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柏兰的巴里安

作为耶路撒冷王国内强有力的领主,巴里安·伊柏兰也难以完全统御耶路撒冷的十字军。

伊柏兰的祖先是意大利南部人,后来成为了以雅法为中心的广大地区的领主。他们在伊柏兰定居,成为了中近东土生的法兰克人。这个来自意大利的家族拥有极强的适应能力,能说流利的阿拉伯语,对伊斯兰世界的情况也特别熟悉。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而伊柏兰之所以留在耶路撒冷,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从哈丁战役成功逃脱的伊柏兰,与属下的兵士一起来到了推罗,但妻子儿女还都留在耶路撒冷。由于哈丁战役后萨拉丁的封锁,伊柏兰难以前往耶路撒冷。

因此,伊柏兰不得不以阿拉伯语致信萨拉丁,希望能够得到通行许可,返回耶路撒冷与妻子儿女团聚。

萨拉丁虽然未曾与伊柏兰会面,却深深了解这位对手。他是连伊玛目们都评价很高的少数法兰克人中的一位。在鲍德温四世大败萨拉丁的蒙吉萨尔战役中,伊柏兰奋勇拼杀,因此广为人知,而此次在哈丁之战中作为后卫,在敌军密集包围中,成功突围,也是诸多武将中最强的实力派。

萨拉丁对这位手下败将的请求,最终给予了应允的答复。但是,他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求伊柏兰只能在耶路撒冷停留一天,然后就必须带着家眷返回推罗。而当伊柏兰进入被萨拉丁重重包围的耶路撒冷城之后,他看到的满是陷入恐惧的居民。

阅读 ‧ 电子书库

伊柏兰家的纹章(黄底红色变形十字)

巴里安·伊柏兰并不舍得眼睁睁看着这些人的愁苦而离去。此时离哈丁战役的失败不到三个月。伊柏兰最终决定留在耶路撒冷,与萨拉丁奋战到底。他与妻子一同留在耶路撒冷,担负起城防工作。

于是,伊柏兰给萨拉丁又写了一封信。他希望萨拉丁能够允许自己解除两人之间的约定。

萨拉丁最终决定回复这封来自耶路撒冷城内的信,在回信中同意了伊柏兰的请求。不仅如此,萨拉丁还发了一张特别通行证,保证伊柏兰的妻子儿女事先平安无事地前往推罗,然后再进行男人之间的决战。

萨拉丁虽然做了如此绅士的安排,并不代表耶路撒冷是容易攻陷的城市。可以说,作为中世纪文化的骑士精神,是超越宗教界限的。

为了耶路撒冷的防御而留下的伊柏兰,充分具有城防首领的资格。

这里所谓的“充分”,是指在完全没有其他军事领袖的窘境下,能够担当耶路撒冷防御重责的,只有伊柏兰一个人。

巴里安·伊柏兰并不是家族中的长子。因此,他并不是作为耶路撒冷王国内的重要领主,而是以领主家庭内一员的身份为王国服务的。由于他的长兄在耶路撒冷王宫内受到排挤,退隐安条克,巴里安得以成为家族内的掌权者。1187年,巴里安46岁。

从成为伊柏兰家族的族长开始,巴里安就为鲍德温四世忠心耿耿地工作。从鲍德温四世13岁继位到24岁病逝,伊柏兰度过了34岁到45岁之间的中年时期,是麻风病国王最得力的两位重臣之一。与另一位重臣,特里波利伯爵雷蒙三世不同,伊柏兰常与鲍德温四世共同出入于战场。而特里波利伯爵则由于自身领地事务繁忙,不能经常与国王同行。

鲍德温四世将其守寡的继母,拜占庭皇帝之女玛丽亚·科穆宁娜许配给伊柏兰。这自然是对后者破格的厚待。早知自己不能长命的鲍德温四世,认为耶路撒冷王国需要伊柏兰这样的才俊来力挽狂澜。由于伊柏兰的领地级别不够,鲍德温还特意在其与继母的婚礼上,馈赠了纳布卢斯作为新郎的封地。婚礼举行的那一年,伊柏兰37岁。

6年之后,不得不正视自己身体日渐衰弱的鲍德温四世,将自己6岁的侄子加冕为共治国王。为了阻止自己死后西比拉和路西尼安继承王位,鲍德温命令伊柏兰和雷蒙三世带领年幼的新国王走上宝座。这一仪式本来要国王亲自完成,但是身体已经十分衰弱的鲍德温四世,实在无法靠自己的力量来完成。

在加冕仪式两年之后,24岁的鲍德温四世就驾崩了。8岁的少年鲍德温五世在成为国王翌年也宣告夭折。西比拉和丈夫路西尼安,最终还是坐上了耶路撒冷国王的宝座。

伊柏兰一直与耶路撒冷王宫中的西比拉和路西尼安保持距离。虽然伊柏兰跟随路西尼安参加了哈丁战役,但他的部队完全听命于他自己。这一时期内,出任家族族长的伊柏兰,一直与路西尼安保持距离。

而对路西尼安重用的沙提永,伊柏兰常常保持沉默。他与沙提永完全不是一路人,而沙提永对穆斯林的强硬路线,也是伊柏兰所反对的。

历史把47岁的伊柏兰推到了耶路撒冷城防总指挥的位置。而这位领主大概也在思索着自己的命运吧。

现实是十分严峻的。能够跟随伊柏兰参加城防作战的骑士不足60人。在与萨拉丁决战之际,耶路撒冷的城防空空如也,这是路西尼安的责任。他只留下牧首负责城防,而牧首却是左右为难,没有起到任何实际作用。

伊柏兰召集了耶路撒冷城内16岁以上的男子,将他们全部任命为骑士。这些人一共有多少,现在不得而知。但是,伊柏兰的骑士任命,显然是为了从气势上鼓舞城内居民保卫圣城的决心。

伊柏兰能将60名骑士与一群业余士兵捏合起来,足见其能力的高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