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伊斯兰世界的漫长历程

努拉丁去世时,他的儿子年仅11岁。大马士革的宫廷里,担任摄政的是年迈的太守伊万·穆喀达姆。库尔德族出身的萨拉丁,被塞尔柱突厥领主们当作异类,很快他们结成了反对萨拉丁的联盟。他们也希望耶路撒冷国王能加入反萨拉丁的联盟,但后者要求给予金钱援助,并以释放大马士革监狱内的基督徒为条件。然而,得到金钱和赎回的基督徒的阿莫里,在返回耶路撒冷途中病亡,这使得十字军和大马士革的同盟宣告瓦解。

这就是努拉丁死后大马士革的状态。萨拉丁并未选择与拥立努拉丁之子的突厥人发生正面冲突,而是自称努拉丁遗孤的保护者,要求进入大马士革。他慎重考虑了时人的议论,仅仅带领700名突厥骑兵离开开罗,途中也未补充任何兵力,径直向大马士革开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36岁的萨拉丁,并没有立即剪除11岁的正统继承人。但不久之后,少年苏丹的存在就变得形同虚设。萨拉丁也没有提出对抗基督教势力的建议。当十字军提出休战时,他当即开口应允。但是,萨拉丁绝不会与十字军结成同盟。

由于萨拉丁出身少数民族库尔德人,他一直希望能够掌握一支由自己控制的大军。然而,组织这样一支大军,需要穆斯林之间的团结一致。在伊斯兰世界中,除了宗教方面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对立以外,在民族层面,阿拉伯、突厥和其他民族之间也存在着纷争。为了消除这些纠纷,最后还是要回到宗教上来。因此萨拉丁说过这样的话:

“我们都了解法兰克人。他们之所以能够如此勇敢地战斗,是因为他们为了自己所信仰的上帝而战。他们人数并不多,实力却颇为强大。相形之下,我们虽然必须发起圣战,却欠缺宗教热忱。”

在成为努拉丁遗孤的摄政之后,萨拉丁逐渐以虔敬的穆斯林的面貌展现在世人眼前。他每天到清真寺例行五次礼拜,严守《古兰经》的规定,敬重并大大优待伊斯兰世界中的教职人员伊玛目,因此受到这些伊玛目的广泛欢迎。萨拉丁还亲自到麦加朝圣,从此激发了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宗教责任感,对推动穆斯林的虔诚信仰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努拉丁去世的1174年,萨拉丁通过担任摄政,最终实现了对大马士革的完全掌控。在开罗哈里发死后,萨拉丁自己创立了阿尤布王朝,并拥有开罗和大马士革两座首都。在作为努拉丁遗产的叙利亚,除了大马士革城之外,阿勒颇所在的叙利亚北部也最终落入萨拉丁之手。

而伊玛目们对萨拉丁的赞颂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巴格达的阿拔斯朝哈里发所派遣的特使,任命身居大马士革的萨拉丁为苏丹。在与豪华的朝服一同馈赠的正式任命文书上,写着这样的话:

哈里发任命萨拉赫·阿丁·尤素福·伊本·阿尤布为统治埃及、叙利亚中部、努比亚和也门的苏丹。

哈里发承认苏丹萨拉丁,作为以上全境穆斯林之首,统率境内的太守与领主的权力,以取得辉煌胜利的司令官之身份,为伊斯兰帝国的荣耀而战,是宣扬伊斯兰圣教的贵胄,是伊斯兰之剑,以阿尤布朝创立者之身份,享有必要的权力。

阅读 ‧ 电子书库

萨拉丁的统治区域

阿拔斯朝的哈里发准许了萨拉丁铸造货币的权力,也准许清真寺周五主麻拜时,在歌颂先知穆罕默德与哈里发之外,歌颂萨拉丁的名字。在萨拉丁得到哈里发正式任命为苏丹的同时,努拉丁的儿子就从埃及和叙利亚的文书中正式消失了。

最终,萨拉丁将努拉丁的遗产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当然,这是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完成的。

到1182年,萨拉丁完全掌握了叙利亚北部的阿勒颇,而到1186年,他控制了仅次于巴格达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经过12年时间,萨拉丁继承了努拉丁的全部所得,而此时他的年龄也从36岁增长到48岁。此时,他已从“外样大名”的身份摇身一变为“将军”了。

而在这12年内,萨拉丁的对手鲍德温四世,也成长为23岁的青年人。他不仅兵力十分有限,还一直忍受着病痛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