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十字军的企图与挫折

拥有从巴格达到大马士革之间广大土地的努拉丁,早已是十字军国家最大的威胁。而如今埃及又落入了努拉丁之手。中近东的十字军势力,除了西面的地中海之外,已经从北、东、南三个方向陷入了努拉丁的包围。位于内陆的耶路撒冷的形势,已经像风中的蜡烛一样危在旦夕。

耶路撒冷国王阿莫里只得再次派遣特使前往罗马,请求教皇发动新的十字军。在努拉丁一方严阵以待的形势下,除了来自西欧的新十字军,没有别的什么力量能救援耶路撒冷王国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然而收到哀求般书信的教皇亚历山大三世,完全没有行动的意思。

罗马教皇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军队。因此,十字军东征必须依赖他人的军事力量。在这一时期,西欧最强大的三支军事力量,都没有余力派遣十字军。

首先,德意志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绰号“红胡子”的腓特烈一世,曾经作为康拉德三世的副将参加过第二次十字军,应当说是一位合适的人选。然而,实际情况并不允许他出征。因为在这一时期,意大利北部的城市公社正与腓特烈一世发生激烈的冲突。战争深入的原因,是罗马教皇和威尼斯共和国达成和解,进而与皇帝对抗,使得皇帝不得不率领全部战斗力在意大利北部作战。

率领第二次十字军的另一位领袖,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并非不想率领新的十字军,一雪前次溃败的耻辱。但是路易七世面临的,则是自己个人和国家的大问题。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失败后归国的路易七世,不得不直面与王后离婚的状况。王后埃莉诺尔是法国西南部阿奎丹地区广大领地的继承人。在与法国国王结婚的时期,阿奎丹地区并入了法国国王的领地,而当她与路易七世离婚,与英国国王亨利二世结婚以后,问题就变得非常微妙。广大的阿奎丹地区,从法国国王手中让渡到了英国国王手中。而遭受了巨大损失的路易七世,则在法国国内卷入了与亨利二世争夺领地的大战。

与处于守势的路易七世一样,进攻一方的亨利二世也不积极参与未来的十字军东征。这位亨利二世所面临的,是非常棘手的托马斯·贝克特事件,这件事在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中有所记载。

这一事件用现代的话来说,是世俗权力与宗教信仰之间的争斗。其起因是为了阻止天主教会势力渗透国家政权的亨利二世,任命自己的挚友和宰相托马斯·贝克特为代表英格兰天主教会最高权力的坎特伯雷大主教。亨利二世提起这一任命的深层原因,是由于贝克特作为自己的挚友和宰相,能够理解自己,并在王权与教皇权力的对抗中倾向于自己。

就任大主教的贝克特,却在自己的任上完全倾向于教皇。因此,他与亨利二世的关系急剧恶化,并最终不得不流亡离开英格兰。而他所亡命的地方,正是与亨利二世领土纠纷最严重的路易七世的土地——法国。

这样一来,英国的国内问题就成了国际问题,宗教问题演变成政治问题。直到贝克特决意归国时,亨利二世默许的刺客迎接了他。

阅读 ‧ 电子书库

西欧主要国家的势力图

刺杀贝克特的事件发生之后,亨利二世的麻烦才刚刚开始。罗马教皇以坎特伯雷大主教被杀一事,将亨利二世处以开除出教的绝罚。这位亨利二世可不是能将绝罚一笑处之的皇帝,毕竟他正处在与法国国王的领土纷争之中。杀死逃亡法国的贝克特,就让法国国王和罗马教皇结成了同盟。由于陷入了领土和宗教双重争端,亨利二世不可能参加新的十字军。

西欧的各位强权人物,都因为各自的原因无法参加十字军东征。耶路撒冷国王阿莫里的担心,逐渐成为了现实。圣城耶路撒冷的命运,如同风中的烛火,摇摇欲坠。

而在伊斯兰世界,刚刚年过30的萨拉丁,并不顺从于比自己年长20岁的最高世俗领袖努拉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