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费拉特侯爵康拉德

1187年底现身推罗的康拉德,已年过四旬。他的前半生可谓是波澜壮阔,也可以说是几番辗转一事无成。

意大利北部热那亚以西的蒙费拉特,是这位侯爵的领地。他是家中的次子,家族与法国国王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都有亲戚关系。可是拥有这样显赫家世的康拉德,却曾经两次成为阶下囚。之后,他举家移居拜占庭帝国,并在君士坦丁堡得知了哈丁战役的惨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位充满十字军精神的贵族,从君士坦丁堡毅然前往已经形如空城的耶路撒冷。结果由于所乘船只遭遇逆风,康拉德还未登陆时,耶路撒冷已经开城投降。因此,他不得不改变航向,前往推罗组织针对萨拉丁的防御。由于阿克与雅法都已落入穆斯林之手,康拉德只能选择在推罗靠岸。

在推罗,康拉德得以发挥自己的全部才能。虽说他并不是一位具有人格魅力的领导人,这位侯爵在战场上还是勇气可嘉的。

康拉德与其他十字军将领不同,他没有在战场上败北的经历。在萨拉丁面前,康拉德也没有任何处于劣势的感觉。在彻底的败绩之后,任何人都难以恢复往日的元气。而由于康拉德并未经历对萨拉丁的失败,他能够专心组织推罗的防御。因此,从圣地撤退到推罗的全体基督徒,都集合在康拉德的麾下——巴里安·伊柏兰也罢,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也罢。

阅读 ‧ 电子书库

蒙费拉特侯爵康拉德的纹章(灰底红带)

萨拉丁之所以要攻取推罗,是希望不给西欧来的新十字军留下登陆的港口。因此,他希望推罗能够像阿克和雅法那样,从基督徒居民控制下和平转入自己的手中。

但是推罗的居民坚决拒绝了萨拉丁的劝降。居民回答说,一旦萨拉丁发起进攻,他们必将抵抗到底。而此时的萨拉丁无法专注于对推罗的进攻,因为他还要注意腓特烈一世皇帝的动向。

早已着手进攻推罗的萨拉丁,想到了一条计策。他利用了在哈丁战役中俘获的康拉德之父,作为计策中的诱饵。

在推罗城墙下,老迈的前任蒙费拉特侯爵吉列尔莫被萨拉丁的兵士带到阵前。虽然他在大马士革经历了两年的囚徒生活,城墙上的守军依然能认出老侯爵的模样。

押送这位老骑士出阵的阿拉伯人,用基督徒能够听懂的法语,宣读了萨拉丁的告示。他要求基督徒开城投降,否则就杀死老侯爵。

此时此刻,康拉德也站在城头,而且正是他担任了防御方的总指挥。如何答复萨拉丁,自然是康拉德的责任。在距离城墙不到10米的地方,萨拉丁的军士们可以清楚地听到康拉德的声音。

康拉德用法语回答,身边的翻译以阿拉伯语大声答道:

“我们绝不会答应你们的条件,绝不会把推罗交给你们!如果你们要杀死我的父亲,就请杀吧!这样,我家里也有殉教者了!”

话音刚落,康拉德就手持弩机,向父亲的方向射去。当然,此时康拉德射击的目标并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父亲身边萨拉丁的卫士们。

萨拉丁对此大为诧异。他最终带着老侯爵撤退回大营,并将其带到自己的营帐之内共进晚餐。

晚餐时,萨拉丁与老侯爵进行了会谈,其内容当然是保密的。也许萨拉丁对老侯爵所表达的,是其子对父亲的不敬吧。不过,在萨拉丁年轻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听从父亲的建议,而是起兵反叛了努拉丁。而此时的萨拉丁,已经到了做父亲的年龄。他所信任的人,并非自己的两个儿子,而是弟弟阿拉迪尔与侄子塔基·阿尔迪尔。

第二天,萨拉丁将老侯爵无条件释放。他命令属下的兵士护送吉列尔莫进入推罗城。不知道这位孑然一身回到推罗的老人,对自己的儿子康拉德说了些怎样的话。

最终,萨拉丁决定放弃进攻推罗,宣布班师退兵。同时,他释放了哈丁战役时俘获的耶路撒冷国王居伊·德·路西尼安。这位毫无战斗力的美男子之重获自由,深孚基督徒一方的期待,反映了十字军抵抗的实际成果。

出兵一年而最终撤军的推罗之战,成为萨拉丁光辉业绩上的第一个污点。对于此时敌军动向分外关注的萨拉丁,选择了放弃进攻而退兵。

同时萨拉丁也放弃了对医院骑士团守卫的城堡“骑士之城”的进攻。可以说,城堡和海港城市的战略地位截然不同。推罗并非依靠任何西欧来的十字军援军,而得以防御成功的。蒙费拉特侯爵康拉德的善战,以及官兵的同仇敌忾,是成功的关键。

法国国王腓力二世和英国国王理查一世所率领的第三次十字军,直到1191年还没有到达中近东。在1187年哈丁战役失败、耶路撒冷陷落之后不到半年,推罗之战就开始了。而推罗之战,可算是第三次十字军的第一次战役。

推罗之战的胜利,给基督教一方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无敌的萨拉丁不再所向披靡。可以说,哈丁战役后的失败士气,在此后一扫而光。推罗之战不仅维持了推罗在基督教一方手中的地位,也给十字军带来了心理上的优势。

但正如萨拉丁所预见到的,耶路撒冷国王居伊·德·路西尼安的到来,给十字军带来了棘手的问题。

首先,已经成功逼退萨拉丁的康拉德和推罗的市民,该如何迎接路西尼安的回归。推罗选择了紧闭城门,拒绝路西尼安入城。其理由是,这位国王是哈丁惨败的直接责任人,目前只是名义上的国王而已。而推罗城的守卫成功,完全是推罗城居民自己做到的。

然而,就算路西尼安只是名义上的国王,他毕竟还是耶路撒冷王国的君主。此时的中近东基督徒已经开始考虑收复耶路撒冷的可能性了。一旦耶路撒冷收复,王位还应当是路西尼安的。况且,用后世的话来说,他是一位亡命之君。因此,在推罗城中,除了康拉德和城内居民以外,其他的十字军成员都不愿看到路西尼安被拒之门外的情景。

走投无路的路西尼安,给巴里安·伊柏兰提出了一条妙计。他提出与伊柏兰一起出兵,为夺回推罗以南50公里的阿克而战。

路西尼安当然没有领兵夺取阿克的能力,他也没有任何兵力可以调遣。只是,既然推罗城的防御战大获成功,下面自然应该考虑夺回阿克了。这是为基督而战的十字军明确的任务。

做出这一决定之后,以战场上无能的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为首,以下的人员参与了这次战役。

首先是以巴里安·伊柏兰为首的耶路撒冷王国内的封建诸侯。同时,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的团长们也亲自要求参战。此外,偶然来到中近东并参加了推罗保卫战的兵士、在巡游过程中由于战斗状态而停留在推罗的朝圣者们,都做好了前往阿克作战的准备。

阅读 ‧ 电子书库

雅法及其周边

为了夺取阿克这样的海港城市,从海上提供补给并依靠海军来攻击,都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从比萨和热那亚出发的船只上,满载着身兼划桨手的水兵。

十字军的兵力共计700名骑士和9000名步兵。出兵的名义则来自失去了耶路撒冷和实权的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