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风病国王鲍德温四世

麻风病从身体内部开始破坏,因此病人初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但是他的病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参加13岁的鲍德温四世加冕仪式的众多重臣看来,国王和自己的未来,都难以预料。

阅读 ‧ 电子书库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耶路撒冷王国的纹章(白底黄色十字)

与臣属相比,少年更清楚自己的状况。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活得长久。尽管如此,鲍德温四世表现出了极大的英雄气概。

成为领袖的首要条件,就是对自己的领袖角色有强烈的自觉。少年鲍德温从小就在家庭教师推罗的威廉的教导下,形成了领导人不可或缺的责任感。这位教师出身于巴勒斯坦的海滨城市推罗,与其他天主教徒相比,更加熟知中近东的实际情况。

鲍德温四世加冕为国王之后,他的母亲阿格尼丝·德·库尔特尼就远离了王宫。十字军国家近半世纪以来的弊病,是未成年人就任国王,母后干预政局。这一次,鲍德温就任国王以后,明确对母后说“不”。阿格尼丝自然会感到不满,但鲍德温必定是把国家命运放在母爱之前考虑的。

少年国王接下来做的,是任命推罗的威廉为耶路撒冷王国的宰相。这一任命很大程度上是“强行”的。

罗马教皇以耶路撒冷是全体基督徒的圣城为理由,不断介入耶路撒冷王国的内部政局。除了耶路撒冷的牧首以外,罗马派遣来的高级神职人员驻跸在十字军国家的各个城市,享受着与世俗君侯同样的待遇与权威。这些人与当地出身的天主教教士们时有摩擦。

得到推罗的威廉协助之后,鲍德温四世在政治、外交和军事方面,都取得了以前诸国王未有的成就。在萨拉丁这样强劲的敌手面前,取得了令人震惊的效果。众人在麻风病国王面前所表现的同情与不安,逐渐变成了感动。

世间不乏狡猾的人物。狡猾的性格特点,在为自己所服务的社会共同体所使用,或者为自己个人利益使用时,自然有很大的分别。但行为狡猾的人可谓甚众。而人们也总会在为大义殉难的人物面前深深感动。王国内的封建领主们、家臣们和普通的兵士们,都知道鲍德温四世的病情,但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会拒绝接近这位领袖。

这段时间里伊斯兰世界所发生的事件,对鲍德温四世来说也是幸运的。36岁经验丰富的萨拉丁,正在试图将努拉丁死后留下的伊拉克和叙利亚纳入自己的版图,而无暇顾及耶路撒冷王国。

苏丹努拉丁,可以称得上是日本史中“将军”类的人物。而萨拉丁则是出身“大名”。由于他出身少数民族库尔德人,因此还是敬陪末座的“外样大名”。在将军死后,自然由将军之子继承,努拉丁的儿子年纪尚轻。

得知努拉丁去世的萨拉丁,对正统后继者以臣下的身份宣誓效忠。然而与此同时,他又与努拉丁的一位遗孀结婚了,可谓是迈出了使自己取得正统地位的第一步。与一夫一妻制的基督教世界不同,可以重复娶妻的伊斯兰世界为萨拉丁提供了好机会。

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四世应对穆斯林的策略,是尽可能避免与之全面对抗。这一策略也得到了努拉丁属下的穆斯林领主的支持。

努拉丁属下的领主,大都在十字军国家内拥有领地。他们能够通过与十字军国家商人的贸易,获得大量财富。因此,他们并不希望看到十字军与穆斯林之间厮杀。当努拉丁的权力向萨拉丁过渡时,这些领主们表现的不够积极。

而十字军国家的经济人,也就是那些意大利滨海城邦的商人,也不希望出现十字军和穆斯林军队的对决。鲍德温四世与他们利益一致,不希望穆斯林结成对抗十字军的统一战线。事实上,穆斯林的领主们大都像沙伊扎尔的埃米尔奥萨马那样,与法兰克人保持着很好的关系。

与对手维持友好关系,必不可少的是以下两个条件:

第一,在对方阵营中没有想发动全面进攻的实权人物;

第二,本方阵营必须做好全力迎击的准备。

所幸的是,萨拉丁还没有具备绝对的权力。而在十字军方面,数量虽少但战力精锐的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正处在鼎盛时期,他们所盘踞的城堡也遍布十字军国家各地。

问题是,谁能继国王之后担任十字军国家防御的总负责人。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的鲍德温四世,希望自己姐姐西比拉的丈夫能在未来担任这一职务。

但最终这一希望化为了泡影。最初为西比拉挑选的夫婿是香槟地区的圣塞尔伯爵,但当他来到耶路撒冷王国,得知中近东的现状以后,声称自己只是前来朝圣,匆匆返回了法国。

西比拉的第二次相亲对象,是与圣塞尔伯爵有亲戚关系的巴伐利亚公爵亨利。这位来自德意志的贵族来到耶路撒冷之后也改变了心意,早早返回了故乡。在西欧的贵族看来,这一时期的耶路撒冷国王是相当难以担负的重任。

西比拉的第三次相亲终于成功了。法国国王的外甥蒙费拉特侯爵,在造访耶路撒冷之后决定留下。这是对耶路撒冷国王的积极相助。没想到,这位侯爵一年后病倒了,留下怀孕的西比拉撒手人寰。

鲍德温四世不免感到失落。还好,在前国王阿莫里死后,西比拉产下了一位男婴。16岁的耶路撒冷国王,决定专心抚育自己姐姐的孩子,并将婴儿也取名为鲍德温。后来就任耶路撒冷王位的小王子,成为鲍德温五世。从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之后鲍德温一世就任耶路撒冷国王算起,鲍德温已经成为耶路撒冷国王的代名词了。

丧夫不久的西比拉,最终再次结婚了。她的第二位丈夫,是生于普瓦提埃的法国人,拥有雅法城的居伊·德·路西尼安。这位27岁的新丈夫是一位相貌出众的美男子,获得了耶路撒冷居民的一致欢迎。

鲍德温四世并不同意年长自己一岁的姐姐再婚。但是,为比自己大10岁的美男子而心动的西比拉,明确告知弟弟自己不愿意进入修道院。结果,两人最终于耶路撒冷的圣墓教堂成婚。不满的鲍德温四世心中充满了各种忧虑。

与此同时,比鲍德温四世年长23岁的萨拉丁,陷入了努拉丁死后充满艰难险阻的权力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