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之战

1189年8月28日,路西尼安率领全军抵达阿克城下。三天之后,总攻开始,为期两年的阿克之战拉开了序幕。

如果说在推罗的那场交锋只是一次战役的话,夺回阿克的较量堪称一次战争。推罗之战是第三次十字军的第一次战役,而阿克包围战则是其第二次大规模作战。十字军全体身着印有大十字的战袍,在阿克的陆地一侧围成半圆形的包围圈。十字军战士们展现了为基督而战的意志。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萨拉丁自然没有想到,重获自由的路西尼安,会引兵进攻阿克。一开始,萨拉丁相信,阿克的穆斯林守军能够依靠自身的力量守住城市。在他看来,路西尼安所统率的部队,必然会因为其统率能力的低下而在不久之后宣告解体。因此,他没有派出军队支援阿克的守军。

然而,萨拉丁对于阿克之战的判断,显然有所失误。

首先,在十字军自身层面,参加的基督徒心中的想法,随着行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在他们看来,就算杀死一个穆斯林,也是对耶稣基督的贡献。而如果在战斗中被杀,则成为了光荣的殉教者。对于他们来说,这无异于获得了天堂中的一席之地。

其次,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缺少作为统帅的能力,这一点在十字军一方看来未必是弱点。

路西尼安的无能,是为参加阿克之战的十字军将领们所周知的。就连路西尼安的亲弟弟,也承认其兄在此方面能力的欠缺。

由于以上两方面的因素,参加阿克之战的各支部队的领导人,并不仰仗总指挥路西尼安的领导,而是率领自己的兵士,拼死决战。

从统一指挥的角度来看,此次进攻阿克的十字军并不令人满意。但正因为在无能统帅的率领下,统一指挥的十字军遭受了哈丁的惨败。因此,当这次的总司令与哈丁战役为同一人时,将领们自然不会考虑将指挥权交予此人之手。

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都在适当的地点布下了自己的阵势。而路西尼安则听从其弟的建议,在阿克城墙附近布阵。参加此战的耶路撒冷王国内的各路诸侯,依次于国王阵营旁边安营扎寨。

十字军所发起的总攻,此时已是全体的共同行动。但是,此次攻城并非在总司令的指挥下全军一齐发动的攻势。

这种实际上并不协调的攻势,给穆斯林一方带来了好笑的困惑。由于没有统一的总指挥,在守敌眼中,看不出十字军是在哪里、由谁集结部队发起进攻。

由于婚姻而取得耶路撒冷王位的路西尼安,只是由其美貌而非能力而获得了君主的地位。但此人作为名义总指挥领导进攻阿克的十字军,则令西欧人的目光一时集中于阿克城。从西欧赶来准备收复耶路撒冷的十字军部队,都以阿克作为其进军的目标。

对西欧的基督徒来说,耶路撒冷被穆斯林夺取的事件,给他们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巨大冲击。发誓夺回圣地的人数量很多,从而自发发动了包括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法国国王和英格兰国王在内的大军。这些人由各地的领主与主教所组织,在皇帝与国王的率领下,朝向东方进军。当他们各自得知阿克城的战事时,都不约而同地向阿克袭来。

首先到达的十字军部队,是由今天丹麦、荷兰、苏格兰和比利时的军士组成。他们从北海出发,经过大西洋和伊比利亚半岛南下,通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然后自西向东航行到达近东的海岸。这些北欧十字军出发时达到一万之众,但由于在伊比利亚半岛参加了与穆斯林摩尔人的战斗,他们到达东方时的人数已经减少到出发时的一半以下。他们登陆以后,都编入了路西尼安的部队。

援军的第二阵,则是由阿韦讷伯爵所率领的位于比利时境内和法国东北部的兵士们所组成的军队,其数量不详。阿韦讷伯爵雅克时年37岁,早就得知耶路撒冷国王不成器的消息,因此他并未听从路西尼安的劝诱,而是直接开拔到阿克城墙下一处险要之地——“诅咒之门”下独自布阵。

中世纪基督徒有一种奇特的癖好,比如将医院命名为“不治之地”。因此,阿韦讷在“诅咒之门”前布阵,也是毫不避讳的表现。在此后一年间的阿克攻城战中,阿韦讷担任了实际的指挥官。

在阿克登陆的第三阵,则是率领了来自法国、英格兰、弗兰德斯、德意志等地骑士的博韦主教。此人虽说不是误入神职界,却可以称得上为战场而生。这支部队还加入了主教之弟罗贝尔所率领的来自西欧东北部的骑士们,成为十字军骑兵的主力。他们与同以骑兵为主的圣殿骑士团比邻列阵,而其阵营所在地成为阿克战役中最激烈的战场。

从以上的一波波登陆阿克的西欧援军来看,第三次十字军并非仅仅由当时西欧最主要国家的皇帝与国王所发动。这次东征涉及了全体西欧基督徒。毕竟,萨拉丁夺取圣城耶路撒冷,是基督教世界无与伦比的晴天霹雳。

然而,当这些援军纷纷加入围攻阿克的十字军阵营时,还待在推罗的康拉德并未参战。最终,在阿克之战开始一个月之后的9月底,康拉德才带领推罗居民组成的军队,来到了阿克城下的阵地。我们不知道他是否曾与一个月前拒绝为之开门的路西尼安相会,只知道他的部队驻扎在国王的军阵之前。

蒙费拉特侯爵康拉德的参战,为十字军一方增加了一员善战的将领。而由于康拉德已经成为推罗城事实上的领主,他的参战就确保了来自推罗的补给线的畅通。

对于战争来说,后勤补给是十分重要的课题。而对于很可能长期持续的攻城战来说,补给是关系生死的大事。因此,优秀的将领一定会十分关注后勤补给。

阅读 ‧ 电子书库

阿克及其周边主要城市

阿克之战开始时,路西尼安还被挡在推罗城门外,因此他一直没有考虑开战以后补给的问题。而开战后一个月内的补给,则主要依赖尚在基督徒手中的特里波利和安条克两座城市。

但特里波利和安条克距阿克路途十分遥远。同时,比萨、威尼斯和热那亚的船只所面临的敌手,并不仅是穆斯林的船只。地中海上的急风骤雨也是海员们的大敌。航行距离越长,遇到这种风险的可能性就越大。何况萨拉丁已经夺取了贝鲁特和雅法这两座城市,附近的塞浦路斯岛上的希腊人又不帮忙。冒着狂风暴雨的风险,从特里波利和安条克经海路来补给,是不得已的事情。

因此,康拉德的参战,使得来自推罗的补给成为现实——这条补给线的长度不过是从特里波利来的海路的1/5。当萨拉丁得知康拉德参战的消息之后,深知补给重要性的他开始关注阿克的战事了。