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丁战役

步步为营的萨拉丁,于6月27日进入了十字军国家的领地,然后在戈兰高地与提比利亚湖之间行军,到30日渡过了约旦河,进入十字军国家内部。他的大军绕过提比利亚湖南侧,从湖的西岸深入,在提比利亚斯城下摆下阵势。但是,萨拉丁并未攻城。他派出探马得知,十字军已经在阿克集结完毕,向提比利亚斯开来。萨拉丁做好了在野外迎战的准备。

7月3日,十字军到达了阿克与提比利亚湖之间的塞佛利埃。此处有一座大型城堡,因此同行的特里波利伯爵建议暂时驻扎于此,等待援军。但是沙提永反对他的意见,提出应继续行军。路西尼安为沙提永所说服,舍弃了这一安全位置,于翌日继续向东行进。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特里波利伯爵雷蒙三世担心的是,从塞佛利埃向东到提比利亚湖之间,一直没有水源。这段距离毕竟只有30公里,因此路西尼安轻易否决了他的提议。然而,对萨拉丁来说,这30公里意味深长。

战役的结局,体现了司令官的能力。而敌军在司令官所设想的地域,以所设想的方式出现,预示了战斗的胜利。

哈丁战役中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水源。在干燥的中近东,夏天作战时不可或缺的就是对饮水的保障。

萨拉丁从大马士革出发后,行军路线上不离水源。相反,离开塞佛利埃城堡的十字军,一直在没有水源的路线上行军。在诸多十字军领主中,只有特里波利伯爵和巴里安·伊柏兰的部队特意准备了备用水。耶路撒冷国王完全没有考虑这一点,而习惯了强盗行为的沙提永,则只知道抢夺有备用水的诸侯。

在这30公里的行军之中,十字军分成三个军阵,依次而行。

走在最前面的是熟悉地形的特里波利伯爵雷蒙三世的部队。

紧随其后的,是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所率的部队。阿克的主教捧着“真十字架”,在这支队伍前面行进。从第一次十字军发现这个相传为耶稣基督受难的十字架开始,它就一直跟随出征的十字军队伍。十字军将士相信,有“真十字架”的护佑,自然能在战斗中击败穆斯林。在这一军阵中,还有沙提永的部队。

阅读 ‧ 电子书库

两军向哈丁进发示意图

走在最后面的,是巴里安·伊柏兰的部队和以圣殿骑士团为主的宗教骑士团。

在行军过程中,特里波利伯爵感到,再持续下去就会使部队面临缺水的生命危险。他连忙催马来到路西尼安面前,要求到6公里外的地方取水。由于兵士们早就深受缺水之苦,路西尼安同意了雷蒙的要求。但是,此时取水已经太迟了。

领受萨拉丁命令的穆斯林骑兵团,袭击了行进中的十字军。他们的目的不是与之决战,而是延缓十字军的行进速度。这些轻骑兵组成不同的小队,一支突袭后就撤走,紧接着另一支又前来袭击。结果,十字军疲于应付,到7月3日凌晨都无法继续前进。

在距离提比利亚湖仅仅12公里的地方,十字军可以看到月光笼罩下的湖面,可是却完全无法取水。就在这时,萨拉丁开始实施了他的第二阶段计划。

萨拉丁的策略是,在十字军取得饮水之前,就将其包围歼灭。7月3日夜晚,萨拉丁集中进攻十字军的后卫部队,遭到伊柏兰和宗教骑士团的顽强抵抗,最终未能成功。

然而,7月4日,十字军开始继续行军以后,萨拉丁的包围宣告完成。十字军左右的低矮山丘上站满了穆斯林兵士,前后左右到处都是敌人。

此时唯一可以逃脱的通往附近村庄尼姆林的道路,也已经完全封闭了。根据萨拉丁的计划,穆斯林点燃了附近山上的树林。在浓厚的烟幕中,逃脱之路完全消失。

阅读 ‧ 电子书库

哈丁战役

烟幕不仅屏蔽了十字军逃跑的路线,也把分成三队行军的十字军完全隔离,使其首尾不得相顾。走在最前面的特里波利伯爵的部队成功突围,但跟在后面的大部队和后卫部队就被分割包围了。

由于被分割包围,将士们无法互相救援。穆斯林射杀了十字军的马匹,使得骑士们也只能以步兵的方式作战。

激战在各处展开。坐镇山上指挥的萨拉丁,调遣兵士与十字军进行白刃战,一直保持对局势的控制。

绝望的十字军唯一的激励,来自战场上高举的“真十字架”。在临时搭建的营帐中,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和幕僚们紧张地谋划着。

战斗以营帐的倒塌而告终。看到国王营帐倒塌的伊柏兰,集结自己的属下,从穆斯林的重重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最后成功突围。

以此处战场北侧的哈丁,今天叫作希丁的地方命名的“哈丁之战”,完全在萨拉丁的计划之中结束了。

成功逃脱的基督徒军队,包括特里波利伯爵和伊柏兰的部队在内,不超过3000人。在哈丁战场上掩埋的十字军死者,达到1万人以上。

我们没有萨拉丁一方战死者的统计。伊斯兰史料中一直缺乏对死伤者数目的记载。在此战之后不久,萨拉丁就为哈丁战役的死难者建立了纪念碑。此战极为惨烈,双方的记载应当出入不大。

著名的哈丁战役是萨拉丁最高的杰作。可以说,此战的编剧、导演和主演,都是萨拉丁一个人。

一、将努拉丁在叙利亚与伊拉克的遗产合二为一,实现对十字军完全包围的萨拉丁,打出了决定性的一战。

二、由于成功地获取了安条克公国的中立,萨拉丁分化了十字军的力量,以此一战决定了以耶路撒冷王国为代表的中近东十字军国家的命运。

三、虽然萨拉丁的目标在耶路撒冷,他巧妙地避开了十字军擅长的城堡、都市攻防战,而是采取平原野战的方式,诱敌深入,大破敌军。

四、萨拉丁大军的行进,使十字军苦心经营的城堡防御体系失去了作用。

五、通过使敌军断水的基本策略,萨拉丁在自己预判的时间和地点,以自己所期望的方式,成功地分割包围了十字军。

六、战况完全处于萨拉丁的掌控之中。从6月26日自大马士革出兵,到7月4日的决战,一共不过9天时间。萨拉丁的神机妙算,值得21世纪的五角大楼学习。

如果拿这场哈丁战役与历史上其他著名战役相比,有什么不足之处呢?

亚历山大大帝最成功的战役,是伊苏斯和高加米拉之战。

汉尼拔对罗马军队的最大胜利,则是坎尼会战。

恺撒则是以阿莱西亚战役和法萨卢斯战役名垂青史。

这些战略战术的杰作,都是在相当强大的对手面前取得的。对方的司令官,都拥有足够的能力。

由于双方展开了正面的交锋,这几次战役的规模相当大。

而哈丁战役的规模显然不能与前述的几场战役相比。在十字军一方,并没有一位擅长战略战术,集责任与义务于一身的最高司令官。这恐怕是哈丁战役与前述的大战不能相提并论之处。

从战果来看,萨拉丁自然是取得了胜利,而且可以称得上是一场完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