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狮心王理查与第三次十字军

圣城失守

公元1187年,可以说是萨拉丁之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将伊斯兰世界从逊尼派和什叶派的长期诸侯分裂统一起来的萨拉丁,率领强大的军事力量,于1187年7月4日,在哈丁的原野上给十字军以毁灭性的打击。此后,他并未停歇进攻的脚步,而将十字军控制的主要城市阿克、西顿、贝鲁特、雅法等悉数攻取。

这些城市的居民得知哈丁战役失败的消息,便在一个月之内纷纷投降。他们之所以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不外乎所在海港都市的重要作用。

对萨拉丁来说,夺回耶路撒冷,是比占领这些城市优先的任务。因此,他夺取这些城市以后,就挥师直扑圣城。

由于在哈丁战役中失去绝大多数防御力量,又失去了巴勒斯坦的海港城市,耶路撒冷孤立无援,最终于1187年9月20日向萨拉丁开城投降。从第一次十字军成功以来一直落入基督徒之手的耶路撒冷,在88年后重新回到穆斯林掌中。

在21世纪的今日,对于信仰深厚的基督徒来说,首选的朝圣目的地还是耶路撒冷,然后才是罗马和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在千年之前的中世纪,耶稣基督与其信众的距离更加接近。第二次十字军由于埃德萨失守而发动。虽然埃德萨与耶路撒冷先后被穆斯林夺回,二者所引起的效应则不可同日而语。耶路撒冷的失守,带给基督教世界巨大的冲击,使西欧陷入一片惊恐之中。

一线情报由热那亚和威尼斯的快速邮件传到了西欧。情报以接力的方式,在一艘船到港,另一艘船离港之时,以最快速度传达到下一个目的地,使从中东到意大利的信息得以在一个月之内送达。罗马教皇此时位于意大利北部的费拉拉。对他来说,热那亚和威尼斯的距离都不远。

根据教廷的记录,教皇乌尔班三世大惊而死。耶路撒冷成为基督教世界的一部分,是从乌尔班二世组织的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成功之后而成的。而耶路撒冷却在同名的乌尔班三世的时代,再次回到了穆斯林的手中。教皇大概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这样的心痛吧。

选出的新任教皇格列高利八世,也在一年之后撒手人寰。罗马教皇得知了萨拉丁的威风,也清楚中近东十字军势力的羸弱。

也许是萨拉丁的威势,致使在一年之内,两位罗马教皇去世。直到第三任教皇克力门三世上台以后,才正式开始筹划第三次十字军。此时,离圣城耶路撒冷失守,已经过了一年有余。

罗马教廷的迟缓应对,与第三次十字军的性质密不可分。

第一次十字军实际上是在教皇乌尔班二世的提倡之下发动的。

第二次十字军则是在教皇的左膀右臂,修士贝尔纳的感召之下,通过说服西欧的皇帝、国王而实现的。十字军东征的司令部是罗马教廷,两次十字军都有作为“教皇代表”的高级神职人员,在教皇任命之下同行。

而第三次十字军中就没有了这样的人物。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英法两国的国王,都没有与教皇的代表同行。因此,第三次十字军也就成为“世俗人士的十字军”。

这是因为,圣城耶路撒冷失守的事实,震骇了西欧基督教世界的每一个人。王侯们组织十字军的自觉,已经不需要教皇和高级神职人员的动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