后,国王的士兵点火烧死了里面所有的教士和平民。虽然此后国王深表忏悔,惨剧引发的流言仍然传遍了整个西欧。

阅读 ‧ 电子书库

法国卡佩王朝的纹章(蓝底百合图案)

罗马教皇对穆斯林的牺牲可以放任不管,但这次事件中惨死的民众都是天主教徒。教皇当即命令法国境内全体神职人员停止执行所在教区内的工作。当这一“神职休止令”下达之后,无论是初生婴儿的洗礼,还是婚礼葬礼都无法举行。而此时王后埃莉诺尔正怀着第一个孩子。

孕中的埃莉诺尔只好来到克莱尔沃的修道院,向贝尔纳求助。她自然是希望贝尔纳能以三寸不烂之舌,劝说教皇收回成命。

贝尔纳具体做了些什么,我们无从知晓,但结果是法国全境的“神职休止令”撤销了。此时比穆斯林攻陷埃德萨早8个月的时间。

有了这一次的人情关系,1145年寒冬季节身着粗布单衣出现在法国国王夫妻面前的贝尔纳,很轻松地达到了游说组织十字军的目的。

贝尔纳出身贵族,自然对人情的来往谙熟于心。纵然他绝口不提此前国王军队烧毁教堂的暴行,国王也知道自己必须对这位全欧洲景仰的人物言听计从。天主教的神职人员,在贵族面前都是能言善辩的。

路易七世原本就是一个信仰虔诚的基督徒,因此很容易产生一种以参加十字军东征而为自己所犯的罪行赎罪的心理。他对由于“神职休止令”解除而成功受洗的新生公主的怜爱,也影响了这位国王的决策。王后埃莉诺尔甚至向贝尔纳提出,要将女性贵族组织起来,向圣地进发。

当然,组织十字军不仅需要进行战略层面的谋划,还要有一番宣言和庄重而严肃的出征仪式。这样,出征的诸侯就可以在宗教的“大义”之下,获得应有的名分了。而神职人员最适合的,就是策划和导演这些仪式。

法国勃艮第的小城市韦泽莱,成了贝尔纳的舞台。1146年3月1日,背对韦泽莱大教堂正门站立的贝尔纳,向广场上的群众发表了反响热烈的演讲。

他采用宗教人士常有的布道方式,以现实世界的堕落与罪恶而开始。接下来,贝尔纳指出,世人已经无法忍受俗世的苦难,而面对上帝对世人缺乏信仰的愤怒,人们唯有赎罪才能洗涤自己的罪恶。

贝尔纳话锋一转,将埃德萨被异教徒夺取的消息,告知了聚会的大众。他详细描述了埃德萨陷落的惨状,以及圣地基督徒的不安与恐惧。在演讲的最后,贝尔纳声嘶力竭地叫喊:

“驱逐异教徒、解放圣地,是你们赎罪的正途,是对上帝的报偿!”

裹在粗布里的瘦削身躯所发出的呐喊,给朴素的信众心中带来强烈的震撼。群众自发地呼喊着“这是上帝的期望”,仿佛又回到了乌尔班二世发动第一次十字军的时代。

26岁的路易七世感动异常,径直跪倒在贝尔纳面前。贝尔纳特意赠予国王一把为东征而制作的精美的小十字架。跪谢的国王,双手捧着十字架,含泪接受,并在这把十字架下,向贝尔纳发誓参加十字军。

阅读 ‧ 电子书库

神圣罗马帝国霍亨斯陶芬朝的纹章(黄底黑色狮子)

比国王年轻两岁的王后埃莉诺尔,也为丈夫所感动。跟随国王一起跪拜的她,也得到了贝尔纳的祝福。与第一次十字军不同,第二次十字军正式允许女性参加。在路易七世决定亲征之后,法国的诸侯踊跃加入十字军的行列。图卢兹伯爵、香槟伯爵、弗兰德斯伯爵等曾参加第一次十字军的家族纷纷再次出兵,俨然一副法国国家军队的气势。

法国全国的参战并未使贝尔纳感到满足。他越过莱茵河,游说霍亨斯陶芬王朝的康拉德三世皇帝参加十字军。

贝尔纳劝说53岁的康拉德的方法,也是把十字军东征当作赎罪来讲解。康拉德三世是在漫长岁月中与各路对手顽强斗争之后,才得到了今天的地位。虽然他还远未掌握德意志全境,毕竟已在8年前当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但要正式坐上皇帝的宝座,还需罗马教皇亲自加冕。

这加冕仪式的许诺,就成为了贝尔纳的武器。最终,二人之间达成了十字军东征成功之后,康拉德就能够在罗马加冕的约定。这样,贝尔纳在说服法国国王以后,又促成了德意志皇帝的参战。

依照第一次十字军之例,平民参加十字军,就可以得到罗马教皇的免罪宽恕。但对皇帝和王侯来说,只准备天堂的席位,是远远不够的。毕竟,关系中近东十字军国家存续的大事,不能只依靠平民的信仰,真正起作用的还是皇帝与国王所率的军队。

第二次十字军就这样组织起来了。与诸侯率领的第一次十字军不同,这次十字军的首脑是皇帝与国王。修士贝尔纳的设想,在东征伊始圆满实现。此时没有人怀疑第二次十字军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