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武力吉哈德之年

1187年,大地刚刚感受到春的气息,从叙利亚北部到美索不达米亚,一支大军正向大马士革集结。

3月13日,萨拉丁从开罗来到大马士革。十字军时代首次发布伊斯兰“武力吉哈德”的宣言,始于大马士革。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在此之前,倡导吉哈德的,是伊斯兰世界的精神导师伊玛目们。而在大军面前,由苏丹本人提出,则是首次。

萨拉丁认为,在历史上一直具有分离倾向的伊斯兰世界,只有通过宗教才能整合起来。然而,萨拉丁的“武力吉哈德”宣言,并非以夺回耶路撒冷为目标。无论从战略上还是战术上看,夺回耶路撒冷都不是唯一的目标。

在战争中,根据战场瞬息万变的情况,目标的优先顺位也常常会发生变化。在此之际,萨拉丁的目标,首先是维持将士的士气。

在与异教徒斗争中牺牲的穆斯林,会被视为殉教者。除了夺回耶路撒冷的战斗以外,在任何战斗中牺牲的战士都会得到上天堂的保证。作为最高司令官的萨拉丁,必须考虑到这一问题。

十字军一方当然认为,萨拉丁大军的攻击目标是耶路撒冷。虽然苏丹没有明言,但十字军国家还是对此深信不疑,从而再一次陷入恐惧之中。

49岁的萨拉丁,已经有13年的作战经验,对穆斯林不善于攻陷城堡的原因,有着清醒的认识。萨拉丁自己对十字军城堡的进攻,也完全以失败而告终。

穆斯林兵士并非缺乏勇气,相反他们有着超越一般人的勇敢;他们所欠缺的,只是集中兵力攻打据点的耐性。

进攻中发生的各种不利状况,以及恶劣天气、水和食物的缺乏、疫病之类的不测事态,会使穆斯林在城堡攻坚战中退兵。至于对拥有城墙的都市耶路撒冷的攻坚战来说,攻守双方都需要巨大的韧性。

萨拉丁总是试图避免对坚固的城堡和都市的攻坚战,而大都诱使守军出城,在其不易逃回城内的地点进行决战。这一战略的奏效,使十字军十分担忧萨拉丁会进攻耶路撒冷。

此外,萨拉丁对中近东十字军的城堡,也采用了与以前诸位穆斯林领袖不同的攻略。

城堡的真实威力,并不是其易守难攻的特点,而是在易守难攻的同时,可以随时派出兵力,对城堡周围的地区进行控制。因此,如果想削弱城堡的力量,就要一座一座地拔除城堡,这正是穆斯林士兵难以完成的。

萨拉丁的战法是,带领大军像洪水一样通过城堡的防区行军,这样城堡自然无法发挥其作用了。在高地上矗立的城堡,仿佛被周遭的洪水淹没,城内的守军根本不敢出来挑战,因为出来就意味着送死。他们只能目送萨拉丁的大军通过。就算是萨拉丁的大军中有不少缺乏训练的新兵,他们的气势也足以压倒城堡守军。

这样,努拉丁未曾染指的耶路撒冷,成为了萨拉丁进攻的目标。

与统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努拉丁相比,萨拉丁还多了埃及作为自己的领地。

在大马士革和开罗关系紧张的时代,大马士革的军事行动会被埃及看作挑衅。而萨拉丁完全不会为此担心。伊斯兰世界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对十字军国家的合围,这一次成为萨拉丁一个人的部署。

1187年的这场战争,萨拉丁派出自己的弟弟阿拉迪尔,从开罗配合进攻。他充分考虑到了包围耶路撒冷王国的手段。

努拉丁和萨拉丁之间,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差异。努拉丁只从穆斯林的视角考虑问题,而萨拉丁却能够从穆斯林和基督徒两方面来考虑。

对穆斯林来说,最重要的圣城是麦加;第二重要的是先知穆罕默德逝世的麦地那城;居于第三位的,才是先知升天受启示的耶路撒冷。

而对基督徒来说,耶稣基督生长、被钉十字架而死、复活的耶路撒冷,无疑是最重要的圣城,然后才是使徒圣彼得殉教的罗马,第三则是伊比利亚半岛西北部的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为了保卫这第三座圣地,西班牙人展开的“再征服”运动,直到1492年才宣告结束。

对十字军来说,最大的打击当然是圣城耶路撒冷被穆斯林夺去。

当萨拉丁的大军在大马士革集结时,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整个人都坐立不安。

他决定集中所有能够集结的部队,动员每一位将领,并在敌军前往耶路撒冷的途中拦截。而在耶路撒冷城内,留下牧首和少量兵士防守。这一决策正中萨拉丁下怀。作为总司令,常识是迎击时应保证后方的稳固,但此时的十字军国家领袖,是平庸的美男子路西尼安,他能够依赖的战将,只有沙提永而已。

6月26日,萨拉丁将大马士革的防御委任给自己的长子,然后率军南下。

萨拉丁动员了1.2万名骑兵和大量步兵组成了4万大军。大部队浩浩荡荡地行军,以缓慢的速度推进,使沿途的城堡不敢出兵阻挡。

在邻近地中海的海港城市阿克集结的十字军部队,包括以1200名骑士为首的1.8万名将士。安条克公国与萨拉丁提前讲和,因此没有派出部队支援。萨拉丁成功地利用计谋,分化了耶路撒冷王国、特里波利伯爵领地和安条克公国。

人数虽少但精锐的宗教骑士团,也只有一半人马来到了阿克。由于十字军的城堡都在两大骑士团控制下,负责守卫城堡的团员都没有前来集结。在萨拉丁行军过程中,医院骑士团的团长率领130名骑士出城挑战,结果被淹没在萨拉丁的人海战术中,全军覆没。

医院骑士团的独自行动,多少与不信任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有关。在阿克集结的医院骑士团成员,只好在没有团长的情况下作战。至于此时他们的领导为何人,我们不得而知。

与医院骑士团并立的精锐之师——圣殿骑士团,也在与萨拉丁大军的对抗中失去了相当数量的骑士。但团长热拉尔率领数名骑士成功逃脱,最终回到阿克指挥骑士团。两大骑士团的总兵力为400人。由于宗教骑士团采取志愿加入的制度,一般情况下其兵力达不到这么多。

十字军的骑兵数量,只有萨拉丁大军骑兵的十分之一。因此,这一实际状况就决定了最终的胜负。

十字军的骑兵都是重装骑兵,而穆斯林的1.2万名骑兵全部为轻骑兵。

身着厚重铠甲的重装骑兵,是中世纪西欧的精华,也就是说,他们代表了中世纪西欧的文化。在气候和地形与西欧迥异的东方,人们没有重武装的文化。即使从西欧引入了重装骑兵,也没有成为东方穆斯林军队的流行兵种。萨拉丁对自己的部队进行了相当程度的装备更换,使用了欧式装备,但依然不出轻武装的范畴。

对骑兵来说,马是非常重要的。阿拉伯马体态优美,但如果是重装骑士骑乘的话,它们无法长时间驰骋。因此,西欧的骑士们都骑乘比阿拉伯马大一圈、弗里西亚产的中欧马。这种马必须从西欧进口,而在得不到弗里西亚马的情况下,十字军只能使用阿拉伯马。而穆斯林一方都使用阿拉伯马,对于轻武装来说,是最合适的。

当战马与骑士一起突击时,重装骑兵带来了强大的威压感,对敌人有压倒性的心理优势。1200名重装骑兵,在善于使用的将领调遣下,可以冲散10倍于己的敌人。但是,第一次十字军时代强大的西欧骑兵,到1187年已经是90年后截然不同的情况了。

与萨拉丁率领的4万大军相比,十字军的1.8万兵力,并不是决定战斗结局的主要原因。追溯到古代,在亚历山大大帝那样的军事奇才率领下,以1/5的兵力战胜敌军的例子不在少数。十字军的历史上,也有亲率24骑称霸加利利的丹克雷迪,和以580骑战胜萨拉丁1.2万大军的鲍德温四世。

总之,战役当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将领的能力和气概。与1.2万名骑兵和1200名骑兵的差距,或者4万和1.8万的差距相比,十字军领导人的无能,是历史上著名的哈丁战役胜负分明的最主要原因。

最高指挥官的能力,自然体现在战场上部署军队的能力。萨拉丁对于防御力超强的重装骑兵所采取的战术,是命令兵士袭击马匹。失去马匹的骑士,就会陡然失去一半以上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