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殿骑士团

圣殿骑士团从创立伊始就是以消灭异教徒穆斯林为目标,以战斗为唯一方针的集团。其总部设在耶路撒冷城中公元前犹太国时代的所罗门圣殿中,因此得名为圣殿骑士团。

所罗门圣殿在拜占庭帝国时期成为基督教堂,而在伊斯兰征服以后成为著名的阿克萨清真寺。当十字军“解放”耶路撒冷以后,圣殿为耶路撒冷国王与圣殿骑士团所瓜分,成为三大一神教的共同圣城耶路撒冷最重要的历史遗迹之一。公然以这座圣殿为总部,并堂而皇之地自称“圣殿骑士团”的组织,恰如其分地体现了这一骑士团的性格。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圣殿骑士团从创立时的1118年到解散时的1314年间,共有23名团长。而关于团长以下的人员情况,则完全缺乏资料。当骑士进入圣殿骑士团之后,和其他修会里的修士一样,立即变为没有名字和面貌的存在,按照宗教骑士团的清规,与世俗断绝了关系。在以与异教徒战斗为唯一目标的圣殿骑士团中,团员互相称为修士某某,到死都只留下名字,而没有姓氏。

圣殿骑士团的僧侣服装,都是白底色,在胸前画有红十字的样式。他们都发誓甘于清贫,对上帝绝对服从,并一生保守独身——这与其他修会的僧侣并无二致——圣殿骑士团的骑士,还要加上一条誓言,那就是“消灭异教徒”。

若以尚在俗界时的社会地位来看,圣殿骑士团的团员大都是西欧封建社会的下层人士。

西欧封建社会中,所谓“骑士”指的是以战斗为职业的人。但圣殿骑士团的团员,在加入之前并非封建诸侯属下的骑士,而是像日本“浪人”一样的无业者。中世纪能够受到教育的,仅限于神职人员和上流社会的人士,圣殿骑士团的团员以前大都是没有知识的人物,对世俗社会也没有多大影响。

但这些人与中世纪西欧的平民一样,拥有很强的信仰之心。他们志愿前往中近东,身披白底红十字的制服,常常以死于异教徒的剑下而告终。他们的生命,就此长眠在远离故乡的东方土地上,没有墓穴,没有名字,也没有关于他们容貌的记忆。

本卷封面上以头盔覆盖面容的圣殿骑士团群像,就最大限度地表现了这些骑士们的精神风貌。

作为为全体基督徒的圣地耶路撒冷执行防御任务,坚持在前线作战而不求回归故土的骑士组织,圣殿骑士团收到了来自西欧基督徒的大量捐助和遗赠。

捐献的内容包括耕地、建筑物等不动产,也包括现金和其他类型的动产。这些产业在圣殿骑士团的管理下,从耕地上生产为中近东十字军国家提供的小麦,建筑物则大都被变卖为现金,而并没有作为房产经营。

十字军国家内设立的宗教骑士团与西欧的修道院一样,对团员入团时所捐献的私人财产加以管理。由于圣殿骑士团从团长以下都是社会中下层出身,团员所捐献的财产少得可怜。因此,圣殿骑士团的初始运营费用来自现金捐助。

创立30年以后,圣殿骑士团的功绩已广为西欧社会所知,从此开始得到了远超必要经费的捐款。此时,圣殿骑士团开始对外投资。从此开始,圣殿骑士团总部为了金融管理,设置了专人处理投资业务。他们虽然不得不生产商品,却不直接进行商品贸易。圣殿骑士团所生产的商品就是货币,而在中世纪参与此类活动的,就是当时的金融家。

圣殿骑士团从事信贷业务的客户,除了十字军国家内的国王和小领主,还包括骑士团仇视的对象——穆斯林。导致圣殿骑士团后来悲剧的一个原因,就是早期过度介入金融行业,导致其运营费用出现问题。

虽然骑士们都是不领薪酬侍奉上帝的,但宗教骑士团的运营需要大量的资金。

因为这些没有俸禄的骑士,需要相当数量的活动经费。

首先,重装骑兵的装备包括钢铁制的甲胄、剑、枪和盾牌。准备一套往往是不够的,而是需要四五套。这些装备都在西欧制造,而在中东当地只有一些冶炼作坊可以进行修理。因此,质量上乘的武器装备都要经意大利商人之手,从西欧远道贩运而来。

阅读 ‧ 电子书库

对骑士不可或缺的战马,也要从西欧进口而来。十字军也从中近东买入阿拉伯马。身穿厚重甲胄的骑士们乘马在战场上驰骋,发挥了阿拉伯马的特点。体型最大的战马产自西欧的弗里斯兰。宗教骑士团的马厩中以阿拉伯马居多,而骑士的随从则使用弗里斯兰马。这样,仅仅是战马一项,费用就相当高昂。

一般来说,每个骑士有三五个随从。随从有时是轻骑兵,但大多数时候是步兵。这些随从既有从西欧前来的,也有在当地雇佣的改宗基督教的突厥人。为他们提供武器、服装、军粮和住宿,则是十分必要的。

对骑兵非常重要的马夫们,则是不发工资就不服务的。每位骑士都配备有多匹战马,因此需要相应数量的马夫,而这些马夫除了服务马匹,也兼任骑士的随从。

此外,骑士团内部的各种事务,也有专人来管理。因此,历史记载的圣殿骑士团有300名骑士,实际数量达到这一数字的10倍。而高昂的管理费用则都要圣殿骑士团自己来承担。

在此之外,骑士团所拥有的城堡的建设费用,以及维护这些城堡的必要费用,都是高额开支。

总之,在宗教骑士团这类组织当中,运营所需要的资金相当高昂。捐献给骑士团的资金,除了运营过程中所使用的部分以外,大部分被用来投资,这大概是由社会中下层出身人士所组成的圣殿骑士团不可避免的发展方式。

圣殿骑士团所放的高利贷,往往以穆斯林为对象。因此骑士团逐渐避免与穆斯林发生摩擦,使消灭异教徒的原则无法得以实现。但如果真的投入战斗,圣殿骑士团的勇武依然是与此前相同的。他们完全不欠缺勇气,在勇于献身这一点上,比十字军国家内的其他人都强烈。

拥有这一特征的圣殿骑士团,并不考虑自身的座右铭。也许是由于骑士团中欠缺这方面的思考能力。他们完全是理论方面的门外汉,最多只能附和着第二次十字军倡议者贝尔纳的话:

“穆斯林是恶魔的化身。面对他们,我们只有一条对策,那就是连根铲除。杀啊!杀啊!必要之时,我们要奉基督之名杀身成仁。”

这位贝尔纳死后,被罗马教皇封为天主教的圣人。这位信仰坚定,勇气远高于时人的朴素修士,叫喊的是“杀啊!杀啊!”的口号。圣殿骑士团的军事行动,简单概括就是迅速出动,杀人,然后快速归队。研究者常常称其为一千年前的特种部队。而这一特种部队的成员,绝大多数出自法国。

同时代同一地点活跃着的圣约翰骑士团,则与圣殿骑士团相当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