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留区

积极参加十字军战争与建设的意大利人,普遍要求在十字军所占领的海港城市内得到本国人的居住区。他们一般要求在船只停靠的港口附近选择一处方便放置货物的地方,来作为自己居留区的一部分。

由于意大利各国之间的对抗意识强烈,在一座城市中比萨人、热那亚人和威尼斯人的居留区都是相互独立的。根据参与攻城战的情况,在雅法主要是比萨人的居留区,安条克和贝鲁特则主要是热那亚人的居留区,而推罗主要是威尼斯人的居留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在这些居留区内,各国居民建立以本国守护圣人命名的教堂。此外,居留区内还有各自国家风格的面包房。堆满从西欧运送而来的各种产品的仓库,也成了这些居留区内的一道风景线。

此外,在居留区内还有为穆斯林商人前来访问居住而设立的“商馆”。意大利商人居住在本国政府派遣来的领事官邸周围,领事是居留区内统治的负责人。

这些十字军国家内的意大利人居留区,成为十字军国家的“经济特区”。

在进攻这些海港城市时就要求建立居留区的意大利滨海城邦,常常被现代研究者以商人的物欲而责难。然而,这些人并未考虑君主政体与共和政体的区别。

对于君主国来说,是否开战取决于国王或领主的意志。开战的费用自然是这些领导人自己负担。以十字军时代以后200年的情况来看,德意志诸侯之一符腾堡伯爵曾经对多明我会修士施密特说过这样的话:

“在人世之中,对是否该建议别人去做的事,最不容易决定的,第一是结婚,第二是战争,第三则是去圣地朝圣。”

这三者的共同之处,是都有很多不确定的危险。在君主国的国内,君主个人的意志可以决定,而在共和国之内,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比萨、威尼斯和热那亚都是由经济人主导的共和国。在十字军时代以后,重要的国政由元老院决定,而在十字军时代的威尼斯,像是否发起军事行动这样的重要事务,依靠市民集会来议定。

虽然市民阶级拥有权力,国政实际掌握在元首和内阁手中。而关于国政方针的说明则常常是十分必要的。正如马基雅维利所言,民众对抽象的话语往往得出错误的判断,而对具体的话语总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因此,对共和国的执政者来说,为了将自己的想法施行到大政方针中,常常要做具体的说明。下面就是一个例子。

在圣马可广场聚集的民众面前,元首米歇尔讲了下述计划:

40艘桨帆船、28艘帆船和4艘大型桨帆船组成的威尼斯舰队,将在元首本人的指挥下前往近东。我们威尼斯人也是基督徒,因此为了支持解放了中近东圣地的十字军,我们将投入解放阿克、海法、推罗和亚实基伦四座城市的战斗。在军事行动成功后,威尼斯会在这些海港城市获得贸易基地。

这次军事行动的费用是×××,参加的人数为一万人。请诸位市民决定是否开展这次行动!

在元首说明之后,全民投票开始,这就是中世纪意大利的共和国的行政方法。与一人决定的君主国相比,共和国需要多数人来决定,因此常常要求元首说明责任。

热那亚和比萨也一样,早在与十字军共同作战之前,就决定要在攻占城市之后设立居留区。商人自然是以其商业利益的驱使来投入战斗的。事成之后,共和国再通过战果报告,向市民说明责任。

虽然后世的研究者会怀疑这些意大利人作为的动机,同时代的十字军诸侯却不会对此有所异议。无论是安条克的公爵波埃蒙多,还是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一世和鲍德温二世,都认同意大利人在海上的贡献。

这些意大利滨海城邦的海军力量,实实在在地为攻占海港城市付出了努力。可以说,他们是将地中海东岸的海港城市从穆斯林手下“解放”的重要力量。

而攻占这些城市以后的居留区,也作为经济基地极大地强化了十字军国家的经济力量。他们所付出的是实在的劳动,而不是十字架下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