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间的对决

巴里安·伊柏兰已经泣不成声。而与此同时,他说了一番威胁萨拉丁的话。关于对萨拉丁的威胁,伊斯兰史料中有如下的记录。

伊柏兰这样说:“耶路撒冷早晚是你的了。但是,今天耶路撒冷还在我们的手里。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们还会把城里的5000名穆斯林全部杀死。还有,你们伊斯兰教的圣殿,圆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我发誓一定把它们全部毁掉!”

“萨拉丁,你,终于成了耶路撒冷的征服者了。可你终究不过是在破坏之后的一片废墟上,用基督徒和穆斯林的鲜血染成的城市的征服者罢了!”

萨拉丁在沉默中听着这一番话。看到萨拉丁的样子,巴里安·伊柏兰改变了说话的口气。他谈及在耶路撒冷的一笔巨款。当时,为了平息托马斯·贝克特事件之后罗马教皇的愤怒,英国国王亨利二世给耶路撒冷捐献了相当于3万第纳尔金币的重金。伊柏兰希望用这笔款项作为城破之后法兰克人不被贩卖为奴隶的赎金。因此,萨拉丁和伊柏兰之间的交涉,转移到了赎金的方面。

伊柏兰首先希望用3万第纳尔作为1.5万名法兰克人安全与自由的赎金。但是,如果按照当时男子10第纳尔,女子5第纳尔,儿童1第纳尔的市场价格,这笔钱只能救出7000人。

这7000人自然只包括法兰克人。城破以后,同样被捕的犹太人、希腊正教徒和亚美尼亚人,也需要萨拉丁格外开恩,但是这部分人的赎金就难以提供了。

伊柏兰想做的,并不只是救下这7000人。他希望将全体市民救下来。伊柏兰捐献了自己的全部财产,并将城内的资金集中起来,只求萨拉丁尽可能多地保障居民的安全与自由。

萨拉丁看到这一场面,深为感动。在场的萨拉丁之弟阿拉迪尔尤为感动,他向兄长提出,自己出1000人的赎金。萨拉丁表示同意。

萨拉丁以最高司令官的名义,许可了城内老年法兰克人的自由。对于孤儿和寡妇,也执行了相同的命令,不需要支付赎金就可以安全离城。而实际上是萨拉丁自己为他们垫付了获取自由的赎金。

耶路撒冷城内的法兰克人,也为了自己的同胞不致沦为奴隶而奉献一切。牧首提供了700人的赎金,伊柏兰则贡献了500人的赎金。其他人也尽自己所能,为同胞捐献财物。为了救助那些无法支付赎金的人,法兰克人竭尽所能地捐献。

最终,没有一个法兰克人被贩卖为奴。这一点,在交战双方的史料中都有记载。

萨拉丁的处理,成为遭受伊玛目们责难的原因。在他们眼中,萨拉丁的宽容超越了宗教所能容忍的正常界限。

在88年前基督徒征服耶路撒冷时,他们对待穆斯林是要么杀戮,要么贩卖为奴。

但是,萨拉丁并没有听从这些宗教人士的话。他严禁兵士劫掠城内的难民。城内的居民因而得以逃到推罗和特里波利,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