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萨拉丁

外表颇具书生气的萨拉丁,在兵士之中深得人心。

1169年大马士革军队进攻开罗、杀死沙瓦尔、伯父西尔库之死、自己就任宰相,这几桩事件,使萨拉丁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所率领的塞尔柱突厥大军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此时努拉丁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认为自己没有必要亲自率军前往开罗,以巩固在埃及的统治。可以说,努拉丁是轻视了萨拉丁。结果,1170年,叙利亚全境发生了大地震。努拉丁以比上次地震更大的热情投入救灾与重建之中。当时,就连坚固的“骑士之城”也有部分损坏,阿勒颇与大马士革这样的大城市自然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因此,努拉丁也就没有机会前往埃及了。

而萨拉丁在没有努拉丁干涉的情况下,独自展开了对十字军的进攻。他自南向北,从埃及进攻巴勒斯坦。萨拉丁进攻了耶路撒冷王国南部圣殿骑士团的一处城堡,但在耶路撒冷国王和圣殿骑士团的防御之下而败退。萨拉丁接下来选择了进攻加沙。加沙之战中,耶路撒冷王国的一位将军拼死抵抗,最终迫使萨拉丁退兵。

这次作战是32岁的萨拉丁初次自己领兵。他发现,穆斯林兵士并不善于进攻十字军的城堡,而同时从海上进攻十字军国家的港口也基本没有可能。前者是因为十字军城堡建筑的坚固,后者则是因为地中海东岸活跃着意大利滨海城邦的战船。

将震后救灾重建工作告一段落之后,52岁的努拉丁开始考虑如何对待32岁的萨拉丁了。他希望尽快严肃处理萨拉丁。因此,努拉丁要求穆斯林在周五的礼拜中,都要传诵苏丹努拉丁的名字。

这对于萨拉丁来说,是颇具危险的难题。萨拉丁是在什叶派统治下的埃及居住的逊尼派领导人,而且刚刚就任宰相。如果按照努拉丁的命令做,要求什叶派民众歌颂逊尼派苏丹的长寿,可能随时会触发大规模社会动乱。

萨拉丁选择了逃避这一责任。努拉丁为了说服萨拉丁执行命令,专门请萨拉丁的父亲前往埃及出任说客。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转机。一直在内室中生活的青年哈里发,有一天突然被发现自然死亡。

萨拉丁拥立了一位新的哈里发。法蒂玛王朝从此血脉断绝,这样,由宣传阿拔斯王朝苏丹努拉丁之名所引起的危险,自然就消除了。在什叶派的大本营埃及,从此没有了什叶派的哈里发,进入了逊尼派的控制之下。

1171年,北上独自行动的萨拉丁军队,与南下的努拉丁的军队擦肩而过。萨拉丁选择了避开,其理由是开罗发生了宗教动乱,需要立即回国。这样,萨拉丁率军返回了开罗。

萨拉丁的父亲在开罗对他展开了劝说的攻势。无论是伯父西尔库还是父亲,都出身于少数民族库尔德人,深受努拉丁的知遇之恩。因此,父亲希望萨拉丁能去向努拉丁道歉。最终,萨拉丁决定,给努拉丁送去一封道歉信。令努拉丁诧异的是,信中并未感激苏丹对自己伯父与父亲的提拔。不过,从兵力水平上来说,萨拉丁肯定不是努拉丁的对手。但是,这也是努拉丁第一次对萨拉丁的行为感到警觉。最终,这位苏丹没有对萨拉丁做出任何处分,而是径直率军返回了大马士革。

到1142年,努拉丁的正式命令传达到了开罗。他决定将大马士革的军队与开罗的军队合并,攻击约旦河东岸的耶路撒冷王国的土地。萨拉丁只得从命,从埃及出兵,穿过西奈半岛,直取耶路撒冷王国的南端。

然而,萨拉丁突然撤军回了埃及。这次撤退的理由是由于留在开罗的父亲生了急病。

这次,努拉丁没有相信萨拉丁的话。他立即派一名部下火速赶往开罗,刺探萨拉丁的父亲是否真的有病。部下返回时告知,萨拉丁的父亲不只生了病,还在他到达前一天晚上亡故。因此,萨拉丁只能奔丧,而无法署理军务了。本来恼怒的努拉丁,只好无奈地返回了大马士革。

两人于大马士革和开罗隔空对峙,就这样到了1173年。萨拉丁依然感到巨大的威胁如芒刺在背。他让自己的兄弟率军进攻阿拉伯半岛南部的也门。如果取得也门,在努拉丁大军攻来时,自己能够有一条退路。这个时候,就连十字军国家也能够感到,大马士革和开罗之间的战争,有一触即发的危险。

到了1174年,努拉丁终于下定决心,把无礼的年轻人彻底剪除。他在大马士革组织了一支大军,准备进攻开罗。苏丹的前前后后都在为努拉丁的计划而忙碌着。

努拉丁日以继夜地俯瞰着桌上铺开的大地图,演练进攻埃及的战略战术。

没想到的是,有一天,应召进入营帐的部下,发现了倒在地图上已经昏迷的主公。

根据伊斯兰史料的记载,努拉丁的死因是由扁桃体发炎引起的高热。在我看来,他的死,与对年轻的库尔德人的愤怒不无关系。56岁的努拉丁,一直把36岁的萨拉丁当作自己的心头之恨。完全不知感恩的无礼年轻人,将努拉丁心中的傲慢自负转变成暴怒与疯狂,一直到他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

话说300年后文艺复兴时代的政治家马基雅维利曾经总结了成功领袖的三个必要条件:

能力(virtù)、幸运(fortuna),以及时代所需要的资质(necessità)

在合适的时候遇到不合适的事件,从而不得不从历史舞台上黯然退场的人,实在不幸。

在伊斯兰世界主角交替的1174年,十字军国家也面临着主角的交替。38岁的耶路撒冷国王阿莫里因病去世。这位努拉丁的对手在位12年,在完全没有西欧援军的情况下,依靠宗教骑士团和城堡的协助,守住了自己的王国。

他唯一的儿子就任王位。13岁的新国王一直受到麻风病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