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的狗”

雷诺·德·沙提永出身法国北部香槟地区的小领主家庭,生于1125年前后。

他作为法国国王路易七世的附庸,参加了1147年的第二次十字军。这位年轻人没有跟随败军返回西欧,而是选择了留在中近东。由于他是小领主家庭的一位普通子嗣,回故乡很难继承到土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一时期的中近东,大人物的女儿往往拥有大量财富和很高的社会地位。沙提永就抓住了这个攀龙附凤的机会,受到了安条克公国的女继承人“安条克的康斯坦丝”的青睐。

24岁的沙提永,不仅成功接近了这位女贵族,还私下里与她结婚。结果,当婚姻需要公开承认时,遭到了十字军各国的领导人的集体反对。原因在于,沙提永的出身太低。

但沙提永没有退缩。他不仅将拒绝为两人举行正式婚礼的安条克大主教投入牢中,还给出了令平民们震惊的残酷答案。沙提永将大主教赤裸的身体涂满蜂蜜,捆绑起来,任由各种虫子啃噬。最终,大主教不得不同意为沙提永在教堂举行婚礼。而后者则瞒过全体市民,挪用了安条克城的军费。

沙提永使用这些军费,从安条克公国出海,航行两天,进攻塞浦路斯。他打着安条克公爵的旗号,在塞浦路斯靠岸。

这场进攻无非是烧杀抢掠的暴行。由于塞浦路斯是拜占庭帝国的领土,君士坦丁堡发出了严正的抗议。沙提永完全不顾使者的来信,继续攻击岛上的部队和居民。此时的耶路撒冷国王并不愿意与拜占庭皇帝为敌,因此鲍德温三世命令沙提永从塞浦路斯撤军,并向拜占庭皇帝谢罪。

在这次草草收场的塞浦路斯之战无疾而终之后,沙提永的目光投向了东方。他与穆斯林之间展开了激战。

圣殿骑士团与沙提永结成了攻守同盟。由于圣殿骑士团的成员大都来自西欧社会中下层,出身小贵族的沙提永自然对这一军事组织充满好感。

沙提永和圣殿骑士团的骑士们,有两点相似之处。第一点是长剑在手的时候,就会有优于众人的飘然之感;第二点则是充满了不顾一切杀敌的勇气。

当沙提永从塞浦路斯回到安条克之后,在1160年与穆斯林的一次作战中被俘。时年34岁的沙提永在阿勒颇的监狱中度过了16年。在这16年间,十字军诸国内居然没有一人提出为他支付赎金,就连当初与之结婚的妻子,也没有任何要求穆斯林释放他的意思。这足以说明沙提永如何在当时是多么令人厌恶。

16年后重获自由的沙提永,是被努拉丁之子释放的。后者大概是由于被萨拉丁排除在统治圈之外而感到不满,与沙提永有着相似的境遇。重新回到十字军领地的沙提永,看到的是安条克公国早已落入拜占庭帝国之手,而耶路撒冷王国的统治者,却是患有麻风病的鲍德温四世国王。

年轻的鲍德温四世知道如何对待回归的沙提永。由于他在安条克的妻子已经病逝,国王找了一位耶路撒冷王国内领主的女儿与之再婚。她除了有一定资金以外,还有名为克拉克和蒙特利尔的两座城堡,位于耶路撒冷的南边。因此,以作战英勇著称的沙提永,在耶路撒冷王国内担任了军务。

51岁的沙提永,与翌年参与了萨拉丁唯一的一场大败,即前述的蒙吉萨尔之战。他是与鲍德温四世一起冲击萨拉丁1.3万大军的580名骑士中的一员。

鲍德温四世会忘却这场大胜,但沙提永却甚为振奋。他相信,再次与穆斯林作战,一定能取得胜利。

已成为伊斯兰世界最高领袖的萨拉丁,与鲍德温四世缔结了停战条约。双方都为了休养生息,而达成了和平的目标。当然,如果有战争的必要,停战条约也将形同废纸。但在萨拉丁和鲍德温四世互相尊重的条件下,双方达成了协议,表示绝不戕害对方宗教的朝圣者。

这一协议最终被沙提永破坏。他再婚所获的克拉克和蒙特利尔城堡,位于距离死海边上阿喀巴城80公里的大道上。鲍德温四世希望沙提永利用城堡防御敌人从南侧的进攻,但沙提永却从城堡出兵,袭击并劫掠了城下道路上通行的穆斯林朝圣者。

从叙利亚去麦加的朝圣者,首先在大马士革集合,然后通过约旦南下阿拉伯半岛,一般有两条路线。

第一条是到阿喀巴,从阿喀巴乘船南下红海,再到麦加附近登陆。

第二条是从阿喀巴经过塔布克,沿陆路进入阿拉伯半岛,再到达麦地那、麦加。

阅读 ‧ 电子书库

穆斯林前往麦地那和麦加的朝圣道路

选择陆路的朝圣者,会在归途中经过红海和阿喀巴北上,再沿着来时的道路回到大马士革。

对于穆斯林来说,一生至少去麦加朝觐一次,是必修的功课。因此,从大马士革到阿喀巴之间的道路,是穆斯林朝圣者的主干道。而克拉克和蒙特利尔城堡则恰恰位于距这条主干道80公里的位置。

沙提永一变而成盗贼头目。他毫不费力地纠集了兵士,将抢来的人和货物分给自己的部众。朝圣的穆斯林手无寸铁,而沙提永却散布说,杀死穆斯林,抢劫他们的财物,是服膺上帝的大义。

起初,沙提永的强盗行为规模不大,但很快就扩大了袭击的规模。朝圣的穆斯林一次次遇袭。但总的来说,沙提永并没有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

伊斯兰教重视商业行为,因此朝圣者往往持有大量财物。从麦加返回的朝圣者,则往往从阿拉伯半岛南部购买了各种物产。这些都成为了沙提永的囊中之物。

沙提永的行动,自然与鲍德温四世尽可能避免与穆斯林正面交锋的原则相抵触。在鲍德温的斥责不起作用的情况下,雷蒙三世与伊柏兰一致警告了这位老领主。

1181年,沙提永再次袭击了从大马士革南下的穆斯林朝圣者。由于这一时期的朝圣人数很多,沙提永缴获了大量人马和货物。萨拉丁为此对鲍德温四世提出了严重抗议。

在推罗的威廉积极斡旋下,萨拉丁放弃了派出讨伐沙提永军队的做法。

两年之后,沙提永再度生事。他在阿喀巴组织了一支舰队,到红海上从事海盗活动。

麦加和麦地那都位于阿拉伯半岛西部,红海的东岸。红海从北面的阿喀巴,西面的埃及,到南面的亚丁湾,都是前往麦加朝觐的穆斯林的必经之路。沙提永在红海上大肆抢劫,自然不能为萨拉丁所容忍。

萨拉丁的弟弟阿拉迪尔率领舰队出海,攻击沙提永的海盗舰队。沙提永被击败之后,沿着阿喀巴逃回了自己的城堡,而他的手下大都成为俘虏。由于他们一直危害朝圣者的安全,萨拉丁下令将这些俘虏全部斩首。

击败沙提永之后,萨拉丁派出军队占领了阿喀巴。但沙提永并未从此事中吸取教训,在停止了海盗行为以后,继续在陆上抢夺穆斯林朝圣者。以至于后来穆斯林不敢在克拉克与蒙特利尔附近的道路上通行。

深为沙提永所作所为而震怒的萨拉丁,一再责备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四世陷于肉体的痛苦之中,因此无法对沙提永发号施令。

无论是穆斯林还是十字军一方,都没有想到利用“山中老人”率领的暗杀集团来解决沙提永。这些暗杀者唯一不敢染指的组织是圣殿骑士团,而圣殿骑士团却恰恰是沙提永最紧密的合作伙伴。

两年之后的1185年,鲍德温四世驾崩。

翌年,9岁的鲍德温五世也夭折了。

此后就任耶路撒冷国王的,是路西尼安。

61岁的沙提永,完全不忌惮无能的路西尼安。随着这位新王的登基,曾经协助鲍德温四世的特里波利伯爵、伊柏兰和医院骑士团,都失去了往日的影响力。谁也无法控制沙提永了。

1186年,路西尼安的加冕仪式上,见不到沙提永的身影。这位老领主关心的,仅仅是如何袭击从阿喀巴到大马士革朝圣路线上的穆斯林。从此,沙提永成了一只“解锁的狗”。

萨拉丁照例向路西尼安送去了严正的抗议。他要求耶路撒冷王国归还沙提永掠夺的人员和财物。

路西尼安向沙提永传达了萨拉丁的照会。未曾想到的是,61岁的“老狗”,趾高气昂地告诉新任国王:

“路西尼安只是耶路撒冷的主人,而我才是我自己领地的主人!”

他自然不会归还任何劫夺的人员与财物。通过路西尼安得知此事的萨拉丁,陷入了暴怒之中:

“我萨拉丁愿对《古兰经》发誓,擒获此‘狗’之日,我必手刃之!”

沙提永从此成为了在阿拉伯与突厥世界中经常提及的存在。

耶路撒冷王国内的著名领主巴里安·伊柏兰,是连穆斯林伊玛目们都十分尊敬、能够讲流利阿拉伯语的名士。他很早就来到中近东,因此学会了当地的语言。

从事贸易的意大利商人也不得不学习当地的语言。而十字军为了解决兵力不足的问题,还使用了很多改宗基督教的突厥兵士。由于这些突厥人不懂拉丁语、德语或法语,十字军的领导人只好学习当地的语言。

但是,在阿勒颇监狱里度过16年铁窗生涯的沙提永,从未学过一点儿阿拉伯语和突厥语。虽然他能听懂一些当地语言,但自己绝对不会讲。在沙提永看来,穆斯林的语言是自己所憎恶的敌人的语言,也是野蛮的语言。

就这样,1186年过去,历史性的1187年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