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退

7月29日,第二次十字军的领导人们在法国国王路易七世的营帐中决定全军撤退。撤退行动于当天开始。

算起来,从阿克出发不到两周,进入大马士革的领地只有一周而已,从米扎·雅巴尔宿营之后仅仅5天,而与敌人不过交战了4天,现在十字军居然就撤退了。这段时间内,康拉德三世和路易七世一次也没有去过城下指挥士兵,可是一听到努拉丁来袭的消息,就决定撤退了。这简直是对敌人闻风丧胆的态度。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第一次十字军攻占安条克,是忍耐了8个月之后的成果。

而第一次十字军对耶路撒冷的攻城战也持续了5个星期。

相形之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与法国国王,这两位西欧最强有力的统治者所率领的军队,只经过4天就退兵了。

如果说撤退是为了减少损失,事实却并非如此。

史料中没有留下十字军全体的损失情况。大概是由于皇帝和国王不愿将这次败绩的具体情况留给后人,因此没有完全记载吧。然而,关于高级贵族的损失,则有档案留存下来。这大概是因为骑士与贵族多为高位出身,因此以下所举的例子,代表了第二次十字军中领导人物的命运,共计113人,其中:

战死者——22人

归国者——42人

去向不明者——49人

关于去向不明者,其中很多生死不明,还包括负伤或被敌方俘虏的人。其中运气较好的,在支付赎金以后就可以重获自由,但这样的幸运者为数很少。被杀死,或贩卖为奴隶,或通过改宗伊斯兰教避免死亡和奴隶生涯的基督徒不在少数。

几乎完全没有取得正面战绩的第二次十字军,从经过小亚细亚时就已经有大量兵员损失。而在大马士革附近修筑营地时,十字军又受到敌人游击战的袭扰。49位去向不明的贵族中,有不少受到穆斯林士兵的追击,最终脱离己方军队,在战斗结束后不知所终。

第二次十字军的领导人中,唯一一位在撤退之后,留在巴勒斯坦的,是弗兰德斯伯爵。而他所率的600名骑士究竟有多少残存,则不为我们所知。

从大马士革撤退之后,最早离开近东的是皇帝康拉德三世。他并没有直接回到西欧,而是从希腊的塞萨洛尼基登陆,作为拜占庭皇帝的贵客愉快地度过了冬季。康拉德三世上次在多利留姆负伤以后,曾在君士坦丁堡治疗,其间与曼努埃尔一世保持了良好的私人关系。

两位皇帝在基督教世界共同利益的框架下,构筑了神圣罗马帝国与拜占庭帝国的友谊。在春季返回德意志之前,康拉德三世的女儿还与拜占庭王室贵族结为了夫妻。

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则在第二年春季离开了巴勒斯坦。这位未能获得丝毫名誉的国王之所以长留在中近东,恐怕是因为责任感所导致的羞耻之心。而路易七世也没有直接前往法国,而是经由海路,到达意大利南部,受到西西里国王鲁杰罗的迎接,并在此过冬。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国王都十分厌恶拜占庭皇帝,因此他们谋划着进攻拜占庭帝国。但这初次谋划并未成为现实。直到半个世纪以后出发的第四次十字军,才将进攻的矛头转向君士坦丁堡。当路易七世于秋季率军返回法国时,距其率领十字军出征时已有3年之久。

没有取得任何荣誉就撤退回国的路易七世,也许还能使家臣保持对其的忠诚,但却无法赢回王后的爱了。在返回法国以后,夫妻之间的不和已经彰显无遗。

第二年,罗马教皇的公会议正式宣布,路易七世与埃莉诺尔的婚姻无效。由于天主教徒不能离婚,宣布婚姻无效就等于撤销了婚约。

两年后的1152年,30岁的阿奎丹的埃莉诺尔,与比自己年轻11岁的诺曼底公爵亨利结婚。这位公爵于两年后成为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从此,法国西南部富饶的阿奎丹地区,从法国国王手中转移到英格兰国王手中。

亨利二世与埃莉诺尔恋爱结婚之后,育有几位王子,其中之一就是率领第三次十字军的英格兰国王狮心理查。而这次婚姻使阿奎丹的易手,则成为了英法百年战争爆发的导火索之一。一直保持强势的阿奎丹的埃莉诺尔,也成为一位颇受争议的女性。

曾经大张旗鼓宣传的第二次十字军的失败,在西欧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积极倡议组织这次十字军的修士贝尔纳,也受到了波及。

得知第二次十字军最终结局的贝尔纳,说了如下的话:

“这些不能令上帝满意的人们所做的,当然很可能会以失败而告终。”

天主教会的神职人员常常这样总结自己所鼓动事件的失败。以执行者的信仰不够坚定为理由来为自己辩护,直到今天也没有多大变化。

为第二次十字军祈福的罗马教皇尤金三世,在大马士革之战以后5年离世,此间对于第二次十字军一言未发。他很可能也像贝尔纳一样,把十字军的失败归结为信仰之心不足。

700年后的1872年,这位罗马教皇被封为天主教会的“至福者”(拉丁语:beatus)。“至福者”在天主教会中,比“圣人”(拉丁语:sanctus)的地位略低,和圣人一样,是信众们生活中的榜样。

修士贝尔纳死于教皇死后一个月。这位组织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的著名人物,在自己的著作中这样赞赏圣殿骑士团:

穆斯林中间充满了各种恶行。他们借恶魔之手而生,是我们眼中罪恶的标本。

面对穆斯林,我们只有一条对策,那就是连根铲除。

杀啊!杀啊!必要之时,我们要在他们的刀下杀身成仁。因为这才是为了基督而生活。

留下这样激烈说辞的修士贝尔纳,于死后21年的1174年被封为“圣人”。因此这位修士以后在天主教徒中被称为“圣贝尔纳”。8月20日,是这位“圣人”的纪念日。他在西欧天主教徒心目中,是农民的守护者。

比28岁的法国国王和18岁的耶路撒冷国王年长很多的康拉德三世,返回西欧时55岁。他在回国三年以后,即1152年离世,比罗马教皇和修士贝尔纳早一年。他到死都没有实现被罗马教皇加冕的夙愿,没能正式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康拉德去世以后,曾经随他参加第二次十字军的侄子腓特烈继任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以“红胡子腓特烈”之名,成为第三次十字军的三位主人公之一。

与康拉德年龄相差一代的路易七世,一直活到1180年才去世。这位国王的后半生,一直在与占据了自己前妻广大领地阿奎丹的亨利二世的斗争中度过。他一直被描绘成一位良善之士,但在大马士革城下,由于害怕被穆斯林俘虏而临阵脱逃,则为他留下了不好的名声。

继承路易七世的是其子腓力二世。此人以腓力·奥古斯都之名著称,也是第三次十字军的主人公之一。

在西欧,以失败告终的第二次十字军并没有带来多少社会问题。毕竟相关的人物都很快淡忘了这次远征。然而,第二次十字军对中近东的影响,却是非常深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